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你是我的全世界 > 第二百章 殿下狂化了(16)
    在帝国建立周年进行,看来他们的目的可不小啊。

    “把他放了,还有你的这具身体,毕竟他是我哥哥的身体,我想应该不难吧。”

    ‘漠鲁·诺茨’的笑容有些僵硬,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很危险的杀气。

    将控制的莫里斯行动解除,‘漠鲁·诺茨’像是无所谓道:“大人说的话,我自然会服从了,这个身体自然归还,只是没有想到,令兄和这位的关系居然是这样”

    听到这句话奚欢看了看恢复过来,因为全身力气虚脱只能躺在地上的莫里斯:“出来的时候就从这个伤口出来,不然还是我帮你为好。”

    想起之前那只虫族出来的情况,奚欢有些不想回想。

    从嘴巴里出来什么的,还是没有必要,尤其还是在漠鲁·诺茨的嘴里,更加不容直视。

    看着手里出现的伤痕不停的在流血,‘漠鲁·诺茨’甚至什么时候被攻击都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那拱动的地方,奚欢移开了目光放在莫里斯身上:“你还好吧,居然中了虫毒不过还好,应该能撑一段时间。”

    莫里斯眼睛有些模糊地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奚欢和她身后的塞尔维·范德法特,很快眼神聚焦起来看向正在痛苦的漠鲁·诺茨。

    这个动作,也太明显了吧,奚欢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嗯。”塞尔维·范德法特没有问奚欢是什么就做出来回答,这件事,除去诺茨家族和一群外人基本上都知道。

    正因为这个,二哥也失去了皇位的继承权,塞尔维·范德法特看向地上的莫里斯有些感慨。

    好吧,奚欢轻轻靠在塞尔维·范德法特的身上,看来还需要点时间才能出来。

    这里的血腥味好重啊,闲下来奚欢才注意到。

    现在靠近塞尔维·范德法特,他身上特有的香味掩盖住那股死亡的气息。

    “你不是漠鲁的妹妹吧,这段时间你都在哪里?为什么不早点出现,现在整个帝国一大半都已经沦陷了。”说到这里,莫里斯的眼角湿润,声音非常激动带着些哽咽。

    这是在埋怨她?奚欢看着地上痛苦的莫里斯,有些想笑,却感到了塞尔维·范德法特放在她腰上的手。

    这是在用美人计吗?奚欢只能改了改语气:“那场历练,你认为一个废物能活下来吗?还有认为一个被所有人否决牺牲的人,能重新用美好的眼神看待一切吗?莫里斯殿下。”

    每一个字,奚欢都带着曾经奚欢·诺茨拥有的怨恨,让莫里斯沉默起来,腰上的手也紧了起来。

    之后奚欢冰冷的开口,直接摧毁了莫里斯的最后防线:“你们有什么权利让我出手,说白了,那只是我的意愿而已。”

    已经到了最后一步的虫族从漠鲁·诺茨的手里出来,看向他的手还在流淌的鲜血有些不情愿的将触手放在那个伤口上面,伤口马上愈合了。

    “虫族还能救治人类吗?”这一幕太出乎常理了,塞尔维·范德法特轻言自语。

    奚欢看着这只虫族,看来它们都有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大人,我们走吧,放心他们会没有事的。不过,就是不知道活下来是不是件好事,人类可是天生生疑的。”

    奚欢点点头,轻轻拍了拍塞尔维·范德法特的手:“放开一下。”

    可是塞尔维·范德法特没有什么动作,手还是紧紧抱住。

    这个样子让她怎么把解剂给他们?

    奚欢没有办法只能说道:“不然换成你牵着我的手吧,不然你的哥哥可撑不住了,塞尔维。”

    这个时候塞尔维·范德法特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的靠近奚欢的肩膀,轻轻地蹭了蹭:“欢欢,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奚欢感受到颈部的呼吸出的热气,对塞尔维·范德法特的话感到莫名其妙的,毕竟她并不是奚欢·诺茨,没有感受到那种深深的恐惧感。

    替他哥哥抱歉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

    塞尔维·范德法特停顿了很久,奚欢轻笑的反手摸到他的头发,手感还不错啊。

    在奚欢顺毛结束后,塞尔维·范德法特松开了双手。

    “碰!”

    一枚子弹以看不见的速度飞快攻击过来,奚欢抬了抬头,那几枚向他们的子弹停在空中,另外几枚朝虫族还有地上的人的子弹也被虫族挡住。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他们都动手,奚欢看向那个方向,只见是一群身穿银色机甲的人,他们的攻击是毫无差别的。

    这群人好像是,特意安排对付这个虫族的特殊部队的人。

    这个虫族,奚欢不由对帝国的那群人感到悲哀,看来他们是准备放弃他们了,真不是个明智之举。

    奚欢偏了偏头,将塞尔维·范德法特的手握紧:“真是浪费时间呢。”

    另一只手轻轻往前轻轻一弹,那几枚停在奚欢面前的子弹飞快的速度,似乎还带有火花的向那几个机甲一击。

    那几家机甲往楼层重重一击,直接倒地不起。

    牵着塞尔维·范德法特的手,奚欢先来到莫里斯的面前:“喝了这个药剂你就会完全康复了。当然你也可以留下一部分,给他们,虽然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回去。”

    将一枚药剂放在莫里斯的面前,看着他不能动的样子,奚欢有些歉意的拿起来,将控制着瓶盖拔出,就想要给他喂下去。

    塞尔维·范德法特一把拿过那枚药剂:“还是我来,你去看看漠鲁他的情况。”

    看着她被松开的手,奚欢对塞尔维·范德法特的小心思保持不做声,走到漠鲁·诺茨那边去。

    “等把药剂给他们用了,我们就马上离开,毕竟当初答应了他们了。我可不是一个喜欢失约的人,你们大人应该不差这一点点时间。”

    对于奚欢的话,虫族没有反应,应该说也没有权利说什么。

    “你还好吧?看来还没有恢复意识,还是要把药剂喝完才行。”奚欢将漠鲁·诺茨轻轻的抬起,将手里的药剂拔开,另一手掐住他的下巴,将药剂直接倒了进去,动作一气呵成。

    漠鲁·诺茨甚至连喝下去的动作都来不及做,药剂被流了出来。

    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奚欢有些心虚地拿出一个手帕就想擦擦。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就好像有寒气一样,下意识就……

    不会是?奚欢眼睛暗了暗,动作轻柔地就要放在漠鲁·诺茨的嘴上。

    果然身后一道风袭来,奚欢手上的手帕不见。

    “还是让我来吧,漠鲁不喜欢女性的碰触,交给我就行。”

    看着塞尔维·范德法特严肃的神情,还有那耳尖的略红,奚欢沉默了,这个借口是不是太劣质了。

    擦完漠鲁·诺茨身上的药剂,塞尔维·范德法特对那张帕子没有任何的留恋的扔掉,那个态度,让奚欢有了全新的认识。

    好了事情也做好了,她们也该离开去见见那个‘人’了。

    在奚欢她们离开后,一个迷你机器人从安静的残骸里面出来……

    这恐怕是,帝都最边缘了吧。

    奚欢看着周围的场景,也发现了周围可以说已经被虫族包围,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虫族巢穴。

    她们两个单枪匹马的就跟着来了,真的有些傻。

    “你不害怕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