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扫偷行动
    送走了学生,开完了大会,留在帝都无所事事的杨树林又溜回了三才。只有回到三才之后杨树林才有一种广阔天地大有可为的感觉。

    这里是他的天地,这里是他的王国,他杨树林是这片苞米地的王!

    他一进学校就看见鼻青脸肿的厨房后勤蹲坐在门口抽烟,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了愁苦和愤懑。

    “老刘,这么个情况?你这是撞电线杆子了?”杨树林停下电瓶车问道。

    老校长从门房里边把脑袋伸出来道:“小刘在买菜的时候被县城里边的混混给打了,那帮混混下手可黑了,专往脸上打。”

    “什么?连我三才的人都敢打?哪伙混混这么猖狂?”杨树林跳脚,老刘是一个勤劳肯干的汉子,学校食堂的采买工作都是他去做的,学校每天需要的粮食、蔬菜、肉蛋并不少,他兜里边也有点钱,估计他总去买菜,而且采购量比较大才被混混盯上。

    “混混为什么打人呢?”杨树林问道。

    “有个小偷要偷我钱却被我给发现了,我要把小偷送去派出所,在路上我就被一群混混给打了--菜钱也被他们抢走了。校长俺对不起你!你...你开除俺吧!”朴实的老刘满脸抱歉,为自己搞丢了几千块钱而悔恨。

    杨树林嘿然:“我开除你干嘛?不就是小几千儿的钱吗?本校长大家大业的差你这点?不过这事儿不能这么过去!县城这帮三只手捞得有点过分,连我们三才实验学校的人都敢动手--偷不到竟然还敢抢...”

    安慰好老刘之后,杨树林通知蔷薇召集体育班轻功队的孩子到校长室集合,他有重要任务要交给他们去办。

    轻功队的孩子腿儿特快,一个个跟蚂蚱似的从训练场蹦到校长室--最可气的是这几个孙子哪个都不走门,全都顺着窗户钻进来。

    不过杨树林也不管这些了,他们是凭本事进来的,也没必要去追究。谁有能耐从一楼旱地拔葱加助跑就能蹿上二楼走窗户,杨树林绝不阻拦--要知道玄武楼的楼层相当高。别的楼房二楼顶了天四米高,玄武楼的二楼足足有六米半。

    “交代你们一个重要任务。”杨树林在桌子后头正襟危坐,嘻嘻哈哈的轻功班孩子也迅速整理表情,严肃起来。

    “请指示!”轻功班的孩子异口同声地道。

    “我知道你们私下里边和时迁老师学了不少三只手的功夫,我很欣慰你们没冲周围同学下手。现在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我需要你们去县城找到一伙扒手。他们人数不少,即使你们练过武也需要注意安全。他们的照片我会发给你们,如果连按图索骥都找不到的话,你们就准备去林冲主任那里回炉吧!”杨树林道。

    学生们如临大敌,一个个立正宣誓:“保证完成任务!”

    “找到他们,拍下他们的犯罪证据!”杨树林指示道,作为一个现代人,他没有替天行道的权力。他只能找到那些人的犯罪证据然后把他们绳之以法。

    不过法律对他们的判决不太严重,小偷小摸的一般教育一下就放出来。除非数额巨大或特别巨大才能处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杨树林灵机一动,他找到蒋敬道:“去银行开一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谁都能取出来的那种。”

    蒋敬一脑袋问题:“要那个干吗?你电视剧看多了?想找个地方签支票?”

    “干嘛你就甭问了,我有用!”杨树林也没多解释,蒋敬只能听他指挥去银行开了一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杨树林把现金支票塞进一个钱包的夹层里边递给轻功班的学生--你们就用这个钓鱼执法,只要它被偷走了,抓到就是个数额特别巨大!

    孩子们多坏啊!他们对杨树林的指示心领神会,一溜烟地跑着去了县城。这可是奉旨放假,这种机会可不常见!

    三才到县城也就十几二十公里,孩子们跑着就能到--想学轻功就得行万里路,光蹦坑是练不出来轻功高手的。

    一到了县城,孩子们的第一站就是火车站,这里人流密集,扒手广布。他们四下散开,蹲在候车室里边吃泡面。虽然他们看起来很放松,但是他们的精神却高度集中。

    作为鱼饵的孩子大大咧咧地坐在位置上玩手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机里边,对兜里边的钱包一点都不在意。他为了更加真实,直接开了一盘王者农药,选了一个鲁班七号就开始了坑人之旅。他一边玩一边对着话筒骂骂咧咧猛喷队友坑,一个大大咧咧的形象油然而出,天然而不做作。

    硕大的钱包在三只手的眼睛当中就是个大号的目标,隐藏在人群当中的扒手对视了一眼之后开始分工合作接近那个“鱼饵”。

    扒手装作不经意从他后边经过,在经过的一瞬间伸手掏出了半露在外的钱包。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被装在椅子上的微型摄像机给录下来了。

    钱包里边有内置的定位装置,孩子们可以用APP随时查看钱包的动向。那个当鱼饵的孩子顺势关掉游戏大叫钱包被偷了,他迅速在同伴的目光当中锁定那个小偷。鱼饵一把抓住那个小偷就不撒手了:“你...你偷我钱包!”

    那小偷一脸无辜地道:“小同学,你认错人了,我没偷你钱包!”

    “我钱包不见了!”鱼饵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不依不饶:“就是你偷的!”

    其实现在钱包已经不在第一个小偷身上,他已经把钱包转移给了同伙,而转移的过程也被其他孩子拍下来了。孩子们巴不得钱包多过几个人的手呢,这样一来就能拔起萝卜带出更多的泥巴!

    在候车室巡逻的铁警迅速前来,他对小偷道:“请问是怎么回事?”

    鱼饵抢着道:“我钱包丢了!就是他偷的!刚刚只有他经过我旁边!”

    “先生...请配合搜身好吗?”铁警对小偷敬了个礼问道。

    小偷无所谓的道:“你搜吧...不过小同学,如果你搜不到的话得向我道歉。”

    看着他大义凛然而宽宏大量的样子,别人都觉得他是无辜的。铁警搜了半天也没找到钱包在哪,只能无奈地对鱼饵道:“小同学,你是不是搞错了?钱包不在这个先生的手里。”

    鱼饵冷冷一笑,对着周围喊道:“动手!”

    轻功班的孩子迅速集合,对着小偷的几个同伙打了一套漂亮的太祖长拳。别看这几个半大孩子才十五、六岁,但是他们的身体相当结实。药膳吃着,武术学着,战斗力约等于搏击高手。

    放翻了几个人之后,鱼饵照着小偷的肚子就是一脚:“真当你很无辜?我全都拍下来了!”

    小偷脸色大变,忍着疼就要往外跑。不过轻功班的孩子的腿儿特别快,没等他跑出几步就被鱼饵的扫堂腿给放倒了。

    铁警脸色立刻紧张起来,连忙呼叫支援,驻站警察迅速集结将几名被学生扣住的人围住--他们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小偷,所以他们要把所有人都带会所里边审问。

    连小偷带轻功班的孩子总共二十个人全被铁警带走进了派出所,一个没有暴露的小偷连忙联系人准备解救。这可是好几个精英弟兄啊,要是折里边的话绝对损兵折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