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艾瑞斯,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

    在中央城的星际实验室的大厅中,迟钝的巴里.艾伦终于还不算是无可救药的直男。

    这个穿着黄色风衣,瘦高瘦高,有些文文气气,还有些英俊的年轻人,终于发现了自己身边女伴不断取手机看时间的小动作。

    他很抱歉的对身边的姑娘说:

    “是我太过分了,明知道你上了一天班,晚上还要拉着你来看这试验,我把你送回去吧。”

    “你说今晚要和我一起出来的时候,巴里,我真的非常高兴。”

    他身边女孩有些无奈的翻了翻眼睛。

    她对巴里说:

    “我以为你终于开窍了,但没想到,我想象中的烛光晚餐和铺满红玫瑰的床,居然是这个...物理实验,天呐,巴里。”

    她抓着巴里的手,走向实验室之外。

    她恨铁不成钢的对巴里说:

    “我都这么主动了,你...真的是气死人了!”

    这姑娘大概是真的生气了。

    她甩开巴里的手,大步走向实验室之外,巴里追在她身后,一个劲的道歉。

    瞧瞧这老实孩子...

    “艾瑞斯,等等,艾瑞斯,听我说。”

    巴里追赶了几步,他伸手握住了艾瑞斯的手腕,他眼中有一抹焦急,一抹黯然。

    他认真的对眼前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说:

    “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也并不抗拒我们在一起的未来,艾瑞斯,实际上我很喜欢你,从小就喜欢,是你和乔一直在保护我。”

    巴里的呼吸有些急促,在星际实验室之外的灯火通明的道路上,他和艾瑞斯对视着。

    他说:

    “但你知道,我小时候的遭遇,那些其他人不相信的...”

    “我知道,我也相信!”

    艾瑞斯用自己蓝色的眼睛盯着巴里,她带着一丝愤怒的说:

    “但我不知道这和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在成年后,我一直在等着你说出那句话,我甚至主动到穿着内衣走入你的房间!巴里!”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拖着我,不回应我...你也许感觉搞暧昧很好玩,但这,这让我感觉自己...很下贱!”

    “但如果它再来呢?”

    巴里对那女孩说:

    “如果那杀了我妈妈的人再来呢?”

    “如果这一次,他伤害的是你呢?”

    “艾瑞斯...我不是故意拖着你,但,我只是,我只是...对未来很恐惧,不,不是未来,是过去。”

    “对过去的恐惧,在阻止我对未来抱有更美好的希望,我无法说服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在中央城夜色降临的风中,巴里终于说出了内心所有的疑虑。

    他说:

    “我已经失去了妈妈,失去了爸爸,我不想再失去你和乔,我不顾乔的阻拦,从家里搬出来,我宁愿让他伤心。”

    “但我知道那是对的,如果那坏人再来,他也只能伤害我,而不会伤害到你们。”

    “巴里...”

    艾瑞斯抿着嘴。

    她内心的火气早就消散了。

    她爱眼前这个文气的,偶尔稍显懦弱的男人,她爱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男人。

    这大概是巴里第一次如此直接的说出他一直不接受艾瑞斯的原因。

    这个傻男人。

    “你知道吗?”

    艾瑞斯抬起手指,抚摸着巴里的脸,她轻声说:

    “我不是因为你的态度才生气的,乔是个老警察,你觉得他意识不到你搬出家里的目的和原因吗?我是个记者,你觉得我看不出你的担忧吗?”

    “我们都不怪你,没人怪你,但我生气是因为你犯了个错误。”

    艾瑞斯舒了口气,她握紧了巴里的手指,她对眼前这个大男孩说:

    “你所经历的那些,你未来会经历的那些,你不能独自承受,把这当成一种残忍的保护...”

    “试图独自去承担这一切,是你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我也会害怕那些突然出现的危险,你小时候看到的光,杀死了诺拉的光,我也会害怕死在睡梦里,但这不该是我将你推出我生活的原因,你不该那么做。”

    艾瑞斯将巴里的手抬起,放在自己脸颊上,她轻声说:

    “难道不正因为未来无法预料,所以我们不该珍惜现在的每一秒吗?”

    “我们和你一起承担,那些风险,那些危险,我愿意和你一起承担,你已经够可怜了,我不能再抛弃你了。”

    “现在,说爱我,吻我,然后带我去最近的酒店,你这笨蛋!”

    “我...”

