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是仙三代 > 第十六章 利息
    沐卿远远的跟在梦玥身后,为什么要远远的?因为沐卿想淡淡的装一下逼,显摆一下自己的新衣服,很明显沐卿的目的达到了。一路走来,沐卿收获了满满的羡慕目光,啊,这个虚荣的人呐。

    不多久沐卿就闻到了阵阵香味,他知道灵膳坊快到了,瞧见梦玥拐进来路边的一座七层高楼,沐卿也快步跟上。

    沐卿跟着梦玥来到四层,显然现在还不是用餐的高潮时间,这几层并没有多少人。

    梦玥选择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去,金爽紧挨着梦玥坐下,而沐卿只好坐在两人的对面。

    梦玥将自己的长老令牌放在桌子边缘的阵法上,阵法被激活投影出菜谱。

    对此沐卿也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阵法真的发展到了极致,从家族里无所不能的守护阵灵再到学院里随处可见的传送阵还有这类似于全息投影般的点菜单,沐卿只能暗暗赞叹,这是一个将阵法研究到极致的世界。

    梦玥指了指菜谱,拍了拍胸口十分大方的说道:“随便选,今天我请客!”

    金爽可能并不知道梦玥的钱全被沐卿拿来买房子了,在梦玥激活阵法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菜谱,那双眼亮晶晶的模样让沐卿想到了看到宝石的巨龙。

    随着金爽的手指在菜谱上点点画画,菜谱右下角累计的数字也越来越多,但是梦玥却没有太大反应,仿佛待付钱的不是她一样。

    沐卿看到金爽选了这么多菜就没有再去选,反正有这么多应该够吃了。

    金爽选完菜后梦玥在令牌上的凹槽按了一下,菜谱化作点点光芒缓缓消散。

    沐卿Σ(????)?

    这是指纹验证?

    梦玥看沐卿的表情,细细解释道:“这是灵气属性验证防止别人盗用身份令牌,身份令牌上记录了你的你对学院贡献值,这些贡献值可以用在学院的各个地方,像是使用传送阵和兑换修炼资源都是需要贡献度的,新生令牌上会有初始的一千贡献度,这些贡献度对于没有修为的新生来说可以生存一个月,至于后面就要新生自己想办法了。”

    沐卿闻言不由皱了皱眉毛,看来璇天学院的学员过的并不是很好啊,还要自己赚钱买东西,那岂不是说,我也要去赚钱养活自己了,不过自己已经出窍期了,不吃饭也行吧。

    这时,有几盘菜缓缓从楼下往梦玥飘来,沐卿表示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修仙文明真的不讲科学啊。

    “哟呵~这不是金爽嘛?怎么?到金丹期了?”一道轻佻的声音从沐卿后方传来,沐卿转头一看发现是一位身穿银纹白袍手拿金色折扇的青年,青年长得十分俊俏,只是那语气中的轻佻却是谁都能听得出来。

    梦玥偷偷给沐卿传音道:“这是墨染辞,是战院院长墨锦年的二儿子,今年二十一岁金丹期修为,他和金爽是同一批的学员,但是你也知道甲等学员只有两百名,这两百名不记出身全是由院长根据学员天赋性格选出,所以他就很不幸运的排在了金爽的后面。”

    金爽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这小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把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拍在桌上:“怎么?我出不出关要你管啊!”

    沐卿看着被折断的筷子双手合十默默说了句走好。

    墨染辞合上折扇,一脸不屑的对着金爽说道:“小爷我还不稀罕管你了,十九岁了还在先天期折腾,真不知道当年你是怎么成为甲等学员的,啧啧啧~该不会是某人看上你了?”

    金爽狠狠的握紧了拳头,脸上一片怒色。

    “哟哟哟~金爽这是发怒了吗?我好怕怕哦~”墨染辞往后退了几步,还故意把手放在嘴边摆出了害怕的模样。

    沐卿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墨染辞表演,自己的导师还没说什么,自己还是老实点为好。不过这墨染辞嘴巴有点臭啊,想打他。

    梦玥拉了拉金爽的手,示意她先坐下来,这件事不是她不想帮而是她帮不了,战院院长那种级别的修士稍微使点小手段就可以让他们三个生不如死,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也是没有实力的无奈了,墨染辞嘴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服的人都被战院院长以各种理由打压,直到最后自行离开学院。

    “再见了,哈哈哈~”墨染辞说完这句话就准备离开,沐卿一看金爽眼里汪汪全是泪水而自己的导师还是没有动作,缓缓站起身:“哟~你好了不起啊,怎么较量较量?”

    墨染辞转身一看,一个小屁孩站在后面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和自己比试笑得腰都弯了下来:“哟~这不是和我们的梦玥导师搂搂抱抱的甲等新生沐卿吗?怎么你的导师没给你奶吃吗?”

    沐卿的眼神渐渐寒了下来。

    “想和我较量,好啊,给你这个机会一个时辰后演武场见,我要全学院人看到你是怎么被我踩在脚下的,我的小沐卿~哈哈哈哈”说罢,墨染辞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

    饭桌上,沐卿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梦玥,梦玥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帮不了,战院院长的手段你想象不到,墨染辞嚣张了这么多年得罪的人不计其数,但是他还是活的好好的,不就是有个好爹吗?”

    梦玥从戒指中拿出一壶酒和几个酒杯,斟满,递给沐卿:“要是我也有爹那该多好啊,当年若不是阵法院的副院长把我从山里捡回来,可能我就饿死在山里了,前几年副院长寿元将近的时候把我叫到门前说唯一的遗愿希望我能当上阵法院的院长,带领阵法院重新繁荣。”

    沐卿喝了一口酒,沉默不语,没想到梦玥还用这种身世,他也知道想要当上阵法院院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梦玥现在对墨染辞做什么,那么战院院长现在可能不会做什么,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

    把玩着手里的白瓷酒杯,望向大口喝酒的梦玥,沐卿突然想到了她那天带着自己穿过人群,又想到那天她一脸猥琐的想当自己导师的模样,想到昨天梦玥一脸心疼却又坚定的把那几块灵石交给自己的模样。

    “我还没有忘记昨天自己说过的话,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那这些灵石我可能要还不完了。”沐卿望着酒杯自己里的倒影:“那就先还点利息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