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比武
    杨树林给李云办的技校肯定要和主校区分开,毕竟学生和学生离得太近很容易出矛盾。他倒是不怕三才实验学校的学生吃亏,但是一旦出现打架事件社会影响不好啊!

    反正杨树林手里的空地很多,三才的荒地更多,随便包一块场地都能把摊子搭起来。技校这玩意不在于你的楼有多好看,而是在于导师的技艺有多精湛。

    豆兵们在酒窖里边勤学苦练挖掘机等工程车的技术,那一个个都是合格的老司机。现在你让他们去考挖掘机驾照都跟玩似的,他们能把挖掘机开到坦克的速度然后漂移过弯,端的是无比嚣张。

    杨树林办一个技校的目的是解决豆兵闲得无聊的问题,但是这个技校还为李云的建筑集团增添有生力量。一家建筑公司想要发展,员工数量是重要环节,一个合格、技术过硬的挖掘机驾驶员在哪都是受欢迎的--毕竟华夏的工程简直多到数不清。

    总而言之,技校是一定要搞而且要好好搞的。反正只要有生源来报名就不会亏!工程机械是自己的,教员是自己的,工程师自己的,杨树林就不信培养不出来好的工程机械驾驶员!

    技校学员还有十几天才能到位,毕竟他们来自于天南地北,收拾行李坐火车也得几天才能到不是?

    把技校报名和学生接待工作转交给校务办公室的朱干事之后,杨树林便不再过问技校招生的事情,二百人的招生名额虽然不多,但是也相当不少。不过技校的学生好糊弄,就让他们和豆兵同吃同住就好了--说好的师徒一对一教学,衣食住行都要在一块!

    不过在开校之前,杨树林得和当地的户籍管理部门打招呼--小二百号外来人员对当地的治安来说是个挺大的挑战。杨树林需要严格约束学员们的行为。

    这两天学生们为了三才风云榜闹得是不可开交,在各项比赛开始之前,学生们已经进入了明争暗斗当中。学校空地的临时擂台已经人满为患,体育生和体育生,体育生和文化生,文化生和文化生之间的对决络绎不绝。这可累坏了作为裁判的几个老师,毕竟拳脚无言,没有一个高手坐镇万一打出真火怎么办?

    “初二体育班--李春雨,请赐教!”

    “初三文化三班--郑子恒,请赐教!”

    两人在相互抱拳行礼之后,风一般地交战在一块。台下观战的学生无不认真注视着台上的两人一举一动。更有甚者直接坐庄开盘: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初二干初三,精彩要翻天!压李春雨一赔一,压郑子恒一赔一点五!”

    “李春雨一张饭票!”一个初二的学生甩下一张印刷精良的卡片道,这是三才实验中学最新印发的饭票,它可以在学校里边作为一般等价物进行交换。饭票图案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稻穗,象征着粒粒皆辛苦。饭票不仅可以用来吃饭,也可以用来换取滋补药材、换取老师单独辅导。在三才实验中学,老师们上课教授的知识是分内工作,但是你想要单独辅导就要付出饭票的代价。尤其是梁山好汉们的单独辅导价格,更是昂贵的要死。

    “郑子恒三张饭票!”

    “郑子恒......”

    “李春雨......”

    杨树林好奇地路过擂台向上看了一眼,发现俩孩子的身手竟然都不错--反正他上去肯定会被扔下来。无论是格斗章法还是速度力量都可圈可点,脚下的进攻和撤退的步伐也颇有技巧,一看就是苦练过的。

    “校长好!”

    “校长!”

    “校长中午好!”

    “校长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武功盖世天下无敌!”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校长树林,东方不败!”

    杨树林满头黑线。这都什么话?搞得他跟社团头目似的!他可是个顶天立地的教育工作者!他抱着胳膊继续观战,台上的俩孩子陷入了僵持,进入了意志的对决--你给我一拳,我踹你一脚,基本上都是以伤换伤的节奏。

    作为裁判的林冲看到如此情景便进行宣判:“本场比赛......”

    李春雨吼道:“林主任!我一定会赢!”

    “该说这句话的是我!”郑子恒咬着牙抹了一下脸上的血,李春雨那孙子下手是真的黑,专挑脸打。不知道江湖规矩是打人不打脸吗?

    “哼!我还有必杀技没用出来呢!”李春雨腰马合一,躬身蓄力准备爆发。

    郑子恒如临大敌,但是也并不示弱,脚下踩着玄奥的步伐在李春雨周围游走。

    “吃我一击!裂山拳!”李春雨脚下发力,抡起拳头砸向郑子恒,郑子恒侧身弯腰闪躲,只要抓住李春雨拳劲消失的一刹那进行反击,他就能干掉李春雨获得胜利。

    就在郑子恒侧身重心不稳的时候,李春雨收起佯攻的拳头,甩开大脚对着郑子恒身体中前偏下的某特殊器官(阿姆斯特朗空气回旋加速阿姆斯特朗炮)进行奋力一攻。

    台下观众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出现了!

    传说中的招数!

    断子绝孙脚!

    郑子恒无奈之下只能收起反攻的念头,脚下用力纵身一跃躲开那势大力沉的一脚,退到擂台边缘寻找机会进行反击。

    “你...惹怒了我...”郑子恒揉揉发酸的脚腕,刚刚的起跳太过紧急,导致了他的脚腕被扭伤。

    李春雨很遗憾地摇了摇头:“算你反应快!”

    “是你逼我的!”郑子恒仿佛推开了一道禁忌之门,准备施展什么了不得的招式。他脸色沉静如水,身体自然放松就像一个不会武术的平凡之人。

    郑子恒越是放松李春雨就越是紧张,他也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边卖得什么药,未知的是最可怕的。就像他的断子绝孙脚一样,没暴露就是杀手锏,暴露了就是平常招式。

    所有人都认真地盯着郑子恒,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惊人的大招--难道他能蹲在旮旯憋出来一个龟派气功?

    杨树林也很好奇,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学生们学的武功路数同出一源,想要推陈出新、独树一帜就得自己创新。走别人的路并不是真正的强者,能开拓出自己的路才是真大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