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明如姝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守信
    崔沛然被骇了一跳,下意识回过头来,就看见崔昭宥立在宫墙下,似笑非笑地瞧着她。

    这目光让人有点尴尬,崔沛然轻咳一声,寒暄道:“表兄从哪里来?“

    崔昭宥目光微动,崔沛然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注意到立在他斜后方的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以及大太监身后一串提着食盒的小内监。

    大太监满脸堆笑道:“郡主怕是还不知道,圣人听说娘娘宴请了诸位贵女,便吩咐御膳房做了各色的面点送过去凑个乐子。”

    崔沛然笑道:“原是这样。”

    崔昭宥便道:“随我一起去吧。”

    他没有问询的意思,崔沛然又惯来害怕这个身为太子的表兄,自然不敢拒绝,只好点了点头,随着他又往回走去

    崔昭宥一进去,一眼看到的,是放置在大殿中央的一幅刺绣。

    别人做刺绣偏爱白绢,偏那幅是黑地,丝线细密紧凑地绣着一支明媚的迎春花。

    叶子极绿,枝条纤长,像是要从布幅里蔓延舒展出来一样。偏花朵舒缓从容,像是在春风里打瞌睡似的安静。

    有意思。

    他不动声色地多看了半瞬,这么一点微末的神色,也被皇后看了进去。

    崔昭宥照本宣科地将来意说明了,众人行礼谢过,皇后道:“你近来跟着你父皇处理政事,我倒是好几天都没瞧见你的影子,今日留下陪我坐坐。”

    “这是自然。”崔昭宥笑道,目光微闪,“这些刺绣着实精巧,看来是母后教导得好。”

    “我教导什么?是小娘子们有才华。”皇后的笑意深了些,目光落到明姝的刺绣上道:“平西侯府七娘子和韩公家的三娘子夺了头筹,实在是极出众的,只怕你也看不懂。”

    崔昭宥笑了笑,自己坐下了。

    明姝坐在自己的几案后,微微垂下眼,支着下巴有点疑惑一件事儿。因而疑惑道:“迦韫阿姊,我听闻西北的战事十分吃紧,圣人和太子殿下忙于抽调兵力、清点国库,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战事吃紧,可具体如何,朝廷却极少透出风声来。而上辈子,这时候京都已经被匈奴人围了。

    也不知道具体是哪里有了变动。

    韩迦韫不知道明姝怎么忽然问这个,还是轻声道:“听闻局势已经好了许多,前不久似乎就有一场大胜。但是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这还是我不小心从祖父那听来的。”

    打了胜仗岂有藏着掖着的道理?

    明姝不再问了,和韩迦韫重新坐端正了。

    皇后在上头笑道:“今日最出众的,便是顾七娘子和韩三娘子了。单单给个彩头怕是不够……宜阳那丫头如今总在宫外,母后身边又没有人陪伴。那今天,我呢就做主将顾七娘子或韩三娘子,带到母后身边吧”

    崔昭宥扇着扇子便道:“正如母后说的那样,祖母在调养身子,没有什么可以聊天的人,我看便让七娘子进宫陪太后。”

    众人都知道明姝的祖母和太后是关系亲密的亲姊妹,对此自然理解,故而也见怪不怪。明姝却是背后汗毛直立,坐立难安。果然,崔昭宥根本就不是言而有信的人。

    明姝仰起脸,“我祖母总说最喜欢我在她跟前欢欢喜喜的,晓得我好好的,便开心极了。我想,太后娘娘也是这样想的。殿下又孝顺,想来太后娘娘是不寂寞的。”

    皇后轻摇着缂丝扇子,看着明姝,唇边笑意清浅。她眸色微变,目光便流到太子崔昭宥身上去了,很满意儿子吃瘪似的,笑道:“平西侯府的老夫人定然舍不得这么如珍似宝的小丫头进了宫,我瞧,还是宥郎多去看你祖母。你和你阿爹去看你祖母,保管比谁陪着都有用。”

    众人都掩口轻笑起来。

    明姝松了口气,极为峭拔的肩背缓缓松下去。她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坐姿,心里慢慢升起一股极轻的喜悦来,于是垂下眉眼轻咳一声,抬起袖子遮住了唇边的一点笑意。

    崔昭宥遥遥地瞧小姑娘窃喜的神色,鼻尖嗤地哼了声。

    既然阿娘愿意给她这个面子,他也放她一马算了。

    等到回到侯府里,明姝整个人都累得没力气抬手指。她还是不太适合这样的场合,每个人都要笑着,装作是热闹又欢快喜庆的。但是总有不少的弯弯绕绕,要交锋,要避过去。

    杜嬷嬷给明姝把头发拆开了,轻轻地给她按摩头皮,一面笑着道:“早上吩咐小厨房熬了薏米粥,现在吃正好。”

    明姝勉强来了点精神,睁开一点眼缝儿,道:“吃一点,可我又不想吃太多甜的。”

    红蓼笑起来,“娘子若是不想吃,不吃便是。”

    明姝瞪她一眼,“谁说我不吃了。”

    红蓼做了个鬼脸,一拧洗脸巾,叠好了便朝明姝走来。她弯腰给明姝揉着搓干净了脸,看小姑娘的脸被水汽蒸得粉白清润,忍不住歪头对杜嬷嬷道:“我家娘子这么好看,也不知道什么人家才能配得上。”

    饶是明姝脸皮厚,也有点不好意思,干咳一声别过脸去了。

    杜嬷嬷也晓得红蓼就是个实心儿的,嗔道:“这话你再胡嚼,仔细我报到老夫人那儿去。”

    看杜嬷嬷脸色严肃,红蓼唬了一跳,赶紧道:“我就是看姑娘越发出挑了,没别的心思。”

    明姝只好转过头道:“这话说出去了,别人要说我轻浮的。”顿了顿,又嘻嘻哈哈道:“红蓼你也越来越好看了,是不是自己思嫁了?你说说,我保管不拘着你不让你走。”

    红蓼闹了个大花脸,本来她还难过自己说错了话,这下只顾得上嗔明姝取笑她。

    杜嬷嬷给明姝擦好了头发,跟着笑起来。才起身道:“我去取粥来。”

    便打了帘子出去了,走了几步,忍不住叹了口气,“还是心地太软和了些。”叹完气,又忍不住仰起脸看着月亮,露出一点微笑。

    今夜的月亮很好,又大又圆。

    西北风沙再大,今夜这样好的月亮,也光华灼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