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能追踪万物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又误会了
    叶无生陷入了挣扎之中,那边朱雀门门主和玄武宗宗主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

    按照他们的想法,为首的宗门当然是出自他们三宗比较好。

    毕竟他们三宗关系亲近,就算是不是他们的宗门为首,白虎宗为首也行。

    叶无生只不过是结丹初期的修士,到时候他们这些前辈提点意见,叶无生还敢反驳不成?

    “这叶无生在干什么,怎么不继续说了?果然,年轻人大多都不靠谱,遇到这种场面,难免紧张。”

    朱雀门门主默默腹诽。

    “还有这陈沉,也不是什么沉稳的人,吊儿郎当的,这一代年轻人比起我们当初,实在是差远了。”

    想着想着,朱雀门门主余光不小心瞥到了陈沉脖子上的一根红绳,而在红绳尽头,凤血海棠佩露出了微微一角。

    虽然只是一角,但朱雀门门主却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己给爱徒萧凰的贴身之宝,凤血海棠佩!

    “这是怎么回事?徒儿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把这玉佩给了她,现在怎么在这陈沉脖子上!”

    朱雀门门主心中大惊,女孩子的贴身之物怎么可以随便给别的男人?

    徒弟也没和自己说起,而且看这陈沉戴的光明正大的样子……

    莫非,难道,卧槽?

    朱雀门门主是个神色清冷的中年妇人,此刻眼角竟然忍不住抽搐起来。

    随后她转头看向了一直站在她后面的朱雀门圣女萧凰。

    萧凰早早地就注意到了师父的目光,可是她能怎么解释呢?

    难道说自己把贴身之物卖给了那无耻之徒?师父会怎么想?

    而且贴身之物一般别人都看不到,说她是被逼着卖的,也没人信啊,毕竟她不可能像陈沉那样大大咧咧地半敞着胸襟靠在座椅上,跟哪里的土匪头子似的……

    所以面对师父质询的目光,她只能红着脸低下了头。

    朱雀门门主看到这一幕,心中咯噔了一声。

    没想到啊!徒弟竟然和这天云宗圣子私定终身了!

    甚至还送了定情信物!

    简直是……岂有……

    唉?似乎这小子还挺不错哈!

    朱雀门门主下意识地就想骂人,但再看陈沉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突然觉得这少年不凡。

    眉清目秀不说,关键是说话不卑不亢,面对元婴强者也没有丝毫畏惧。

    更重要的的是天赋极为惊人,修为高深,年纪轻轻就达到了结丹境。

    叶无生虽然也是结丹,但那小子缩在甲里那么多年,人可能有些变态了,实在不是什么相伴一生的好人选。

    想到这里,朱雀门门主突然笑了起来,淡淡道:“我觉得以天云宗为首,也不是不可以,叶宗主年纪毕竟太小了,难堪大任。”

    噗!

    旁边的玄武宗宗主一脸错愕地看向了她,刚刚萧无忧飞出去的时候,他们可是都商量好了,不让天云宗为首,现在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这女人,这么不靠谱的吗?

    那边叶无生也是满脸震惊,他不就是说话慢了点吗?怎么就被卖了?

    朱雀门门主无视了他们,目光始终放在陈沉身上,笑容逐渐慈祥。

    这种时刻,谁更加亲近,她心中已经有了数。

    被朱雀门门主那目光一看,陈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紧坐直了身体,神情变得庄重起来。

    这女门主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但他隐隐觉得有些慌张。

    ……

    朱雀门门主的临时变卦让叶无生原本的说辞彻底打乱,这四宗之中都有两宗支持了萧无忧,而在同一起跑线上,他拿什么和元婴中期的萧无忧争?

    更别说陈沉手中还有那枚白虎令。

    玄武宗宗主这时候也彻底不想管了,索性把目光投向了外面的天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玄宏见师父好像在看外面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赶紧也跟着看,然而看了半天,也没找到有什么特别的。

    见到这场景,叶无生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看向了不远处正襟危坐的陈沉。

    “陈沉,我问你,你以后会是天云宗的宗主吗?”

    陈沉没有说话,旁边的萧无忧却是接口道:“那是自然,等他踏入元婴境,我便会退位,让他接任天云宗宗主。”

    叶无生闻言微微颔首,神色变得十分郑重。

    “那就好,既然如此,陈沉,你和我战上一场吧。

    若你比我强,那我白虎宗自然会以天云宗为首,否则,现在四宗还是以我白虎宗为首比较好。

    并不是我叶无生言而无信,而是此事事关重大,经历之前一战,我白虎宗死伤惨重,若我不争,实在是对不起死去的白虎宗英魂。

    当然,此战不管谁胜谁负,那白虎令依旧有效,日后你还是可以让我做一件事。”

    叶无生的话音刚落,陈沉还没说话,朱雀门门主却是不乐意了。

    “叶小宗主,你这未免太无耻了,你刚踏入结丹,沾染了你气息的虎魄连心甲就直接被炼化为法宝,收回体内。

    而陈沉哪儿有功夫弄出法宝,有法宝对没法宝,你这不是在欺负人吗?”

    听到这话,叶无生脸又挂不住了,这朱雀门门主怎么总是盯着自己怼?

    陈沉也有些纳闷,自己这个正主都没反对,这朱雀门主反对个什么劲儿?我又不是你女婿!

    无奈地叹了口气,陈沉站起身道:“可以,我接受你的挑战。”

    叶无生听此松了口气,还好这陈沉答应了,不然他今天恐怕得丢人丢到姥姥家。

    “既然如此,这件事宜早不宜迟。”

    ……

    片刻之后,一群人来到了白虎宗的宗门擂台边。

    擂台上,陈沉和叶无生两人默然静立,一声不吭。

    叶无生身上的虎魄连心甲逐渐从体表悬浮而出。

    陈沉则有些尴尬,刚刚上台前,朱雀门门主给他塞了一堆东西,此刻他身上还披着一件凤翅羽衣,手中拿着一把冒火的长剑,搞得跟哪里的女装大佬儿似的。

    看着台上的陈沉,朱雀门门主愈发满意,转头对旁边的萧无忧笑道:“萧师弟,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萧无忧闻言一脸惊骇,他虽然踏入了元婴,气质比以前出众了许多,但初心可没变,对幽若水的感情始终如一。

    可这朱雀门门主啥意思?当我萧无忧是什么人?

    莫非以为支持我天云宗为四宗之首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我呸!我萧无忧不屑为之!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离朱雀门门主远了点,神情高傲无比。

    台上,叶无生看着不伦不类的陈沉,神情有些怅然,轻声道:“陈沉,其实当初在无心宗飞舟上,你抢了我白虎宗的天字号客房,我就想和你战上一场,不过为了大局,我忍住了。

    后来到了国都,我见识到你的实力后自知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按下了和你一战的念头。

    如今我踏入金丹,虎魄连心甲对我的束缚完全消除,并且成为了我最大的助力。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当初师父让我穿上虎魄连心甲的良苦用心。

    所以为了师父的愿望,为了宗门,同时也为了我自己当初的那个念头,我必须和你一战。

    陈沉,你莫要怪我欺负你!”

    听到这长长的一段话,陈沉淡然笑道:“叶无生,你尽管放马过来便是,何须多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