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一百零一章 新校长(平和过渡版本2.0)
    (船新版本)

    感受到汤隆令人叹为观止的技艺之后,杨树林离开了学校。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他也该回单位报到了。

    教育局领导回到局里边立刻召集人手开了一次会议,议题就是专门讨论三才中心校与三才实验学校公私合营的模式是否违规。

    按照现有的教育规则,这种操作并不涉及违规,而且三才实验学杂费全免,材料费全免,连住宿费都全免,这种纯公益的行为你根本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唯一令人诟病的就是体育生那高额的违约金,但是人家已经列出账单,完全是合乎合同法的。

    三才中心校就像一块难啃的骨头一样梗在局领导的喉咙里--你的辖区里边有这么个不服从管理的刺头你也难受。

    “我建议追究杨树林同志的责任--作为校长私自承接外部工作。”一个股级干部建议道。

    有人附议:“虽然他没有收钱,但是这也涉嫌违规操作。我们可以暂时撤销杨树林的校长职务,重新选择三才中心校校长人选。”

    “我同意让张文强同志担任三才中心校校长!”

    “文强同志可以!”

    “文强同志是搞教育的老同志,是一线教育单位出身,有校长的工作经验!”

    张文强同志见同僚点将,也就当仁不让:“请各位放心,我一定能把三才中心校的风气带回来!”

    众人纷纷鼓掌,为老张加油鼓气。

    当会议结束,新的任命安排迅速被下发到各单位。三才中心校也在此列,收到消息的杜丽娟立刻通知杨树林。

    “校长!你被撤职了!”杜丽娟联络道。

    杨树林皱眉:“谁能撤我职?我是老板,我还能被员工炒了?”

    “不是!是你中心校的校长职务被撤了!公告里边说你私自任职民办教育机构,违反了相关规定予以撤职查办。”杜丽娟解释道。

    杨树林轻松地道:“撤就撤吧,反正一开始我就没想当这个校长。”

    “可是学生怎么办啊!”杜丽娟着急地问道,现在的学生的学籍都在三才中心学校,如果两校分离的话,三才实验学校将面临无生可教的尴尬局面。

    杨树林挠挠头:“对哦,这个只能随缘了。”

    杜丽娟一脸懵逼,校长是不是太随性了点?没有学生的学校还能叫学校吗?

    杜丽娟急,杨树林却一点不急。两校分离又如何?学生的眼睛可明亮着呢,由俭入奢易,他们锦衣玉食了小半年再回去吃糠咽菜肯定受不了。

    事情的发展似乎按照杨树林的预料继续往下走,当张文强走马上任以后第一时间来到了三才中心校,接待他的是杜丽娟女士。

    “杜副校长您好,我是张文强--三才中心校的新校长。”张文强跟杜丽娟打过交道,不过只是点头之交,连名字都不知道。之前三才中心校的很多常务校长会议都是这位女士去开的。

    杜丽娟微笑着和张校长握握手道:“您好,三才中心校的资料已经整理完毕,请过目。”

    张文强看到报表的时候脑袋里边咯噔一下--太穷了!整个学校账面上可用资金不超过五万元--这还是杨树林省吃俭用省出来的呢!

    “怎么会这么少?”张文强问道。

    杜丽娟介绍道:“三才中心校是公办直属中心校,财政一直由县里边统一拨款。这五万块钱是老校长离任前留给杨校长的。杨校长到任之后,县里边除了老师工资之外一分钱也没给...”

    说人家不给钱也是冤枉,主要是杨树林也没去要。按照正规财务流程,学校的正常花销是可以上报财政报销的。不过杨树林怕麻烦,就都自己掏腰包解决了。于是乎学校账面的钱就那些。

    杨树林也不怕查账,老校长留下的十万块钱每一分钱的流向都一清二楚:考试费,办公耗材费等等,账目清晰明了,只要有点基础都能看出来没毛病。

    最让张文强头疼的就是学校固定资产一栏:除了桌椅板凳之外,学校连一砖一瓦都没有!大院是村委会的财产!教室也是村委会财产!唯独几台空调算是学校自己的,那还是杨树林化缘化来的。

    穷!特穷!穷到怀疑人生!

    这种条件别说办学了,就是维持也难啊!如果村委会因为换了校长不再借院子怎么办?如果学生因为没老师辍学在家怎么办?这些问题都是压在张文强头上的大山,解决不了都会出大问题。

    教育问题这可不是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儿,这可是关乎民生的大计!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稳住杨树林,学生不能停课!教育更不能影响!

    “我想和杨校长谈谈行吗?”张文强苦笑道。

    杜丽娟摊手:“杨校长不在学校,他去帝都进修去了。”

    “能联系上吗?”张文强问道。

    “我试试吧!”杜丽娟用通讯软件接通杨树林,很顺利,杨树林的头像出现在张文强面前。

    “杨校长您好!”张文强客气地打招呼。

    杨树林哼哼:“不太好...”

    虽然他不在乎校长的虚名,但是被人撸掉的感觉确实相当委屈。所以他的话语里边带着三分火气实属正常,毕竟是年轻人。

    “杨校长受委屈了...不过作为一名教育人,我恳求您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张文强姿态放得很低,四十来岁的人能这么说话也挺不易的。

    杨树林脸色好看了不少,至少这不是一个分不清大小王的二货。

    “您放心,无论咱们之间有什么分歧,学生的教育是不会受到影响的。当然,这只是我单方面的保证,毕竟学生的学籍还在贵校。”杨树林也露出一副大家好好谈的表情。

    张文强见事情有回环的余地也松了一口气,他就怕杨树林一言不合直接掀桌子,那样一来三才准得大乱。别怀疑这句话,杨树林真有这个能力--他下令停课之后,四百孩子全部回家,家长们就得炸毛。

    “学籍问题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孩子!”张文强身上很有老一代教育工作者的情怀,一句话直指核心。

    杨树林也稍稍认可了这个人--虽然上头撤了他的职,这事儿真挺窝火,但是老张这个人确实不错。能把学生放在第一位的人肯定不是坏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