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殊事件调查局 > 第199章 冰狼的身份之谜
    想着想着,唐天顺手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按照冰狼对自己的熟悉程度来看,他和自己有过接触,并且接触时间较长是肯定的事情!如此的话,首先可以排除掉送快递期间,因为快递业务而和自己面熟的一些常客。

    除却那些常客之外,能够知道自己对案件侦破颇有能力,而且还跟自己很熟悉的人,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自己在警校期间所认识的,并且有过较深接触,彼此了解颇深的那种。

    第二,被项宇拉进特调局之后,因为办案或者其他什么事情认识的人。

    将这两条输入在备忘录里,唐天习惯性点燃了一根香烟,烟雾袅袅升起他的思绪也随之放飞开来。

    “不对!第二条不成立!”唐天忽然低声呢喃着,将备忘录里的第二条删除殆尽。

    参与工作后,和自己有过接触的人要么进去了,要么是刑警或者民警之类,这些人都不可能成为冰狼那样的存在!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明确了!

    一定是当年在警校期间认识的人!

    可是,现在回头想想,当年在警校期间,除了老师和同学之外,貌似也没有别的熟人了啊?而那些老师和同学,现在要么继续留校任教,要么进入各地任职,怎么可能和子午会搅合到一起呢?那些可都是跟自己一起,站在国旗警徽下庄严宣誓过的兄弟姐妹啊!

    思绪至此,就像是刹不住车了一样肆意奔腾,唐天也顾不上抽烟了,任由烟雾不断升腾,在灯光下聚拢又消散……

    那名医生站在旁边良久,见唐天始终紧皱眉头面色阴晴不定,他的心理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从雪儿口中得知,这位很有可能是金阳市新的执事大人,而根据以往邓棋留给这些子午会底层人员的观感,执事那可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大爷,对自己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满意,说不定就得被拖出去沉尸大海。更何况眼前这位面色实在变得太快了!

    心中忐忑之下,医生扭头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雪儿,却发现雪儿压根儿就没鸟他,一副你爱咋咋地的模样。此情此景之下,医生寻思良久还是决定给自己来个痛快的,免得这把刀高高悬起,却又不知道落不落下来,更不知道究竟何时会落下来,更加痛苦!

    “唐先生,您看,这位姑娘的烧也已经消退了,我给您留了一些药品,上边都写有服用的时间间隔和用量,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

    听到这医生的话,唐天习惯性的扭头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当即一张带着口罩的脸映入眼帘。

    “对了!”唐天一个激灵站起身来,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腿上,他想起来自己为何会觉得冰狼的那张脸那么熟悉了!

    能不熟悉么?当年警校的校医兼心理辅导师,经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肯定熟悉啊!尤其是当年他一直带着口罩,露出眼睛和很一部分面容,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冰狼让唐天感到熟悉的并不是露出来的脸,而是那双眼睛!

    “你可以回去了!”唐天心情一片大好,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对着雪儿淡然吩咐道,“

    安排一下,暂时把他排除在‘见面礼’之外!”

    “是!我这就去安排!”雪儿恭敬的欠身后带着一声离开,临出了门才冷笑着转头看向颤颤巍巍的医生,“你可真是走了运了!如果没有大人的这句话,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跟金鹏酒店的那几位一个下场!”

    金鹏酒店?医生的脑袋还没转过弯来,刚想开口询问,却是脑袋嗡的一声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后背的衣物瞬间被冷汗浸湿!

    金鹏酒店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位医生可谓是心知肚明,那里边常驻的几位且不说手里拿捏着,子午会在金阳市的走私渠道。明面上的身份更是不得了,除却了金阳市的楚家之外,就他们在海鲜行业影响力最大!

    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位几乎吃尽了全市范围内,半数以上海鲜加工厂的成品海鲜制品!这样的人物要说有什么不好的下场,那岂不是只有一个可能组织要拿他们开刀!

    想到这里,医生顿时咽下一口唾沫,恨不得赶紧这身回去跟唐天再多表表忠心。

    其实,唐天这会儿也挺后悔的,他没想到权力这玩意儿居然这么快就让自己中了毒,随口一说就能决定别人的命运,这种感觉可真是……

    不过转念一想,唐天也释怀了,这医生的水平还算行。接下来自己会弄一批刚毕业的学员进来,留下他也算是为那些学员多增加了一份保险,等冰狼被抓住后,再视情况对其进行处置,倒也不能算是徇私枉法!

