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武安宁 > 第七十八章 西北王
    嘉定帝接过内侍总管李照转呈上来的册子,先是粗略的翻了翻,后越看眉头越是紧皱,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啪。”将手中的册子重重的拍到了桌子上,嘉定帝眼中竟然满是震惊和骇然,“这上面记载的可是真的!”

    “是否真实,我相信这些年对于北戎人在天武朝越来越频繁的小动作,皇上多少都有所察觉。”燕宏彻的话果然击中了嘉定帝的心底。

    短暂的沉默后,嘉定帝终于开口:“好,你若是帮朕抓到了诚王,将这件事情解决,朕便立刻为沐云赐婚。”

    “臣弟必不负皇上所望。”

    出了宫城,叶安宁随着燕沐云去了瑞王府,如今嘉定帝已经知道了两人的关系,再刻意的躲避着反倒更惹人怀疑了,索性就坦荡好了。

    再次站到清鹭轩旁的演武场上,叶安宁看着当初自己用过的训练器械,“现在府内的暗影卫皆会轮换着到此训练。”燕沐云站在她的近旁,轻声说道。

    “这些东西听沐云说,是你这小丫头弄出来的?”燕宏彻会这么问,自然已经试过了这些器械。

    “让王爷见笑了。”

    “哈哈,看来沐云小子这次是拣到宝了。”比起刚才在嘉定帝面前气势有些霸气,私下里的燕宏彻竟然会有如此和蔼可亲的一面。

    “这些东西其中有几个用来做一些兵卒的训练确实不错,小丫头可愿将图纸出售给本王?”

    “西北王若需要的话,臣女自然甘愿将图纸奉上。”

    燕宏彻洒然的摆了摆手:“如今在瑞王府中,你便随沐云称我作五叔就行。至于那图纸,买就是买,这点钱你五叔我还是有的。”

    “这……”叶安宁本能的望向燕沐云。

    “五叔既然这么说了,你便不要推辞了。”

    好吧,叶安宁点了点头,“这才是个爽利的丫头嘛,接着。”燕宏彻丢过来一叠卷好的银票,展开来一看光百两的金票就有十张,还有银票两万两。

    “这……太多了。”突来一大笔进账,叶安宁却是觉得拿着虚的很,且根据她的了解,西北远不如中原富庶,燕沐云曾告诉她,嘉定帝对西北王极为忌惮,燕宏彻刚赴西北的时候,明里暗里没少克扣西北军的军饷,直到后来西北王不再用朝廷的银钱,直接自己扛起了整个西北军,这些银子对如今的叶安宁来说真不算多,可对西北王来说……该不是他珍藏多年的家当吧……

    “多的就算做五叔给你们俩的新婚贺礼。”

    叶安宁脸上发烧,不由白了一燕沐云一眼,燕宏彻识趣的笑离了演武场。

    “五叔刚才给皇上的册子,是之前在地宫拿到的?”待到脸色的温度稍退,叶安宁才算抬起头。

    看着她脸色还未完全褪去的红润,燕沐云忍不住伸出手将她拉到自己进前,揉了揉她柔嫩的脸蛋:“诚王暗地里一直在为北戎人做掩护,还提供了手中所有的一处铁矿给北戎人,之前我们在泸州莽山寨找到的处铸造点,不过是北戎人一个中转之地。真正集中铸造兵器的地方应该就在铁矿那里,四年前我便让人一直在追查,现在暗影已经查出了那处铁矿所在地,我相信诚王应该也躲在那里。”

    “要去多久?”不自觉的语气中带着一些不舍。

    “我会尽快解决此事,等我回来便即刻请旨赐婚。”

    叶安宁从瑞王府回到将军府,刚下马车就看到秋娘从府中出来,见到叶安宁回来,秋娘原本紧锁的眉头骤然舒展,“叶大小姐。”

    “秋娘,你是专程来寻我的么?可是你那东家有什么指派?”

    秋娘神色有些为难,想了想还是说道:“是叶二小姐,这几日在凝香斋拿了一些脂粉,叶二小姐是您的妹妹,当时已经给了折扣,可叶二小姐说所拿的脂粉全记账上,到时候统结就好。”

    “将她这些日子拿的东西,所记的账单给我。”接过秋娘递过来的账单,叶安宁脸色顿时变了。

    珍珠参露水粉五盒,玫瑰醉胭脂三盒,紫薇香粉三盒,清秋雨露香粉四盒……还有染指的蔻丹,画眉的青雀黛等等总共加起来二十六盒,共计一千二百两银钱,如此多的东西!叶芊柔是打算拿去当饭吃么?

    “你刚才进去,账房那里怎么说?”叶安宁问道。

    “秋娘刚才进去,账房的先生只说二小姐不在无法核实,因为所结银钱太大不敢私自做主,去请示了将军夫人,夫人却说……叶大小姐是凝香斋半个东家,拿这点东西不算什么……”

    叶安宁阻止了秋娘继续说下去。她相信自己的脸色应该从没象此刻一般阴沉过,之前焦氏想用毁名声的手段来逼迫她嫁给焦俊飞,她便显露下富贵,让同样贪婪的焦氏与老太太窝里斗,可到底她还是小看了这些人脸皮厚的程度,竟然打着她的名号去凝香斋买东西挂账!还妄想着白拿或者她去清账!

    呵呵!叶安宁冷笑,“秋娘,那叶芊柔每次所拿的脂粉签的单子可带身边?”

    “带了。”秋娘将六张有叶芊柔签过的账单都交给了叶安宁。

    “你可放心交给我,明日我必然让她主动去凝香斋把钱给你送过去。”

    叶安宁进了府回到蔷薇院,“折枝,去将粉蝶叫过来。”

    正在烧火的粉蝶有些不安的被折枝带了过去,自上次得罪了江妈妈,夫人那边已经彻底将她放弃了,还好叶安宁虽然不待见她,可到底没有真的刁难自己,一段时间下来,她也认命的好好在蔷薇院做洒扫了。

    “小姐。”早已没了初来时的傲气,粉蝶低着头恭恭敬敬。

    “从今日起,院里的活你只负责洒扫,其他的我会让折枝再去选两个丫鬟过来。”

    粉蝶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感激道:“谢谢小姐,谢谢小姐。之前的事,是奴婢错了,以后奴婢只听小姐的。”虽然这些日子她都是在院里做粗活,叶安宁一直以来也未曾让同在院中的半夏和红芪帮过她,可是每每她看见叶安宁亲和的对待半夏两人,还有如妹妹般疼着身旁的三个贴身丫鬟,她便说不出的羡慕,卖身入府做丫鬟的,谁不想遇到一个宽厚的主子,如叶安宁这般对下人这么好的那可真是求都求不到的福气。

    所以潜移默化的,粉蝶也暗自在心里想着,如果自己也有机会可以成为叶安宁的贴身丫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