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武安宁 > 第一百零四章 再次入宫
    叶荣一纸休书送出,老太太那里自然是狠狠的闹了一场,叶隆轩还因此哭晕了过去,生了场大病。可即使如此,叶荣这次却和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般,只是最后答应想办法为焦氏和叶芊柔说情,尽量可以让两人轻判。

    京兆尹这边,焦氏母女被抓了以后,又翻供说自己也是受人指使,而指使她们的人正曾经的长霖郡主,谁知长霖郡主到京兆尹见到两人直接斥骂了一顿,完全不承认此事与自己有丝毫关系,此时正是和亲之际,眼瞧着长霖郡主后天便要出发去北戎了,张敞自然不敢横生枝节,随意的问了几句后,便定了案。

    已至十月,蓝云笼晓,玉树悬秋,蔷薇院里的一株丹桂开的正旺,几个丫头正站在丹桂树下,手中提着竹编的篮子采摘桂花,叶安宁则站在一旁,笑看着云曦几人一边采着桂花,一边说笑玩闹。

    如今焦氏母女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到底叶荣还是心软了,到蔷薇院让叶安宁给焦氏母女最后一次机会,在天武朝极少会有女子下牢狱的,但凡下过牢狱出来的女子,基本会在受尽世人冷眼唾骂后自尽。

    最后焦氏母女被送回了西北的老家,老太太也在极度不甘愿的情况下,被焦家老大接走了。

    叶荣当初除了焦氏这个继室,另外还纳过三个妾氏,一个病死,还有两个一直缩着脑袋做人,在整个将军府根本没有一点存在感,如今焦氏被休,还直接被叶荣扔回了西南老家,没有了“压迫”,这些日子那两位妾氏也逐渐活跃了起来。

    “小姐,小姐?……”云曦呼喊的声音将正出神的叶安宁拉了回来。

    “怎么了?”

    “小姐,咱们采的桂花太多了,做桂花糖完全足够了,不如剩下的咱们拿来酿桂花蜜好不好?”云曦提议。

    “还可以酿桂花酒!做桂花枣泥糕,桂花玉米羹!”最爱吃的冬梅连忙将自己喜欢吃的都报了出来,引得几人捂着嘴笑,只有同样站在一旁的暗月表情有些僵硬。

    “大小姐,宫里来人传了皇上的口谕,请大小姐入宫一趟,马车已经在外面等了。”

    原本还在笑闹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叶安宁微微锁眉,再有五天便是她的婚期了,这个时候嘉定帝还宣她入宫做什么?

    暗月的眼中也是满满的担忧,在叶安宁身旁小声说道:“王妃,属下这就去王府禀报王爷!”

    “先不必说了。”叶安宁直接拒绝了暗月的提议,如今还不清楚嘉定帝的意图,一切还是谨慎一些的好。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嘉定帝若想反悔,除非他是决定与瑞王府和西北王撕破脸皮了。所以叶安宁示意暗月稍安勿躁,自己便跟着宫中派遣的内侍一同进了宫。

    而叶安宁走了以后,实在放心不下的暗月还是决定赶回瑞王府,将她被召进宫的事告诉燕沐云。

    这几日,瑞王府中已经开始忙碌,为着燕沐云五日后的大婚做准备,此刻赵总管正将准备好的一应事宜都与燕沐云仔细汇报着,若有什么不妥,或有什么要增加都可以早些定下来。

    “好了,赵叔,暂时就按刚才说的这么办吧。”

    “是,那老奴这就出去安排了。”

    赵总管一走,燕沐云皱着眉头看着窗口,“出来吧,不是让你跟着王妃么。”

    暗月从窗口落下身,面带愧色的半跪在地:“王爷,王妃刚才被宣进宫了。”

    燕沐云缓缓的站起身,看向坐在一旁喝茶的西北王燕宏彻,“五叔,这个时候他召安宁进宫有什么意图?”

    “哼哼,不论他有什么意图,若再敢对你的王妃出手,老子便与他撕破脸皮又如何!”

    “好!便如五叔所说!暗影,让府中的暗影卫都做好准备,暗月,告诉莫擎,联系宫中的所有的暗子,若真有情况发生,必要时想办法挟持住嘉定帝,定要保护王妃安全。”燕沐云目光如冰,对于这个几乎害他失去一切的人,他已经不想再忍耐下去了。

    宫城内御花园东侧的饮绿亭中,嘉定帝正一身常服的坐着品茶,已经斑驳的花白头发,沟壑欲深的脸显露着遮不住的疲惫苍老。比起平日穿着龙袍时威严肃穆的嘉定帝,此刻却如一个寻常的年迈老者。

    “坐下一起喝杯茶吧。”嘉定帝语气很是随意,言语间倒多了一份少见的平和。

    叶安宁恭敬的行了礼,便毫不推辞地坐了下去。

    嘉定帝有些意外的看着他,笑道:“你倒是不矫作,胆量也不小。”说完似想到了什么事情,话语略微一顿,才继续开口道:“曾经也有一个人,如你这般坐在这里与朕喝茶,只是不知你们往后选择的路是否也会一样?”

    “皇上指的选择是什么?”

    “生,或死。”将手中端着的精致描金点翠茶杯放下,嘉定帝想从叶安宁的神色中看出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生该如何选,死又该如何选?”面对嘉定帝的攻心之策,叶安宁依旧镇定不乱。

    “生,朕可保你一世富贵,甚至可以提携你的父亲为一品辅国大将军,封你为郡主。只要你到了瑞王府后替朕监视着燕沐云,还有西北王的动向。”

    “臣女若是不同意,今日是否就会走不出这宫城?”

    嘉定帝轻笑一声,却是不语地喝着茶。

    “婚期就在五日后,皇上为何选在此时才让臣女来做选择?如今赐婚之事已经朝野尽知,若万一臣女不选,或未选择皇上所希望的,难道皇上真的要收回赐婚的旨意么?”

    “君无戏言,旨意朕自然不会收回,还会嘉赏封你为县主,赏赐你锦缎十匹,明珠一壶,黄金百两,只是人总有意外,若是你在出宫途中突然隐疾发作暴毙。”

    叶安宁心中冷笑,如此一来,别人怕都是以为她是死于意外,他嘉定帝宣她入宫厚赏,只会皇恩浩荡,而她说不准还会被人非议,是受皇恩太过,命里福薄承受不起才突然暴毙。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

    “皇上都如此说了,臣女自然也没得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