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起惊鸾 > 一百八十六 宫中传唤为婚事
    尚且穿着昨日有些皱的衣裳,进宫面圣恐怕有些不妥,再加上这一身是顾枭送的,沈倾鸾不得不匆匆忙忙换了。而这时间一赶,沈倾鸾便干脆穿了朝服,连带着头发都是随意打理。

    门外等着的是汪公公,乃刘公公的徒弟之一,此时见人就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三两步迎了上来,“今儿皇上找郡主过去,为的又不是有关于都府的公事,郡主何必大过节的还穿得如此郑重?”

    前头皇帝既叫了顾枭,后头又叫了她,就说明这件婚事一定与二人都有关连,沈倾鸾此时着急地很,逮着一身最好穿也最不会出错的就披在了身上,哪里是汪公公所谓的“郑重”?

    于是沈倾鸾只能朝他浅浅一笑,回道:“起先并不知陛下传唤所为何事,便想着应与朝政有关。”

    “郡主还真是挂心朝政。”

    “公公过奖,倒是劳烦公公大过节的跑上一趟。”

    三两句话,后头带着的便是互相恭维,好在两人都是赶着时间,倒没再说上几句话。

    被汪公公带到议政殿之前,沈倾鸾就在想着一会儿见到顾枭,她是该矜持装作不熟悉,还是传上一眼表明关系,可等到心中总算有了主意,进殿一看,里头压根就没有顾枭的身影。

    “臣叩见陛下。”心中万般猜测无根无据,沈倾鸾还是先朝着皇帝行了一礼。

    端坐上头的皇帝扬了扬手,示意沈倾鸾平身,而后才说道:“你与顾爱卿倒是相像,这前一天晚上还在泛舟游湖,后一天进宫面圣,就换上了一身官服。莫不是以为朕如此苛待朝臣,连这大过年的也不叫你们安生?”

    沈倾鸾心想可不就是苛待朝臣?要知晓顾枭一年到头都歇不上几回,谁知到了年间,也只能得一天空闲。

    可她的注意却大多都在“泛舟游湖”这四字之上,看来对于昨晚的事情,皇帝应当知晓地一清二楚。

    “入宫着官服最合礼数,臣并未多想。”沈倾鸾答得中规中矩。

    皇帝于是也点了点头,而后便挑开了这个话题,提起了旁的事情,“昨夜听说顾爱卿邀约于你,可有此事?”

    既已知晓,再瞒着也无甚意思,沈倾鸾大大方方应下,末了还解释一句:“此前皇后娘娘举办宫宴,让臣与几位公主一同射箭为娱,臣的那只绣球正被顾大人射中了去,因此邀约。”

    如此一来,就是将昨日的事情归结于春华殿一场赌约,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可皇帝又怎会被她轻易糊弄了去?扬起手指点了点她,便笑道:“北姬知晓朕问的不是这个。”

    “那陛下问的是......”沈倾鸾心中已有猜测,却不明说。

    皇帝今日倒多的是耐心,见她和自己装傻,便替她挑明了说,“皇后虽一时兴起,可观其他几位公主,也没谁在这年边儿上成了这一约,北姬既愿意去见顾爱卿,应当也是对顾爱卿有意吧。”

    一边是措辞敷衍,一边是继续应下,若是往常,沈倾鸾定要选择前者。

    但如今不同,皇帝已是不用提防丞相与顾枭联手,反而怕他们一方会落入太子党派之中,沈倾鸾就算说自己心仪顾枭,也不会让皇帝往朝局那边多想。

    思及此处,沈倾鸾便规矩回道:“臣确实是有意于顾大人,只是臣才回皇都复命不久,私下里头,也只见了顾大人这一面。”

    “男女相悦,本就是合乎情理,朕也不是那等独断专行的人,还能管你们私下会面不成?至于你说有意顾爱卿......”皇帝撑着下巴,一副饶有兴味的样子,“朕倒是有些好奇,这情起何处呢?”

    “起先是在渟州城军营的时候,听说过顾小将军的名声,那时候不过觉得他厉害,年纪轻轻便战功显赫,想以他为表率。”

    沈倾鸾说到此处,皇帝便先是朗声一笑,“你倒是与我大央的女子皆不相同,旁的女子,若见男子骁勇善战建功立业,起的心思必定是他值得托付,你倒好,偏偏要与男子争锋。大央若都是你这样的女子,只怕四方战争,倒也不惧。”

    被他一言取笑,沈倾鸾便有些窘然,可她还是回道:“陛下抬举臣了,若大央皆是我这样的女子,都去迎战,谁还能顾着家呢?”

    知她谦虚,皇帝也没再夸赞,而是又问:“之后呢,你又是如何将这份敬服变为倾心的?”

    “比起倾心,其实说仰慕更为贴切一些,”沈倾鸾耳尖染上些许薄红,好似真是难为情了一般,“顾大人履立战功,渟州城多的是想嫁他为妻为妾的女子,臣听得多了,便也生出几分相似的心情来。直至真的入了军营,见着顾大人生得俊朗......”

    “这么说来,北姬是瞧上了顾爱卿的外相,才起了倾慕之心?”

    那分薄红泛上了脸颊,沈倾鸾目光垂下,还是应了。

    皇帝见此又是笑声连连,指着沈倾鸾无奈地摇头,笑完才又是一副感慨的模样,“既然当初就心中喜欢,为何从未与他说过?”

    “顾大人这么多年来,也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臣当初被送到北漠,只以为是家中出了变故,自觉配不上他,也怕被他拒了难堪。”

    “那两年前被接回丞相府呢?怎么那时不说?”

    “有些话能讲出来,或许只是因为一时兴起,然若存在心里久了,就更是难以开口。臣那时就是这样的想法。何况臣的父亲是丞相,又最好面子,而顾大人一瞧便是果断的人,倘若不喜便直接说了出来,岂不是叫两边都为难?再加上臣在皇都留了不久就去查案了,这么一来二去,若非皇后娘娘那场宫宴,只怕我们也走不到一处去。”

    皇帝听后有没有信,沈倾鸾暂且不知,而他在片刻沉思之后却叹道:“你们二人两情相悦,苦的只怕是太子,要知晓他对你可是动了足足的真心,朕还从未瞧过他对旁的女子如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