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巅峰御魂师 > 第256章 不追究
    第256章:不追究

    顾独醒了过来,看到芸锦彩憔悴的面容上挂着笑意,问道:“告诉夏岚了吗?”

    芸锦彩答道:“没敢说。”

    顾独动了一下,微一皱眉,然后坐了起来,拉开衣襟看到已经长好的伤口,问道:“谁给我治的伤?”

    芸锦彩答道:“掌药仙子。”

    顾独一愣,问道:“她来了?人呐?”

    芸锦彩瞪着他,眼神怨怼地说道:“走了!人家是仙子,还能留下来跟你过日子啊?”

    顾独尴尬地清咳了一声,问道:“谁要杀我?”

    芸锦彩答道:“何煦焯的孙子,何迎若。”

    顾独微一眯眼,问道:“人还活着吗?”

    芸锦彩答道:“活着,关起来了。”

    顾独偏腿下床,突然一阵眩晕,芸锦彩连忙抱住了他。

    顾独缓了一会儿,问道:“我睡了几日了?”

    芸锦彩答道:“三日了。”

    顾独搂住芸锦彩的肩,说道:“扶我走走,我觉得头重脚轻。”

    到门外吹了吹风,顾独觉得清爽了许多,问道:“敌军有何动静?”

    芸锦彩答道:“没有动静,咱们攻入城内,敌军不战而逃,敬学斋来找,狄师兄带着人将楚琴接了来,已然送往觉灵门安置了。”

    顾独愕然,片刻后惊喜地问道:“敌军没了主帅?”

    “嗯。”芸锦彩微笑着点头答应。

    顾独沉思半晌,说道:“你去跟狄师兄说一声,明日午时我要处置何迎若,校尉以上的将官到校场观刑。”

    第二天,何迎若被绑赴校场,昂首挺胸,一副慷慨赴死,大义凛然的样子。

    顾独说道:“何迎若,当着全军将官的面说,你为何要行刺我。”

    何迎若大声说道:“你杀我全家,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

    顾独问道:“我为何要杀你全家?”

    何迎若吼道:“少废话!要杀便杀,啰嗦什么?”

    顾独问道:“有谁知道,我为何要杀何迎若全家?”

    副将曹孝林说道:“前文政司首座何煦焯,勾连太医陈及道下毒谋害夏后未果,大帅奉皇上之命查办此事,依律问罪,念及何煦焯三朝老臣的身份,为何家留下一支血脉。”

    顾独看向何迎若,问道:“你听清了吗?”

    何迎若愕然看着顾独,顾独说道:“其时你尚且年幼,我不知你这些年是受了何人蛊惑,我只问你,你是否清楚,倘若你这一枪真将我打死了,会是什么后果?”

    何迎若低下了头,副将赵真厉声说道:“大帅身系国运,若大帅有失,战局定然失利,何迎若罪同叛国!”

    众将官齐声喝道:“何迎若罪同叛国!”

    何迎若跪下,哭着哀求道:“大帅,我没有叛国,我没想那么多,大帅……大帅……我没有叛国啊……”

    顾独问道:“何迎若是以什么身份从军的?”

    一名校尉抱拳应道:“顾若。”

    顾独大声说道:“顾若受细作蛊惑,行刺本帅,罪同叛国,斩!”

    何迎若叩头道:“多谢大帅,多谢大帅!”

    程月兰碰了一下芸锦彩的手背,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芸锦彩。

    芸锦彩轻声说道:“何家三朝元老,若是因为何迎若,最后定个叛国投敌的罪名,何迎若愧对列祖列宗。”

    程月兰嘟囔道:“姑爷多余好心。”

    芸锦彩轻声说道:“你懂什么,姑爷不是在给何家留颜面,而是给皇上留颜面,三朝元老的后人叛国投敌,皇上何颜对天下?”

    斩了何迎若,顾独没有急进,而是传令镇北关二十五万大军解甲务农。顾独原本以为他此番举兵三十万,灵国定然会血战到底,不曾想灵国将士毫无战心,连敬学斋都避而不战,还将楚琴拱手送上。

    如此一来,灵国势微,灵皇必然要借助熊人国的兵力,即使原本灵皇不想跟外族勾连,可眼下时局如此,灵皇已然别无选择。

    而熊人国是有战船的,海域广阔,难以阻截,况且就算阻截,泽国的战船也扛不住熊人国的火炮。

    顾独若是一味急进,熊人国绕道背袭,万一冲断了粮道,三十万大军就会陷入困境,所以还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好。

    军报传回灵国皇宫,灵皇拿着军报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灵义县一夜城破,楚琴被俘,十八万大军不战而逃!当年投下的一颗石子,如今泛起的涟漪足以覆舟。

    顾独,一人兴邦,一人亡国,天意何以如此啊?

    灵皇声音沉暗地说道:“钟老,楚琴被俘了,生死不明。”

    钟承厚说道:“敢问皇上,我军伤亡如何?”

    灵皇答道:“十八万大军不战而逃,只损失了守城的两万人。”

    钟承厚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灵皇问道:“钟老,楚琴的两位夫人到底去了哪里?”

    钟承厚答道:“草民将她们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灵皇问道:“哪里会比皇宫更安全?”

    钟承厚不作声,灵皇说道:“遍观灵皇大陆,只有一个地方比朕的皇宫更安全,就是亶爰山,觉灵门。”

    钟承厚垂着眼帘说道:“皇上多虑了。”

    灵皇嗤笑一声,唤道:“来人。”

    内侍官进来应道:“皇上。”

    灵皇说道:“召从祭司孟元来见。”

    “是。”内侍官应声出去。

    钟承厚勾了勾嘴角,灵皇说道:“钟老,你可知朕为何应允楚琴所荐,任孟元为从祭司?”

    钟承厚答道:“孟元与顾独同年,顾独当初以小人伎俩胜出,孟元始终不耻此事,若有朝一日由孟元统军,必会与顾独血战到底,至死方休。”

    灵皇微笑着点头,说道:“只是朕没有料到,这一日会来得如此之快。钟老,敬学斋还会相助孟元吗?”

    钟承厚答道:“守土安民,分所应当。”

    灵皇笑意淡去,说道:“如此甚好,朕不追究楚琴之事,但孟元接任后,还望敬学斋莫再懈怠。”

    钟承厚应道:“多谢皇上,请皇上放心,敬学斋定当鼎力协助从祭司。”

    不多时,孟元进来,行礼道:“拜见皇上。”

    灵皇说道:“近前来,先看看军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