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六十三章 酒窖奇谈(一)
    杨树林收到轻功队首战告捷的消息之后也很开心,毕竟这是学校建校以来第一笔由学生创造的收益。虽然只有几万块钱,但是比开挂卖桃子要有意义得多。

    “继续努力!争取多扫回来几座奖杯!”这是杨树林给出的最高指示,当然他还省略了后半句:多挣点奖金回来。

    轻功队首发旗开得胜也证明了杨树林的指导方针的正确,也证明了如此薅羊毛的可行性。剥削学生家长的血汗钱是最低级的收费方式。杨树林就比较高级了--赚奖金,然后把钱打给家长。这样一来,看到实惠的家长将会无比拥护学校的任何决策。

    看看近些天的新闻?有师生关系恶劣的!家长大闹学校的!还有奇葩家长举报老师的!问题的根源出在哪?家长们给钱了!他们觉得劳资交钱送孩子上学你们就有义务给老子教好!教好是应该的,教不好就是你们的锅!

    但是在三才中学,家长们就不会产生这种想法--因为学校真的一毛钱不收你的,还免费教你家孩子知识和技能。如果把学校惹急眼,直接把你开除滚蛋你连冤都没处喊。

    要知道现在的三才中学是公立私立合一的,这些学生表面上是三才中心校的学生,但是他们享受的确实三才实验学校的优质教育。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学生们已经享受到优质的条件,你再把他赶回原来的状态,他们死的心都有了。

    人对于太过于简单得到的东西从来不加以珍稀。这也是公立学校的学生为什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原因--你们逼着我上学的!劳资不想上学!

    三才实验学校这一民营私立校的简历就是扭转这种情况的必要抓手。杨树林明确的告诉所有孩子,听话、上进的孩子我们欢迎,不听话的孩子趁早滚蛋!

    没错,义务教育阶段的公立学校是没有资格开除学生的。杨树林也没有资格让任何一个孩子离开学校不接受教育。这是法律赋予青少年人的权利。但是杨树林可以不赶他们走,但是实验中学的所有待遇全都免除--恢复回家走读制,禁止进入食堂吃加了药材的滋补午餐,上交学校统一下发的校服。

    最后杨树林会把他们打发到中心校仅存的几个老师--四朵金花的手里上课。四朵金花只能教数语外,为了让这些孩子有课可以上,杨树林又引进一批电教设备。这样一来这些孩子就可以看视频课了。

    没错!就是这么敷衍!

    如果用皇宫来形容此时的学校的话,在私立校接受教育的孩子就是正宫的妃嫔,被打发到中心校学习的学生就是被打入冷宫。

    当然,这只是一项制度。不过至今还没有孩子敢挑战学校底线,这也就导致了冷宫一直没有人光临。孩子也不是傻子,为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给自己找麻烦?

    学校的各项工作已经步入正轨,各职能部门各司其责,学生每天的生活井然有序。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都有自己的活干,只有杨树林这个校长每天无所事事。

    没得办法,他招来的领导班子太给力了!无论是德育、教学还是常务都被管理地井井有条。除了重大事项需要杨树林这个校长进行批示之外,根本就不用请动这尊大佛。

    老师们有事情直接找各职能校长就好,副校长们会把事情完美而妥帖的解决好,根本就不用麻烦杨树林。

    于是杨树林静极思动了,他扔下学校翘班跑了。反正学校有那么多副校长看家,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与其留在学校当一个镇宅吉祥物,还不如自己找点事干呢。

    溜达出学校,杨树林来到了朱富的酒厂。酒厂已经盛大开业,每天都有新酒酿成被拉倒各地售卖。因为没有名气,所以这些酒只能散卖做口碑。因为质量好,口感醇,喝了不上头,朱富的白酒已经统治了周围好几个县镇的农村大席。

    农村很喜欢摆酒--婚丧嫁娶、红白喜事啦,乔迁生娃、升学买车......只要碰上点事情就喜欢摆酒宴客。摆酒摆酒,没有酒怎么能叫摆酒?这个时候,谁家的酒好,百姓们就会选择谁家。

    朱富的原材料是能看得见的,各种粮食一车一车地被拉近厂里边酿造,然后一车一车的酒糟被推出来送到养猪场。那些可都是纯粮食啊!所以百姓们很认可朱富的酒。

    口碑好了,以后如果出包装板就会有人认这个牌子。朱富的思路是农村包围城市,先打好农村市场,然后一点一点地入侵各大连锁超市和酒店。

    朱富卖出去的是最低端的散白,他厂子里边的酒窖里边存着不少佳酿。这些佳酿是他以后统治市场的战略级武器,酒这东西越放越醇香,有年代的酒行家一喝就能明白。

    “富哥,酿酒呢?”杨树林笑呵呵地问道。

    朱富戴着大白口罩巡视着酒厂,酒厂里的员工都是他从十里八乡收服的泼皮无赖。他收服的方式相当客气--他先找到泼皮有礼貌地往冒烟了扁一顿,然后友善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跟我混。如果你还有力气挣扎的话朱富兄弟会送给你“往冒烟了扁”2.0版本,这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船新版本。

    通过和风细雨的交谈,泼皮无赖们成功化身朱富大哥的喽啰,干起事情那叫一个勤快。不勤快?挂在厂房上当风向标的兄弟会告诉你什么叫高处不胜寒。

    “杨校长?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朱富哈哈笑着道,笑面虎笑面虎,不笑不就成了面瘫虎了么。

    杨树林抬头看了看风向标兄弟:“西北风...”

    尴尬...

    朱富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你这么聊天会失去朋友的好吗?

    “不开玩笑了!”杨树林打了个哈哈:“咱们厂现在盈利了吗?”

    “总体来讲咱们现在走的时候薄利多销的路子,卖酒挣来的钱都买粮食和给员工开工资了。这一个月的收获只有这些新买的机器、新扩建的厂房以及地下酒窖里边的窖藏。”朱富总结道。

    杨树林眼睛一亮:“酒窖?能带我看看嘛?”

    朱富点头:“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过酒窖挺黑的,你没有幽闭空间恐惧症吧?”

    杨树林摇头,然后跟着朱富来到了酒厂地下的巨大地下空间。被挖空的地下空间摆了很多大酒坛子,酒坛子上边贴着塑料标签:某年某月某日窖藏。

    看着周围黑咕隆咚的环境,杨树林手一滑就摸在了墙壁上,系统提示音适时出现:“发现普通的酒窖*1,是否强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