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大佬有请
    输了!

    止步四强!

    这个结果杨树林相当满意,但是孩子们却表示无比的失落,他们的目光落在冠军奖杯上,其他所有成绩都不是他们心之所向。

    杨树林微笑:“此非战之罪,你们才练武多长时间?既然不满意,那回去就继续练!明年咱们再来,让那些门派世家在我们的脚底瑟瑟发抖!”

    听校长这么说,孩子们的心里倒是好受了一些。第一谁都想当,但是第一却只有一个。这次止步于第四确实是因为实力,如果他们能继续提升,来年的结果还未可知。他们才十五、六岁,至少还有两次机会卷土重来。

    杨树林带着学生、安道全和林冲回到了他在帝都的房子,几百平米的大平层足够安顿好他们。他带着一溜人马去超市买菜,学生们想吃什么杨树林就买什么、做什么。他今天要亲自下厨犒赏三军。

    当孩子们听到杨树林要下厨的时候吓得脸都绿了,他们可是吃过杨树林主灶时候的饭菜--那叫一个要命啊!所以所有人都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去买的菜,而且大家不约而同地相当克制,并没有买太多的菜。

    这帮孩子啥想法杨树林心里一清二楚,但是杨树林一点解释都没有。有的时候事实胜于雄辩,当他把一桌子菜端出来的时候,一切旧印象当不攻自破。

    杨树林身后的十几号人都是优质壮劳力,他正经没少买东西,反正家里足够大,两台对开门冰箱相当能装。

    回到家之后,学生们跟着杨树林鱼贯而入。低调里带着奢华的大平层让十五个孩子张大了嘴巴充满了羡慕。能在帝都有这么大套房子绝对需要巨款。

    “冰箱里有饮料,自己拿去!安神医,想喝茶自己烧水啊!”杨树林麻利地进厨房开始点火做菜。

    杨树林家的厨房是经过改造的,普通厨房里边有俩煤气灶就相当牛批了,杨树林整了一排八灶,除了八个煤气灶之外,他还有四个电磁炉备用,只要他忙的过来,一起做十个菜都可以。在大师级厨艺的加持下,他一个人能顶得上一个厨师团队。

    煎炒烹炸焖,鸡鸭鱼肉香。杨树林运刀如飞,嘁哩喀喳地就把食材处理地相当匀称而美观。刀工对美食的影响非常大,食材的粗细不均会导致过火的时候火候不匀,有的炒老了,有的没炒熟。

    杨树林哪能犯这种错误呢?他的厨艺在整个华夏都是盖了帽的挂壁,技能这东西是不讲道理的。

    不到一个小时,杨树林端着托盘把将近二十道精致华美的菜端上了桌,他又开了两瓶朱富酒厂里边产出来的几十年老窖。林冲和安道全都是好酒之人,有美食没有酒怎么能行?

    开饭之前,杨树林让安道全给每个学生发一个药丸子先顶顶饿,要不然这二十来道菜还不够一个人吃的呢!这帮孩子个个都是大胃王,杨树林做饭是给众人尝味儿的,绝对不管饱!

    孩子们吃下顶饿药丸之后心里踏实很多,自己不饿就不会想吃校长的菜了,万幸万幸。

    杨树林见没人吃,他自己先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美滋滋地嚼。其他孩子见杨树林下筷子之后竟然没把菜吐出来相当诧异,他们也作死一般试了试口感。

    这?

    马萨卡?

    怎么可能?

    竟然如此美味?

    菜品入口,唇齿留香。这是怎样一种幸福感?此时应该有电流!此时应该播放长城!此时应该有老头炸衣服!此时身后应该有字幕闪过--美味!

    从小就在小镇子里边的孩子哪吃过如此美味的东西?一个个小家伙吃得热泪盈眶,而且就算肚子是胀饱的,但是手却控制不住自己。

    “太好吃了!”

    “比食堂还好吃!”

    “这是妈妈妈的味道!”

    “我呸!你妈妈能做出来这个味道?”

    “为什么我会流泪?洋葱!这道菜放了洋葱!”

    “如果以后再也吃不到这样的美食该怎么办?我不甘心!”

    “校长!再爱我们一次吧!我们还想吃!”

    杨树林端着小酒杯一边抿酒一边笑而不语。还想吃?吃屁吧!不把头上那三个门派的同龄人打趴下还想再吃到本校长的美食?做梦吧!

    这一顿饭吃得是狼奔豕突,嘁哩喀喳,十五个孩子除了李大国比较虚弱没吃多少之外,其他人恨不得把桌子吃了!

    饭后杨树林把他们送回酒店,接下来他们可以在帝都逛逛,也可以直接飞回三才继续上课。不过他们得做好改革的心理准备,现在三才上下焕然一新,他们回到学校总归要熟悉熟悉环境。

    又去看望了一番李婕妤,这姑娘现在已经成了系里边的小名人。而且她的作品已经被提名为大学生电影节微电影环节的最佳影片。如果不是《地球保卫战》是微电影,李婕妤甚至可能被评为影后--虽然是大学生影后,但是关注度还是有的。

    春风得意马蹄急,李婕妤现在走路都带风。不过江湖中也流传着她被大佬保养的传言,对此李婕妤点头承认--他家的大佬就是他男朋友、未婚夫,见过家长、双方承认的那种。这种洒脱的态度让谣言不攻自破,反正李婕妤已经成了人艺的先锋剧团的签约演员,连工作都不愁了。

    告别了李婕妤,杨树林很洒脱地离开了帝都。帝都虽好,但却不是他的根据地,正当他骑上心爱的小电摩托准备返程的时候,俩穿黑西装的男人拦住了他。

    黑西装是一种非常考验气质的衣服,有些人穿上像卖保险的,有些人穿上像银行柜员,有些人穿上像乡村企业家--而这俩人穿上则有一种:我很牛批的感觉。

    “两位同志有何贵干?”杨树林问道。

    “我们领导想找您谈话。”左西装男开腔道。

    杨树林点头:“领路吧!”

    俩西装男上了车,一辆平平无奇的黑色大众给杨树林开路,带着他来到了一栋楼前。楼前有警卫站岗,看来这不是一般地方,找他约谈的大佬也不是一般身份。

    为什么呢?杨树林陷入深深的思考--要不要把亲哥搬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