    面对艾瑞斯突然爆发的温情,巴里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嘿,蠢货,吻她,按她说的做,要不我来代替你?”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巴里脚边响起,把巴里和艾瑞斯都吓了一跳,两个人回头看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只有一条穿着西装,拴着狗链的小狗蹲在他们脚下。

    那狗咧开傻傻的笑容,呲着牙,就那么抬起头,看着他们。

    “按照它说的做,巴里。”

    另一个声音在巴里和艾瑞斯的另一侧响起。

    巴里回过头,就看到了穿着灰色休闲西装的梅林,还有梅林身边那个千娇百媚的眼镜娘。

    “叔叔?”

    巴里诧异的看着梅林,他说: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嗯。”

    梅林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时间,然后对巴里说:

    “大概几分钟之前,就在小艾瑞斯对你表白的时候...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单纯的侄子。”

    渡鸦大君摇了摇头,他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张大陆酒店的会员卡,丢给巴里,然后对傻乎乎的侄子说:

    “第一次带女孩去酒店要去好的地方,用最好的红酒,有浪漫的烛光晚餐,铺满花瓣的床,能俯瞰城市夜景的落地窗...”

    “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梅林打了个响指,一台黑色穿梭机飞快的从黑夜的云层中落下,在眨眼之间变成了一台奢华的跑车。

    在落地的瞬间,车门对巴里和一脸茫然的艾瑞斯打开。

    车里还放着轻柔的音乐,就如情人的低语。

    “坐上这辆车,去享受你的美好夜晚吧。”

    梅林对自己傻乎乎的侄子说:

    “先把这枯燥的试验放一放,你以后有一辈子的时间研究你感兴趣的东西,但对于艾瑞斯来说,值得铭记的夜晚只有这一次。”

    “你还愣着干什么?”

    傻狗弗兰克爬起来,用头顶着傻愣在原地的巴里,它恶声恶气的喊到:

    “要不要我再把tt也给你准备上?你这傻家伙!”

    “但那道光...”

    巴里还有些犹豫,这傻孩子继承了亨利的善良。

    梅林伸出手,放在侄子的肩膀上,他对巴里说:

    “去吧,享受人生,及时行乐吧。”

    “还有小艾瑞斯。”

    梅林回头看着稍有些恐惧的小艾瑞斯,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他说:

    “照顾好我的小巴里,他太傻了,太善良了,需要一个能保护他,能与他分享一切的妻子...我祝福你们。”

    “荷鲁斯,把他们送去酒店。”

    梅林将巴里和艾瑞斯推入打开车门的豪车中,对荷鲁斯叮嘱了一句,下一刻,这辆足以让车辆爱好者们放声尖叫的豪车,就悄无声息的启动,滑入了车流中。

    “你很懂嘛,梅林。”

    伊卡洛斯抓着梅林的手臂,她噘着嘴,说:

    “烛光晚餐,铺满花瓣的床...啧啧,我就没有这待遇,对吧?”

    “对吧,但你已经挑好货物了。”

    梅林看着伊卡洛斯,他伸手点在伊卡洛斯的下巴上,将那张漂亮的脸蛋抬起,他轻声说:

    “现在不能退货了。”

    在顺应某种音乐节拍闪耀的光芒中,伊卡洛斯闭上眼睛,感受着梅林的吻。

    她就如娇羞的女孩,机械的灵魂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幸福感。

    哇...

    今晚的约会...

    太棒啦!

    ——————————————

    一个小时之后,在大陆酒店的202房间中,完事的巴里和艾瑞斯睡在一起。

    两人的衣服散落在华贵的地毯上,还有到处乱丢的玫瑰花,餐厅里的烛光晚餐只吃了一点点,那昂贵的红酒也只是浅尝辄止。

    仪式感嘛,就是这样的东西。

    对于相爱的人而言,一点点仪式感就够啦。

    “刚才那是谁?我感觉他很熟悉。”

    艾瑞斯靠在巴里肩膀上,她轻声问到:

    “他还知道我名字,我之前见过他吗?”

    “那是梅林叔叔啊。”

    巴里说:

    “你忘了吗?你小时候见过他很多次的,每次在我生日的时候他都会来,送一份礼物,虽然总是急匆匆的,待不了几分钟就要离开。”

    “哦,梅林!”

    艾瑞斯点了点头,她说:

    “我记起来了,神盾局副局长嘛,大人物呐,乔的两次突然升职据说都是因为他,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不是在一年前...”

    “死?”

    巴里抱着自己名义上的姐姐,他微笑着解释到:

    “梅林叔叔是个魔法师,死对他而言只是一段人生的旅程,他在数个月前复活,我从瑞雯那里听说了这个消息。”

    “哦,对了,你几个月前请过一次假。”

    艾瑞斯翻身趴在巴里身侧,她用手撑着下巴,对身边的大男孩说:

    “那次就是去纽约见他?”

