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二十章 有车啦
    看着落荒而逃的不良们,杨树林心里竟然颇有成就感。以后请叫我--杨·职业保镖·树林。

    不得不说杨树林一身肌肉块真的很有威慑力,一般宵小是不敢走进他五米方圆,唯恐这家伙一言不合就动手。

    有了保护的四朵金花就像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在花间飞舞,这家店瞧瞧,那家店逛逛,恨不得把商场搬回家去。

    看着花钱如流水的四朵金花,杨树林十分垂涎她们银行卡的余额。难怪说穷养儿、富养女,这么大会儿工夫,这四个败家小娘皮已经刷出去上万了。

    作为杨·职业保镖·树林,四朵金花很自然把他征用为壮劳力,专门负责拎包事宜。没多久杨树林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手提袋。

    四朵金花都是轻装简行来的,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几套。这对于女人来讲简直是不可以承受之重,如今有购物的机会,怎能不好好shopping一番呢?

    这可苦了杨树林同志了,型男气场被满身的手提袋子崩坏的十分彻底,八块腹肌也挽救不了搬运工的命运。

    “姑奶奶们!再买就装不下了!”杨树林哭丧着脸道,他就知道女生逛街就是这个结果--买买买,刷刷刷,整间商场搬回家。

    正逛得十分嗨皮的四朵金花看到几乎被手提袋子淹没的杨树林之后也觉得买的东西有点多。她们也觉得到了打道回府的时候了。

    感谢自己勤于锻炼才能拎得动这些东西--这里边可不全是衣服:化妆品、洗漱用具、颈枕、小风扇...但凡是她们觉得自己可能用得上的东西都被她们买了一个遍。

    把袋子堆在手推车里边,杨树林满头黑线地看着四朵金花:“算了...我去借车...”

    四朵金花相视一笑,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能坐车谁喜欢坐在平板车里边?

    他开着小电瓶来到了教育局,给副局长打了个电话。好歹这位副局长是老校长的儿子,怎么算都是自己人,自己借个车的面子还是有的。

    “老哥,借个车呗...”杨树林耷眉骚眼的祈求道。

    副局长哈哈大笑:“你小子到底是求到我这了...借车干什么?”

    “拉四个败家小娘皮回学校...她们恨不得把海韵广场搬回三才中心校。”杨树林郁闷地道,很明显他是被四个姑娘摆了一道。

    副局长想了想道:“教育局还有一辆破捷达,要不你开走?不用还,就当给你配车了。你们学校是正科级单位,按照标准是可以给配车的。”

    杨树林惊讶地问道:“还有这规矩呢?”

    副局长点点头:“你是正科级单位一把手,县里是可以给你配车的--当然也只限于你。”

    “其他校长怎么没配呢?”杨树林问道。

    副局长很耿直的道:“他们自己买来开的车都是二十万以上的,没人跟县里提出过申请。穷成你这样的校长很少见。”

    “话说老校长没跟您申请过?”杨树林好奇地问道。

    “你觉得我爸那脾气会找县里要车?他那宁折不弯的骨头绝对不会用公家一点东西给自己增添便捷。”副局长感叹道:“他也是不想给我添麻烦,毕竟他是我爸。”

    对于老校长,杨树林一直是无比敬佩的。这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为了教育理想奉献终身的人。

    如果没有学校拖累,老校长身价千万很轻松--只要他把百亩桃园承包出去就能挣到这些钱!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等学校以后有钱了我就把车还回来。”杨树林并没有拒绝,这是他应该有的待遇,拒绝的话可就是打副局长的脸面了。

    副局长提醒道:“车你可以开,但是油得你自己加。”

    “没问题!这玩意再费油能比得上拖拉机?”杨树林笑着打趣道。

    副局长楞了一下:“你小子还是个多面手--要不然我找农机局批你们学校一台拖拉机得了!”

    “别介!您是我哥!拿拖拉机当校车会被人笑死的!”杨树林打了个寒噤,真拿拖拉机当校车绝对会被同行当笑话看的。

    “逗你的...你来教育局找后勤股科员张文瀚,他带你提车。”副局长交代了两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杨树林觉得副局长对他这么好主要是看在老校长的面子。老校长致力乡村基础教育大半辈子,他本来打算让儿子大学毕业之后回来教书,没想到这家伙进了教育局。

    副局长这也是在表达自己对父亲的歉疚--虽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选择有错误,革命行业不分贵贱!

    有副局长安排,杨树林很顺利的提到了那辆破捷达。这是上一代公务用车,这辆车的上一代主任貌似是从教育局局长提上去的县高官。

    这辆破车虽然比较旧,但是车况还算可以。德意志原装进口的捷达质量相当可靠,尤其是上一代的公务车,那质量简直是行业标杆。

    简单的擦了一下灰之后,杨树林把钥匙插进了钥匙门。感受到熟悉的操纵杆,杨树林颇有一种回到驾校的感觉--他学科目二的时候的教练车就是老捷达,手感贼好。

    离合刹车踩到死...拧钥匙...松离合...挂挡...杨树林轻车熟路的把捷达开出风马蚤的走位,轻飘飘的绕过路障离开教育局大院。

    咱有车了!

    握紧方向盘的杨树林心潮澎湃,上大学的时候他也没少开车--同学的,室友的,亲爹的。但是那些或好、或坏、或便宜、或贵的车开起来的感觉都没这辆破捷达好--因为这是属于他的。

    在路上,杨树林很自觉地遵守着交通规则。为啥?他没带驾照!开电动车带个毛的驾照?万一丢了咋整?

    得亏县城的交警他认识一个遍,要不然他那破捷达很容易被堵。在一溜圆润的车型当中,四四方方的捷达显得相当硬核。

    至于为啥杨树林能认识县城大部分的交警,这就要和他的职业有关。在体制内部有一种很有意思的活动--相亲!没错!就是相亲!各单位的单身男女都要去相亲!虽然不强迫,但是如果你们学校一个去的人都没有那就是打主办方的脸。

    于是乎适龄青年杨树林不得不带着老校长的嘱托参加团建。参加了几次之后,整个县大部分体制内部的年轻人他都认识了--无论男女。

    县城本来不大,公务员事业编的人也不多,认识齐全很容易。多参加几回活动,多和人交流你也可以做到的。

    开着老捷达接上四朵金花,然后把买来的东西扔进后备箱。杨树林风风火火地回到了学校。把女老师们放下之后,他又搭顺风车回到了县城。

    他的暴躁的小龟王还在教育局大院停着呢!这玩意比破捷达金贵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