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八十三章 试戏
    接下来的几天,杨树林和李婕妤连家门都没出,天天就在排练室里边对词。杨树林给李婕妤买的房子很大,一个人住格外空旷。所以李婕妤把一个客厅改成了健身房兼瑜伽室,房间四面贴上了镜子,还可以当做排练厅来用。

    一个好的演员必须要有良好的形体素质,哪怕你是个特型演员也要保持基本的身体健康。李婕妤在这一方面就很不错,没有不良嗜好,营养摄入均衡--甚至逼着杨树林戒了烟。

    这几天的饭都是杨树林做的,而且这货竟然还能一边做饭一边跟李婕妤对词。杨树林也记不得俩人把整个剧本演了多少遍了,反正剧本已经被他背得滚瓜烂熟了。他上公开课之前的教案也没这么背过啊!

    不过女朋友开心就好,他这也算是忙里偷闲抽出来的时间来陪她。异地恋能做到像杨树林这样已经难能可贵了。打败异地恋的并不是空间吗,而是心与心的距离逐渐遥远。只要心里有对方,无论什么都无法阻挡爱情的力量。

    李婕妤也不知道自己对杨树林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感:如果真要总结的话应该是仰慕和爱恋吧!一个同龄人以优雅的老师身份蛮横地闯进自己的世界敲开自己的心门,那种初恋一般的怦然心动是女生根本无法拒绝的。

    终于到了视镜的日子,杨树林陪着李婕妤来到了人艺实验剧场。这里是新人面试的地方,人艺很多大佬都静极思动来到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苗子。这些年艺术院校的人心也变得浮躁起来,优秀学子投身于话剧事业的也来越少了,毕竟话剧演员的收入实在是太少太少。

    作为面试者的家属,杨树林原则上是不能进去的,不过为了陪在李婕妤身边,杨树林给自己套了一个面试者的身份--我是来面试的,你总不能拦我了吧?

    李婕妤小声地对杨树林道:“你来干什么?这不是添乱吗?”

    “我这是给你无限被爱的力量,用尽一生一世把你供养。”杨树林一言不合就拽歌词,搞得李婕妤都没话接了。

    “算了,你爱参与就参与吧,反正你也没有希望。”李婕妤也看开了,自家先生就是个人来疯的性子,他一点都不怕人多的地方,这家伙是个天生的名师料子。

    杨树林和李婕妤一起坐在候场区看着一个个面试者的表演,他们在面试的时候是演员,在候场的时候则是观众,这也是评委组的小心机,台下人越多,舞台上的人越紧张,这也是为了营造紧张气氛。

    台下人对面试者的压力并不大,真正带来低气压的是坐在评委席的几个大佬,杨树林认识的有不少:童年噩梦·冯远铮,大宋提刑·何兵,天龙乔峰·胡君,不认识的也有几个,那些都是名声不显但是在业内却赫赫有名的存在。

    面试者们按照评委的要求试演着话剧当中的片段,有好有孬,有精彩有无聊。评委们在表演结束之后会很认真的给面试者们进行点评,指出他们在表演当中的问题,这也算是提携后辈,给没选上的同学一个安慰奖。这也是行业的传承。

    “31号!”评委叫道,李婕妤听到之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杨树林跟在她身后一起上了台,评委见到杨树林之后有点蒙。

    “谁是31号?”何兵微笑着问道。

    杨树林伸手一指:“她!”

    “那你上来干嘛?”气场很足的胡君问道,颇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不过杨树林会在乎那个?这逼是个人来疯啊!更何况他是个有基业的实权校长,手下几百号精兵强将,在LS县城也算一方大佬,这点气势还真就吓不到他。

    “胡老师是这样的,我是32号面试者--同时也是给31号搭戏的。一个人演独角戏多没意思,有个人演对手戏也算得上你来我往不是?”杨树林微笑着看向评委们,那云淡风轻的样子格外闪光。

    之所以云淡风轻是因为杨树林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面试啊!你们是影视行业大佬,这一点不假。但是哥们我是混教育圈玩实业的,你再牛逼你也不能封杀我啊!

    何兵看到杨树林这混不吝的样子感到很有意思,他和其他评委们低语了几句之后道:“行!那你就和31号搭一段吧!”

    “谢谢何老师!”杨树林鞠躬,人家给面子他不能不兜着,这是做人基本道理。杨树林从来不信网络小说里面那不卑不亢的一套--你见谁都牛逼哄哄不卑不亢,你咋这么能耐呢?社会没坑死你只能说你命大!

    “你们就演刮痧那段吧!不要台词,我们就像看形体和表情!”冯远铮坏笑道。

    杨树林眨巴眨巴眼睛,这帮家伙够坏的!不让说话很多情绪就不好爆发,这就更考验演员的功力--像ABC这种只会挤眉弄眼、大喊大叫以及抠图的估计上这种舞台会被喷死。

    不过这难不倒他,这几天他都快把人物研究透了--毕竟李婕妤那么拼,他不好意思蹲在一边看戏,所以只能陪着她研究剧本。不要小看一个语文老师的文字剖析能力,杨树立能从简简单单一句话中摸到人物的心理,由此推测出他应该有的表情和动作。

    而这就是一个顶级演员最需要的能力--吃剧本的能力!一个顶级演员应该是演什么像什么,演谁是谁,而不是演什么都像自己。就比如说某个语录教主,他演谁都是自己这么多年一点进步都没有。

    杨树林紧皱着眉头往地上一座,豆大的汗珠子这就沁出来了。李婕妤和他练了三天,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该干什么,她脸上流露出不忍的神色,然后要脱杨树林的衣服。杨树林则在地上瑟缩了一下,然后挣脱了李婕妤的手,活脱脱一个胆小的老实人模样。

    台下的几个评委看到这都乐了,这小子的表演确实有灵性,屁股往后一挪,脸上的紧张与渴望使人物的形象一下子就站起来了--不再是扁平化的脸谱式人物,而是有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性格,自己的喜怒哀乐的角色。

    至于李婕妤,她的表现在评委们看来就比较中规中矩了,没有太多缺点,但是也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说好听点就是中庸,说难听了就是没特色。

    刺啦...就在评委们准备喊停的时候,李婕妤爆发了。她伸手撕破了杨树林的衣服,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形象立刻丰满了。评委们很高兴能看到这姑娘的突破,这证明了这女孩在话剧舞台上是有潜力的--虽然没那个男孩大。

    何兵带着头鼓掌,评委们也都给出了自己的掌声。虽然这俩孩子被刁难了,但是他们的演绎是精彩的,精彩的演绎就应该获得掌声。

    “恭喜你们,都可以留下!”胡君一锤定音道。

    留下?杨树林愣了,他摸着后脑勺尴尬地道:“那个...可以不留吗?”

    众评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