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就决定是你了!实习生!
    在音乐的感召之下,杨树林化来了学校基础设施改造的第一比捐赠。说实在话,在坑那个老板的时候杨树林也挺于心不忍的,但是上级这坑爹的规定就是这么要求的,杨树林不能在临时就任的学校里边花一分钱用于建设。

    多么苛刻?多么折磨?杨树林分分钟想扎个纸人送给提出这种考题的大佬以示慰问!

    这种缺德的事情干一次两次也就够了,要不然他杨树林的名声在当地就臭大街了。人可以没皮没脸,但是声名狼藉了以后就不好混了。

    老板给杨树林的保证是在暑假的时候一定把四套一体机投影系统安装完毕,顺便附赠全校老师没人一台办公电脑。这些电脑也不是什么名牌,都是店老板以收垃圾的价格回收的二手电脑取零件自己拼出来的。性能什么的当然不怎么样,你用来玩大型游戏肯定蓝屏没商量,但是如果你用来办公的话还是相当流畅的。

    杨树林都快感动哭了,他坑了人家,人家还得捏鼻子满足杨树林的所有要求--他能不满足吗?万一杨树林在他家门口蹲上瘾了呢?他家电子城一年的营收足足千万啊!千万收入付之东流和十六万教育善款支出哪个多?

    能给渡仔村中心学校搞来一体机投影设备已经是杨树林最大的努力了。除非他把县城里边有头有脸的商人挨个恶心一遍,要不然他根本筹措不来更多的善款。

    民间资本热心教育是情分,一毛不拔是本分。杨树林也不好过多的薅羊毛,他找到电子城老板化缘也是因为他家是干这个的,有进货渠道和售后维修保证。他这也算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渡仔村的破教室也挺辣眼睛的,几十年的老红砖都快风化成酥饼了,杨树林使劲出拳砸在强墙面上能把墙给打出一个大窟窿!红砖这玩意跟青砖不一样,它是会风化的,时间一长就容易房倒屋塌。

    中心校的教室有一间算一间,在杨树林看来都能被归类到危房当中。不过他实在是没办法找到好心人去捐款盖房,旧教室改造计划迟迟不能提上日程。

    杨树林到学校巡查一圈之后,他发现学校最大的问题不在硬件,而在于软件。什么是软件?师资、教学水平以及管理能力等等都可以归类到软件范畴之内。渡仔村中心校的师资力量怎么说呢...嗯...很软...

    全校本科毕业的老师只有一个:毕业于帝都音乐学院的萧秋水--然而她只是个教唱歌的...文化课的老师最低学历为初中毕业。最高学历为中专,连个大专老师都没有!

    这就很尴尬了,你跟这些老师谈教育学人家都听不懂。他们上课的模式就是:念念教材,讲讲例题,留个作业,批改作业...然后继续念念教材,讲讲例题,留个作业,继续批改作业......更重要的是,这些老师上课根本谈不上专业,讲课内容也就比念教材丰富一丢丢。学生爱听吗?当然不爱听了!老师讲的内容如此无聊,学生当然喜欢逃课和上课睡觉。

    想改变这种情况只能引进人才,通过人才的带动作用来让这些困守在乡村的老师们见一见现代的教育模式是怎样的--至少能让这些老师学会用PPT讲课,这样学生至少还能有点新鲜感。

    城里学校要去PPT,那是因为学生们已经厌倦了这种模式,但是乡村的孩子哪见过这样花花绿绿的东西?绝对喜欢得不得了!因材施教就是这个道理!

    归根结底还是要引进人才。问题来了:上哪去引进人才呢?你们学校有编制名额吗?没有编制名额你拿什么给引进人才开工资?人家凭什么要来你这无私奉献?任何不给报酬、只讲无私奉献的学校都是耍流氓的团体,你想让人家给你拼命干活你就得把人家工资待遇搞上去嘛!

    但是杨树林有钱吗?有钱!但是他一毛都不能花!这就很尴尬了!于是乎杨树林只能求助于他的研究生老师,因为杨树林认识到一个问题--世界上真的有免费劳动力!谁呢?实习生!尤其是师范类的实习生!

    大学每年都有上百万的毕业生要进行实习工作,这几百万大学生当中有实习工资的学生比例并不大。更多的实习生都没有相应的报酬,有也就只有一点点学校给的补贴。

    杨树林看重的就是这一点--不要钱!连车票都由学校给报销!这些免费劳动力最适合杨树林了!首先接受过正轨的师范教育、拥有大学本科的文化水平;其次。他们还没走出校园,身上根本没有那些职场老油条的坏习惯,相当听话;最后没有被社会毒打过的他们拥有崇高的教育理想,只要杨树林忽悠两句就能玩命的干。

    多好的免费劳动力?杨树林怎能不心动?所以是时候搬出他在大学的关系了!

    “树林?今天怎么想起给我这个导师打电话了?”一个爽朗的男人接起电话微笑着问道,他是杨树林的研究生导师--陈爱忠博士,带了杨树林两年。

    杨树林和他的关系相当不错,他笑呵呵地问道:“师父,我给您邮的仙桃好吃不?”

    “别提了,我没吃两个,全让你师娘给消灭了。”陈博士痛心疾首地道,仙桃那东西是真的好吃啊!他吃了一个之后文思如泉涌,连夜也出了困扰了多天的研究成果论文。

    “放心!下一季我多给您邮点儿!”杨树林嘿然:“那个师父...有点事儿想求您。”

    陈博士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这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家伙心里憋着事情呢!没事儿你能找我聊家常?说吧!是不是你又想读博士了?咱学校的博士点正扩招呢,有意向的话你可以考考,我给你联系博导。”

    “没有...不瞒您讲,我最近考二级校长呢!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领导把我下放到一个老少边穷的学校当校长,还不让我花一分钱建设学校...徒弟我是真的难啊!”杨树林一把辛酸泪地哭诉道。

    陈博士嘿嘿一乐:“小伙儿不错啊!心挺野啊!这才毕业多久就想考二级校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