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是仙三代 > 第五十九章 瑜慈
    扶了扶自己怀里的令牌,沐卿稍微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大汉的肩膀硌得他有些不舒服。

    望着周围略许有些同情的路人,还有一脸凶光的大汉,沐卿觉得已经演的差不多了,自己到了林子里的下场就算用屁股也想的到。

    灵力震荡,沐卿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手指一挥,灵剑从小弟的手里飞到了沐卿身边。大汉被灵力震翻在地,手里握着斧子震惊的看着沐卿。阳光洒落,给沐卿的袍子镀上一层金辉。

    “够了,没心情陪你们玩了。”走到壮汉旁边,沐卿用脚踢了踢壮汉的身体。

    “你们想怎么死?”带着微笑的小脸说着和表情完全不符的话语。

    大汉握紧手中的斧头,他知道这是碰到硬茬了,本来只是看这人年纪小想着能搞一笔钱,可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个大修士!以刚刚的灵力波动来看,至少也得是个金丹后期,不过……壮汉看了看自己周围的兄弟,又朝人群中的几个大汉使了个眼色。大汉眼中露出凶光,不过是个小屁孩而已,就算是金丹期又怎么样!大家都是金丹期,打起来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沐卿跳跳眉毛,刚刚壮汉的小动作他看的一清二楚,不过并没有阻止对方,他倒是要看看壮汉还有什么手段。

    将墨痕抱在怀里,输入灵气蓄势待发。

    并未等多久,一阵脚步声从人群后方传来,沐卿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

    “故意伤人,你可知罪!”一名身着铠甲,看起来约摸四十岁左右的马脸男子带着一群人从人群中走出。

    人群看到此人皆往后推了几步,似乎对此人十分惧怕,甚至有些女子看到此人,竟直接离开了。

    大汉和其一众小弟看到马脸男子,脸上露出笑容,恶狠狠的看着沐卿。

    甚至有人直接站在沐卿面前嘲讽起来:“小子,你倒是牛逼啊,怎么不敢动了啊!”

    看到此人动作,马脸男子不悦的皱起眉毛,朝大汉使了个眼色。

    大汉会意,立即将那男子拉到一边,静静等待着马脸男子的吩咐。

    “敢问少侠大名?”马脸男子朝着沐卿拱拱手说道,本来他以为沐卿只是个普通的富家纨绔子弟,仗着有点修为就四处闯荡。

    可是等到了现场一看,马脸男子立即转变了想法。这灵剑绽放出的灵芒分明就是灵力上品级别,上品灵剑可不是什么人可以随意拥有的,就连自己手上这把饮血剑也只不过是灵级中品而已,也不知道老八怎么会惹到这种人。

    想到这,马脸男子不禁冷冷的看了大汉一眼,大汉有些惊恐的往后缩了缩,看到灵剑绽放的灵芒,他也知道这是踢到铁板了,只好拿着自己的斧子再往小弟身后躲了躲。

    “在下青木,青天的青,独木不支的木。”沐卿很有礼貌的拱了拱手,将灵剑放下,这个马脸男子也只不过是化神期的修为而已,以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一打五!

    马脸男子见到沐卿如此好说话也松了口气,而且沐卿主动放下灵剑的动作让他心里有了底,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原来是青木少侠,真是久仰久仰。”

    正所谓花花轿子人人抬,想马脸这样的老江湖说起好话来更是面不改色。

    “在下乃是烟城南门守将闫文田,今日与少侠有缘,不如进城小酌两杯可好。”

    “能和闫老哥共饮,那真是再好不过,只是……”沐卿将视角转到了旁边的一群大汉身上。

    闫文田会意一笑,向旁边的一群大汉呵斥道:“还不过来给青少侠赔罪,一群狗眼不识泰山的狗东西。”

    大汉心有不甘,但迫于闫文田的威势,只好乖乖过来给沐卿道歉。

    “抱歉了,青少侠,刚刚都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青少侠不要怪罪。”剩下的小弟也纷纷过来赔罪。

    沐卿眯了眯眼睛,冷冷道::“这次就算了,还望下次,诸位莫要瞎了眼睛。”

    闫文田摸了摸嘴角的胡子,这少年人可真有意思,不过这也正常,若是沐卿一脸笑容的原谅他们,闫文田才会怀疑沐卿。

    大汉以及众人心有怨言,但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好一脸笑容的附和着。

    闫文田见事情也差不多了,赶紧顺水推舟的邀请沐卿前往城内。

    ……

    站在城门口,沐卿抬头看向城墙,在这里看城墙远比在远处看来的震撼。

    城墙高约十二三丈,阵纹流转,洁白的墙壁上一尘不染。城墙之上,既有身着铠甲的士兵来来往往,又有身着华服的妙龄少女穿梭其中。

    向守门的几人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沐卿望着几人堆笑的模样挑了挑眉毛,这种感觉还是蛮爽的哦。

    走在前面的闫文田向旁边的一人吩咐了几句:“去城里的瑜慈楼包个雅间,点几个好菜,让我和青兄好好和几杯。”说罢,对着沐卿歉意的笑了笑道:“老哥我自作主张还望青老弟不要介意。”

    “小弟自然不会介意,不过小弟的口味略微有些挑剔,还希望闫老哥不要介意。”

    “那是自然,老哥我定的可是这烟城最有名的两座酒楼之一的瑜慈楼,口味自然是顶尖的。”

    “那就多谢闫老哥了。”沐卿脸上笑容不断。

    在路上一直和闫文田扯东扯西,但大多数时间都是闫文田在试探沐卿的真实情况,还好,都被沐卿以巧妙的借口一一糊弄了过去。

    终于,两人到了瑜慈楼门前,望着门上的牌匾,沐卿挑了挑眉毛。

    “怎么?老弟对于此处不太满意?”闫文田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沐卿问道。

    沐卿摇摇头,“非也非也,只是……”略微顿了顿沐卿继续说道:“这酒楼的名字不太好啊,瑜慈,瑜刺,遇刺!”

    闫文田听到“遇刺”二字,脸色略微有些变化,若不是沐卿一直在仔细观察还真不一定能发现。

    “老弟这是想多了,在这烟城里敢为非作歹的贼子还没出生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