    想通这些之后,唐天的心情好转了不少,他安抚了彭璇几句,等雪儿回来后,交代雪儿暂时在这边照顾着,近期不要主动联系自己,就离开了这家旅馆。

    坐在车里,唐天开始琢磨如何确定冰狼就是安港市警校校医,直接让项宇去查肯定不太合适,这样一来自己的计划有增加了被识破的风险,不管是子午会方面察觉到不对劲儿,还是让项宇知道自己的计划竟然将冰狼给包含在内,都会降低计划实施下去的可能性!

    思来想去,唐天给许志伟打了个电话。

    “老唐?找我有事儿?”许志伟很快就接通了电话,他这会儿可谓是特调局上上下下最悠闲的一个。曲流弱等人负责跟孔森他们研究布控计划的漏洞和死角,他只需要将附近的监控系统黑下来,设置好进入的后门程序后就直接当起了甩手掌柜。

    “有点私事儿,可能会违规,就看你肯不肯帮我了!”唐天还有些犹豫不决,如果自己的计划顺利实施下去,许志伟不但屁事没有,回头论功行赏的时候,最起码特调局内部通报嘉奖是少不了的。可一旦自己的计划失败,自个儿死了便死了,这哥们可就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私事儿?你等会儿啊!”许志伟当即一个激灵,唐天的声音很慎重,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毛,当即断定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索性就起身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还顺手吧淋雨喷头给拧开了,稀里哗啦的声音络绎不绝,只要说话声音一点,就算有人贴着卫生间房门竖耳朵听也听不真切,“说吧,什么私事儿?”

    “给我介绍一个靠谱的黑客!最好是那种没有

    在有关部门备过案的!”唐天对黑客圈子里的道道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有一部分黑客因为能力太过牛掰,所以就被有关部门给盯上了,不但有详细的备案,而且日常出行也会受到部分限制。如果想要动警校的系统档案,请这种被盯上的黑客出手,岂不是自投罗?

    许志伟一听这个当即明白了七八分,他这位发肯定是想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怕连累到自己就准备让自己给介绍一个冤大头。想明白这些之后,许志伟感动之余,却也有些恼火,“唐天,你什么意思啊你?瞧不起谁呢?有事儿就直接说!放着我这么个铁兄弟不用,去找不认识的陌生人帮忙?你脑袋锈掉了吧?”

    “这事儿有些棘手,而且可能会有后患!”唐天没料到许志伟的态度会如此激烈,只能低声开口解释了一番。

    “别跟我婆婆妈妈的!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赶紧说事儿!”许志伟坐在马桶上直翻白眼,这家伙最近怎么了?莫不是有了女朋友,性格都受到了传染?可是这个解释不通啊!曲流弱那能算女人?整个一母老虎!也就在唐天跟前温顺的跟绵羊一样……

    就在许志伟暗自编排曲流弱的时候,唐天也无奈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想法掐头去尾说了出来,“我这边有了一个模糊的调查方向,我怀疑咱们学校以前的那个校医,跟子午会有些关系!但是这事儿全是我的直觉判断,连个推断依据都没有,也不好让项队去走程序,所以……”

    “所以你就想来直接的?”许志伟的白眼更白了几分,自己还真冤枉唐天了,果然不愧是钢铁直男癌晚期!这事儿要是照着唐天的想法去搞,还真是违规违纪行为,单是侵入警校系统后台这个罪名,许志伟就觉得身板扛不动!但是换一个角度呢?使用特调局的特权帐号,先按流程进入安港市市局的系统,然后一不心手滑点错,那可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许志伟不由得发出一阵低沉的鬼笑,“行了,我有办法规避风险,具体的你别管了,等我消息!”

    眼看许志伟挂断了电话,唐天也只能按照他说的,老老实实呆在车里等着消息。

    大概有十多分钟的样子,唐天的手机发出邮箱提示音,一份加了密码的邮件被发送过来。

    按照许志伟之前曾给过的解密软件解密,唐天终于看到了五年前安港市警察学校的档案记录。

    在这份档案中,详细的记载了一共三名校医的资料,其中两名都是五十多岁的退休老中医,这两人显然跟自己要找的无关!至于剩下的那份资料,就是唐天要找的校医卢子良!这位卢校医当年在学校里可谓是好评如潮,向来以亲切温和的性格收到广大学子的热爱和追捧。

    唐天如果没记错的话,甚至有不少大胆的女学生给他写了情书,只可惜并未听闻哪位能有幸抱得帅哥归。

    带着对当年的些许回忆,唐天缓慢的翻开关于这个卢子良的档案记录。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了一大跳!这位老哥竟然是京都某医学院毕业,并且出国留学多年的高材生!不但精通西医内科并且拥有相当丰富的临床经验,在国外留学期间,更是专修的心理辅导专业,手里相关证书加起来能有字典厚!

    harrr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