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太公钓鱼
    有照片和视频做证据,几个小偷的犯罪行为暴露无遗。不过铁警还是对孩子们进行了批评教育--这种行为很危险,犯罪分子可能会狗急跳墙对他们造成人身伤害。

    “做好笔录你们就回去吧,给你们监护人打个电话接你们回家,你们好像都没成年吧?”

    轻功队队长--张豆豆连忙问道:“警察叔叔,请问这几个小偷怎么判呀?是不是得关个三年五载?”

    铁警好笑道:“最多治安管理十五天,然后批评教育处罚金之后就放出来了。”

    “警察叔叔,他们的作案金额特别大!我们的钱包里边有一百万!”张豆豆认真地道。

    铁警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一百万?小孩你别闹!你知道一百万长什么样吗?一百万现金得用手提箱装!”

    张豆豆从钱包里边翻出杨树林给他的那张无条件兑换的现金支票道:“诺...就是它!中行现金支票,随取随兑一百万!如果这么看的话,他们的作案金额特别巨大,按照有关法规来判决的话,他们得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以上。”

    铁警冷汗都下来了--这帮孩子也太下血本了,钱包里边真的装着一百万现金支票,这可不是天地银行发行的啊。

    不过张豆豆的话真心没错,如果报案人强烈追究的话,这几个家伙肯定要进去,而且十年打底!他们的行为跟开着劳斯莱斯碰瓷没啥区别,小偷撞上就是头破血流。

    “警察叔叔,直接给他们走诉讼程序吧!我们校长会给我们派律师的,要么他们赔偿二百万治安罚金,要么进去蹲十年号子。”张豆豆憨厚地笑着,不过那笑容在小偷的眼里却冷进了骨髓。

    狠!太狠了!这是何方大佬要整顿治安?他们三只手得罪谁了?要知道他们的招子是最明亮的,绝对不会对大佬下手,平时就欺负一下小老百姓改善一下生活。

    铁警能说什么?人赃并获,有理有据!这些东西上法庭上都是铁证,就算小偷们找来最好的律师也翻不了案--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们的犯罪行为已经板上钉钉,棺材板已经钉死,就差埋了。

    杨树林这是铁了心的要把LS县的三只手干掉,敢在菜市场打人,他们背后肯定有组织有派系。杨树林就要以这种暴力的方式撕开局面,他稳坐高台等着人联系他。

    铁警一看这帮孩子是铁了心的要把小偷送进去,只能无奈何地把小偷转交给地方公安。在做好笔录之后,孩子们结伴往外走,十来个人也算不少。但是他们没走多远就被一帮人给堵住了。

    堵住他们的人少说二十来个。一个个都人高马大,膀大腰圆,这个纹条带鱼,那个雕个皮皮虾,就差在脸上刺字写上我是坏人了。

    “小贼!你们竟然敢坏我们的好事!今天非要好好教育教育你们,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活的厚重。”领头的壮汉把手指捏得咔吧咔吧地,十分吓人。

    张豆豆嗤笑:“你们这帮歪瓜裂枣还敢嘚瑟嗨?正好活动活动筋骨!咱们学校那帮牲口不好打,还是这些样子货过瘾。”

    其他孩子也笑着冲了上去,跟着鼓上蚤时迁学了轻功之后,这些孩子的脚步十分飘忽。他们身手比不上专修拳法的那些战斗狂人,但是脚下的步法却能独步三才。尤其是张豆豆,他的运动轨迹十分反物理,你明明他要往左边拐,他却偏偏能奔向右边。

    他十分中二地给自己的步伐命名为“蓝蝶华云游身步”,在学校的篮球场上的运球领域当中独领风骚。小步伐一飘起来,整个三才没几个人能抓住他--太滑溜了!

    用时迁的话说,张豆豆是轻功队中最有天赋的孩子,要说轻功队中能突破极限的人非他莫属。

    一只只小跳蚤十分滑溜,他们游走在二十多个壮汉之中,踹一下这个的屁股,敲一下那个的后脑勺。别看他们只有十来岁,但是把他们当做孩子来看的话肯定会吃亏。他们下手的力道不比杨树林轻,一拳砸下去少说百十来斤的力气。

    没多久,二十来个壮汉就被十几个轻功队的孩子放倒了。而且一个个倒下的姿势极其不雅--有捂着后脑勺的,有捂裆的,有护菊的。这帮孩子仗着身法好,专奔着下三路招呼,能踢裆绝不踹屁股。

    在夕阳的暮色当中,几个孩子踏上了回学校的旅程。依旧是二十公里奔袭热身,回到学校还能赶上食堂有饭。

    杨树林看到轻功队的孩子蹦回来之后问道:“今天战果如何?”

    “逮进去五个,在路上放倒二十多个。”张豆豆轻笑着汇报,仿佛这几个渣渣不值一提一般。

    杨树林从兜里翻出十五张饭票递给张豆豆:“每人一张,辛苦了!”

    张豆豆咧嘴大笑,弯腰鞠躬:“谢谢校长!”

    饭票啊!硬通货啊!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之财!多攒几张饭票就能去桃林修炼一次了!

    没错!黑心老板杨树林把桃林变成了收费修炼区,想去桃林先交饭票,一张饭票一小时,公平合理,童叟无欺。不去?随便!别人去了比你厉害之后就能抢你饭票了!到时候你丢掉的东西更多!

    打发走轻功队的孩子之后,杨树林给LS警察部门的大佬直接致电:“姜哥,今天你们那送几个小偷,千万帮我扣住。如果有人往外捞人让他来找我。”

    姜局呵呵一笑:“那帮人怎么惹到你了?”

    “今儿我们学校采买的后勤人员在县里边被人揍了...我先拾掇一伙毛贼试试水,看看到底是哪伙不开眼的家伙惹到我头上。”杨树林恨恨地道。

    姜局答应:“行,有人作保的话我就让他找你...你这脾气也是大,有什么事儿不能坐下商量吗?”

    “这也就是在县城,如果这事儿在三才发生了,您信不信犯事的孙子都跑不出镇子?”杨树林嘿然。

    “我得提醒你,办事情注意尺度啊!做什么事情不要过线...”姜局提醒道。

    “谢谢您,姜哥...等仙桃上市我再往你们局送一批,警民一家亲嘛!”杨树林笑着挂掉电话,然后坐在办公室等消息。LS县不大,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很快就能传播出去。他相信,被送进去的那几个小偷后边的人肯定会站出来联系他。

    毕竟这案子杨树林不让孩子松口,这几个人就得赔到倾家荡产--双倍处罚金就是二百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