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中考
    大佬给的条件可以说相当优渥,杨树林再叽叽歪歪会惹人生烦。本来他的学校也没多少盈利,再来一百号人也吃不穷他。现在学校虽然是赔本运营的,但是每年桃子的收入、酒厂的收入足够维持学校的运营,而且还绰绰有余。

    学校运营的花销无非是硬件开支与软件开支,加在一块顶格花也就是每个月花掉一千万上下浮动。一千万多吗?挺多的!但是朱富的酒厂一个月盈利就足够学校折腾一年的!

    这还是朱富一直控制着好酒外流的速度的缘故,要不然他们的营业额翻几倍都不好说!高端老酒市场非常缺货,朱富的百年老酒一经推出让无数富豪趋之若鹜。这种来自岁月的沧桑感是任何材质无法代替的。

    所以杨树林也不介意多养一百号人,正好他也不用愁下半年的招生事宜了。有一百号学生兜底,初一年组不至于没人而停摆。

    痛快地答应了大佬的请求,大佬对杨树林的感官又好了许多--一百个学生可就是一千万学费啊!杨树林能说免就免,可见他并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三才镇交给他运营应该错不了。

    告别大佬之后,杨树林给他哥去了个电话。杨树丛一接电话直接告诉了他想知道的:“这是一个真大佬......”

    “有多大?”杨树林问道。

    “兵部的那所特战学校就是他建议筹建的...”杨树丛告知道。

    “兵部大佬?牛皮牛皮...”杨树林冷汗直冒,他怎么又和兵部联系上了?

    “大佬为什么要往我这送学生呢?”杨树林问道。

    “他可能把你那当学前班了...”杨树丛想想之后猜测道:“你们的学生经过一年训练便有了如今的实力,如果他的特战学校直接从你们那接毕业生的话,会省掉很多先期的培训。”

    “这么说我这学校以后就牛批了?”杨树林问道。

    “反正一般的教育部门是管不到你了,不过兵部可能会派出联络员对这些学生进行一定的教育。”杨树丛继续猜测道,他不是计划参与者,他也不知道三才实验中学在兵部的计划当中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

    杨树林哑然:“那个...兵部派来的人不会鸠占鹊巢吧?”

    “不好说,能当特派员的都是志得意满之辈,鸠占鹊巢虽然不太可能,但是可能会产生些许摩擦。”杨树丛提前打好预防针,和兵部牵连太多终有不便。

    “如果我要是把特派员揍了不会惹麻烦吧?”杨树林问道。

    “没麻烦,看不顺眼就揍。你还能在你的地盘被外人欺负了?”杨树丛怂恿道,话语里总能听出不怀好意与幸灾乐祸。

    杨树林发现这次过年之后杨树丛的性子发生了些许的改变--他不像以前那么没人味儿了。估计是杨树林知道杨树丛和电子宠物谈恋爱的秘密之后,杨树丛破罐子破摔了。毕竟是一个亲娘生出来、养大的,不可能一个是高冷,一个是逗比。杨树丛这家伙也是个外冷内热的傲娇男--要不然怎么能做出来用卫星看弟弟这种坑事儿来?

    “如果兵部真的欺人太甚的话,你找我解决。我在兵部还有几分薄面的...”杨树丛总结道。

    “没事儿没事儿,和气生财...”杨树林头一次发现自家老哥的头这么铁,一言不合刚兵部?话说他到底是干啥的?一个小破科学家头这么硬吗?

    挂断电话之后杨树林算是明白大佬为啥往自己那塞烈士子女和将门子弟了,这些小家伙以后都是要参军的,在三才实验练个好身手以后上战场也有几分保命的把握。别的不敢说,三才实验出来的学生上战场,需要撤退的时候绝对是最快的!

    现在轻功班每天的课业是抓兔子,什么武器也不拿就是干追。追到的吃烤兔子,追不到的请吃草!现在至少有一半轻工学员能空手逮兔子了,预计再过不久,山上的兔子就再也跑不过人了,真是个悲哀的故事。

    杨树林骑着小龟王回到了学校,算算日子马上就要中考了。第一届毕业生的成色如何马上就要经过考场的检验了,至于结果如何,杨树林也很好奇。

    虽然这一百个学生只赶上三才实验中学一年的教育,但是这一年的进步绝对不小。尤其是最后总复习阶段,在孔子图腾的庇佑下,他们的思维能力、理解能力和记忆里有了显着的提升。只要不是太懒,这些学生都能考个不错的成绩。如果足够努力,考上名校高中也不是梦。

    平台杨树林已经给学生们搭好了,至于他们能飞多高就要看自己了。杨树林只是他们的老师、校长,他可没义务把所有人都送上名校。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阎王救不了该死的鬼,你不够勤奋刻苦就别说考不过别人!

    三才实验因为是私立中学,所以教学楼再豪华、监控设备再完善也不会被设立为考点。所以学生们去考场都要乘坐校车大巴来回。他们的考场在县里边,来回需要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杨树林没敢让他们看书--坐车看书?不把你脑袋晃成浆糊!

    杨树林蹲在考场围墙外头搭好的棚子里,棚子里边有很多家长也面露焦急地等待着考试的结束。有些家长很轻松地在和周围人吹嘘自家孩子如何优秀,有些家长则忧心忡忡心事重重。杨树林这个年纪的人蹲在这里显得很不合群,因为他一看就不是家长。

    他把俩豆兵司机叫下来找个桌开始斗地主,豆兵们都是老油条,玩起扑克相当熟练--洗牌洗的眼花缭乱,杨树林都自叹弗如。玩了一个半小时,杨树林兜里边的现今都输成了豆兵的手里烟,这俩比牌技相当高超,根本不是杨树林这种半外行能比的。

    “你们在梁山也打扑克?”杨树林问道。

    “我们哪有扑克啊!不过确实很多时候都在玩就是了。扑克还是简单的呢,我们那时候很多种玩法都相当复杂,需要的计算更多。”一个豆兵道。

    杨树林:......

    他召唤出来的都是什么妖孽?说好的普通白丁模板呢?说好的酱油众呢?打扑克都玩不过酱油?丢脸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