    “嗯,去见叔叔,还有梅姨,还有其他人。”

    巴里说:

    “他们和你和乔一样,都是我的家人呢。”

    “你看上去很相信他嘛。”

    艾瑞斯拍开了巴里把玩她头发的手指,她说:

    “原本内心充满了忧虑,但是在梅林出现之后,那些疑虑就一扫而空,我好嫉妒啊,你什么时候能这么信任我?”

    “不一样的,艾瑞斯。”

    巴里舒了口气,他闭着眼睛,轻轻抱住自己的姑娘,他说:

    “不一样的,梅林叔叔是个言出必行的人,直到神盾局垮塌之前,他还一直在追查我母亲当年的悲剧,所以一直没什么进展。”

    “父亲不止一次告诉我说,梅林叔叔是我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信任的人,他也一直很相信叔叔最终会洗脱他的罪名。”

    巴里脸上闪过一丝温和的笑容,他吻了吻艾瑞斯的脸颊,他说:

    “既然是梅林叔叔让我不需要再担心,那么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他看上去对追女孩似乎很有一套的样子。”

    艾瑞斯瘪着嘴,对巴里说:

    “你可不许学他!”

    “哈哈,梅林叔叔在女人缘这一方面确实很...”

    “滴滴”

    巴里的话还没说完,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对艾瑞斯说:

    “是乔,他质问我把你带到哪里去了...他要我立刻把你送回家,还要让在明天前准备好案件的物证材料。”

    “你完蛋了!巴里。”

    艾瑞斯哈哈笑着直起身体,她活动着腰部,对巴里说:

    “你带走了乔最宝贵的女儿,你要被愤怒的乔用枪打死啦,在你死之前,我们并不如再...”

    很快,房间里再次响起了美好的声音。

    20多分钟之后,巴里和艾瑞斯走出大陆酒店,结果在街道对面看到了被一群流浪狗追着咬的,一瘸一拐的傻狗弗兰克。

    后者似乎被几条流浪狗狠狠的欺负了一顿,衣服上沾满了狗毛,小腿上全是血。

    在看到巴里的时候,傻狗便跑了过来,身后那些流浪狗不敢过来了,这让弗兰克勉强逃过一劫。

    狼狈的傻狗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对巴里说:

    “快找个地方给我治治伤,见鬼!你们中央城的狗一点都不好客,不就是和小可爱玩了玩嘛,至于这么狠咬我吗?”

    “呃,看上去不严重。”

    身为物证收集官,巴里偶尔也会客串法医的角色,他很专业的看了看弗兰克的伤口,然后对傻狗说:

    “去我的实验室吧,那里有能处理你伤口的药,我刚好也要过去一趟。”

    “不过我们得先把艾瑞斯送回家,也不知道星际实验室那边怎么样了?粒子加速器的试验成功了没有?”

    ——————————————————

    “还有多久?”

    实验室的这边,梅林一脸无奈的看着身边兴致勃勃的眼镜娘伊卡洛斯。

    他说:

    “已经这么久了,实验还不开始吗?”

    “他们在做最后的调试呢,很快就要开始了。”

    眼镜娘站在二楼边,依偎在梅林身边,向下看着那正在做最后准备的粒子加速器原型机。

    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伊卡洛斯带着梅林,将整个星际实验室都转了一遍,得益于未来科技基金会和曾经神盾局的关系,梅林在此地的权限居然还有保留。

    这让两人得以近距离的观察那庞大的粒子加速器原型机。

    那台机器给了伊卡洛斯很多灵感,现在只要眼前这个实验成功,那么伊卡洛斯就能在废土中,开始搭建属于机械神教的粒子加速器了。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几分钟之后,眼镜娘激动的拍打着梅林的手臂,她是真的挺喜欢这些能被机械神教使用的高科技的。

    梅林大君不得不将注意力从手中的维山帝之书上移开,但就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刻,一股没由来的心悸感让大君猛地低下头。

    在他眼前,那个据说是试验主持人的哈里森.威尔斯博士刚好按下了试验启动器。

    梅林只来得及将伊卡洛斯抱在怀中,随手释放出一个一阶段的上古之躯魔法,将大厅那些瞪大了眼睛的家伙们覆盖起来。

    下一秒...

    “轰”

    光...

    无穷无尽的光,便在梅林眼前的大厅中涌现出来。

    “小心,哥哥...他要袭击你了。”

    在那光中,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梅林耳边响起,让大君瞪大了眼睛。

    “艾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