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物生辉系统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演出成功
    “小子,第一次挑大梁感觉如何?”胡君一边换服装一边向杨树林问道。

    杨树林呼了一口气道:“还行!我这算不算出道即是巅峰?一上场就是男一号?而且还是话剧男一...万一得奖了呢?”

    “行行行!别美了!”何兵撇嘴:“还想得奖?就冲你这本子就得不了奖!老老实实把钱挣了,开开心心地把房子盖好得了!”

    杨树林嘿然:“一定一定!二位啥时候有时间到我那旅游,绝对一等规格招待!”

    说说笑笑,杨树林心里的紧张感少了很多。说不紧张那纯粹扯淡,虽然观众满打满算二百五十人,但是站在舞台上的演员的心理压力依然巨大。话剧可没有给你出错的机会,忘词、笑场、走位失败......哪一样错误都会成为你演艺生涯的污点。虽然杨树林也没指望走演艺路线,但是胡老师肯定会对杨树林相当失望。

    就为了不让师傅失望,杨树林也得全力以赴,努力出演。李婕妤因为人设比较简单,台词也很傻白甜,所以演出的难度并不大,她大学学到的演技就足够支撑她完成表演。李婕妤身上虽然没有杨树林那么灵性,但是从专业角度来看,李婕妤比杨树林要强很多。

    演出开始了,观众席的灯光暗了下去,舞台上的聚光灯打在杨树林的身上,让他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话剧的观众素质比较高,不会有人在底下谈论台上演得如何,这是对演员最基本的尊重。

    越是如此,杨树林的压力越大。观众都是花钱买票来的,你不能拿垃圾节目辣人家的眼睛啊!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你的演出要对得起人家买的门票。

    杨树林的发挥相当稳健,就算和胡君这样的大佬对戏都没被压住,反倒是将自己身上的闪光点给迸发了出来。胡君在台上就是霸主,杨树林能稳住局面就是胜利。接下来他和何老师对戏,何老师演习润物无声,这让杨树林感觉到很舒服。如果说胡君是靠自己强大的演技激发杨树林的潜力,那么何兵大叔靠的就是自身演技带动杨树林进步。

    不管哪个前辈都在给杨树林当绿叶,因为这一场话剧的剧本就决定了男主角的大梁地位,全剧只有杨树林是从头走到尾的,难度不可谓不大。

    最终杨树林还是完美地结束了演出,舞台效果相当赞。台下观众在观赏的过程中无不乐不可支。剧情一波三折,段子惹人捧腹,再加上自带喜感,人设贱萌的主角,观众们无不喜欢上这部剧。

    没买错票!三百块钱花得值!如果有机会他们肯定再看一遍。可惜这部剧只演十五场,所有门票已经售罄。一传十、十传百,二百来人纷纷在网上、朋友圈里边当自来水,推荐周围朋友看看人艺先锋剧团的义演(如果有机会的话)。

    “男主角好帅!”

    “我喜欢冰山女!”

    “老夫还是喜欢霸道女总裁!”

    “没人喜欢最后那个纯妹子吗?”

    “承包第四女孩,谁敢跟我抢?拔刀吧!”

    “楼上已经暴毙,第四女孩是我的!”

    “面对疾风吧!吾之女人尔等渣渣焉感染指?”

    越来越多的沙雕网友看过话剧,网络上关于这部剧的评价就越高。几千人的自嗨就已经能带来热度,当大众把视角聚焦到这部话剧的时候,方才发现这里边竟然还有大佬?胡君?!何兵?!而且还是义演?所获所有利润竟然捐给贫困学校盖教室?

    最令广大网友难以接受的是--话剧的男主角竟然他么是被资助学校的校长!于是喷子大队、杠精中队迅速集结,集中向《我要结婚》这部话剧开始爆破。

    “绝对是炒作!”

    “如果贫困中学校长来演出我直播螺旋吃翔!”

    “鉴定完毕,人艺先锋剧团一生黑!”

    对于广大黑子,杨树林一点反驳都没有。这帮渣渣都没看过话剧,跟他们硬杠有什么必要?夏虫不可语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喷王之王--王之葱都被限制消费了,喷子群体还有什么前途?一帮生活中的撸色在网络当中找存在感罢了--但凡他们稍微忙一点,有点正经事儿干,哪里会有那么多精力喷人?多挣点钱它不香吗?

    很可惜,大部分喷子连挣钱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们只能靠着在网上当喷壶洒水找点存在感自我安慰。杨树林非常理解与同情这些人,他的座右铭是:我从来不和沙雕计较,因为一旦和沙雕纠缠上了,就会被他拖到同一智商层次,然后被沙雕用充足的沙雕经验蹂躏。

    反正钱已经赚够了,重修教室的材料已经足够了。悄咪咪地把事儿办好不好吗?任你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我自挣钱、锻炼、修身、养性、待百年后你一归西,我砸钱泡你女儿到你坟前蹦迪如何?

    十五场演出完毕,杨树林和剧团成员们拥抱庆祝。为了庆祝演出顺利结束,杨树林请剧组成员和经理到帝都最好的酒店搓了一顿。这一顿是按照十万以上规格请得,这种壕气震惊了剧组上下。饶是胡君何兵见过大场面也没见过一顿饭按照十万以上标准走得啊!在不吃违禁品、不喝太高端的酒的情况下,十来个人一顿吃十万真的很费劲。你当物价局的同志是吃干饭的?

    一个演员问道:“树林啊,姐就好奇了--你这么有钱,为什么你们学校却穷得没钱修教室呢?”

    杨树林脸色一垮,夸张地哭诉道:“我难啊!上级把我扔到一个老少边穷的学校一毛钱不给,还不让我拿自己的钱补贴学校。所以我揣着巨资只能求人募捐。为什么我非得找公证处监督公证这笔钱的流向?就怕别人说我花钱大手大脚却没钱给学校盖房。舆论这东西忒可怕!”

    众人了然,开开心心的吃喝。反正杨树林是个超级大户,他们忙了里里外外一个半月,吃他一顿也是应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