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是仙三代 > 第七十章 三叔
    “小子名叫青木,只是来玄黄之地历练一番而已。”

    说着,沐卿还不停在心里默念“小命要紧,低调低调。”

    “你多大了?师承何处?”男子依然是紧皱眉头的模样。

    沐卿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小子今年六岁,至于师承,家师不让弟子说出来。”

    男子似乎有些欣喜,往旁边的拉车侍女随意的招了招手。

    “是。”侍女顺从的从马车里拿出一把黑色的灵剑递给男子。

    “想必小友你也听过我阴阳道人的名号吧,看在你这么识趣的份上,交出身上的所有财物,老夫我就放你离开。”

    说着,直接将灵剑放到了沐卿的肩膀上。

    通过灵剑散发的波动,沐卿扯了扯嘴角,面前的这个阴阳道人竟然是个合体期的大修士!

    看着阴阳道人脸上的猥琐笑容沐卿心里暗骂:“马德,在烟雨阁没用到的玉佩竟然用到你这个死币身上了。”

    不过表面上沐卿还是恭恭敬敬的从怀里拿出玉佩,假意要递给他。

    道人笑意更甚,想不到赶个路还能碰上这等好事,手里拿着上品灵剑的人会有差东西吗?

    等到他手上的东西到手之后,自己再杀人灭口,省得麻烦。

    一个六岁的小娃娃而已,又不敢说出自己家师姓名,死在这万里都见不到一个人的玄黄荒原谁又能知道呢?

    就算这小子有保命法宝,那又怎样,自己可是合体期的大修士!大乘不出,谁敢争锋!

    而且这小子的师傅总不可能是渡劫期的至强者,阴阳道人心中突然有了疑问。

    为什么空无一人的玄黄荒原里会突然出现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小娃娃竟然还能在天上飞。

    ……

    突然,沐卿小手一抖,在阴阳道人没反应过来之间,直接激活了玉佩。

    玉佩立即绽放出紫色的光柱,直达天空。

    神秘而又古老的花纹在沐卿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白嫩的皮肤上,妖异又瑰丽。

    光柱将沐卿笼罩在内,一股远古沧桑的气息充斥于天地之间。

    马车旁边的两个侍女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身上的锁链也随之消失。

    道人眼神阴鸷,狠狠的朝着自己脸上一撕,用力将脸皮扔到地上。

    “哼,想不到老夫纵横天玄大陆数百年却在你这小子手里栽了跟头。”

    脸皮之下是一张没有毛发的面容,鹰钩鼻,薄嘴唇,阴鸷的眼神凶狠的长相让沐卿稍微一愣。

    这怎么有点像“伏地魔”啊?那个鼻子,那个耳朵,不得了不得了,伏地魔竟然都将爪子伸到这个世界来了。

    可能自己小命保住了,所以又开始飘了。

    从沐卿脚底开始缓缓流出紫色的阵纹,神秘而又优雅,无数阵纹流出,有序的排列起来。

    阴阳道人想要逃跑,可是光柱上传来的威压让他的灵力运转的极其缓慢,或者说根本运转不了!

    就像陷入泥浆中一般,就连自己的双腿在这股威压下也只能勉强保持站立,丝毫动弹不得。

    地上的阵法启动,一扇紫色的大门缓缓显露出身影。

    在阴阳道人的感知下,这个庞大的阵法封锁了这片空间,而且范围远远不止自己看到的这么大!

    沐卿静静的躲在光柱里等待着,看着外面的伏地魔摸了摸下巴。

    这个逼为什么不跑呢?

    伏地魔:劳资也想跑啊!还有!劳资叫阴阳道人!不叫什么伏地魔!

    虚空之门缓缓展开,强大的威压从里面传来。

    终于,在沐卿惊讶的眼光下,阴阳道人跪在了地上。

    啧啧啧,刚刚还拿剑指着自己,现在就跪在地上,看那委屈巴巴的模样,自己不知为何有些开心。

    “是谁?竟敢伤我沐家子弟!”雄厚的声音从门内传来,沐卿挑了挑眉毛,好奇的看向虚空之门。

    这个声音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二叔那个肌肉狂人的,可是二叔不是去域外了吗?

    一道强壮的像熊的身影从门里走出,来者身高三米左右,光着膀子,身上隆起的肌肉,硬硬实实,像一块块坚固的石头。

    古铜色的皮肤在紫色光芒的照射下,竟显得有几分诡异。

    “哟~还真是二叔。”

    沐卿的二叔名叫沐谷,虽然看上去比较凶狠,但是对沐卿可好了。

    沐谷眯着眼睛,看到了光柱里的沐卿,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微笑。

    完全无视了跪在地上的阴阳道人,快速踏步走到沐卿身边,沐谷轻轻一抛,沐卿就被扔到了沐谷的肩膀上。

    “你小子想不到吧,二叔我回来了。”

    沐卿坐在宽阔的肩膀上丝毫不显突兀,只是沐卿有些不适,以前小的时候自己没办法反抗但是现在自己可有力量反抗了!

    拍了拍二叔的肩膀,沐卿轻轻一跃的飘在了沐谷身边。

    “哟~竟然还会飞了,看来这几年修行的挺努力啊。”

    “哪里哪里,只是刚刚修行了几天而已。”

    沐谷眼神一瞥,突然发现地上竟然还跪着一个人,再看看周围,沐谷立即明白了。

    随意的挥挥手,地上的阴阳道人和马车以及侍女化为灵芒消散在空中。

    沐卿本来还想让二叔留下那两个侍女来着,可是还没来的及说,两个侍女就直接没了。

    可惜的摇摇头,沐卿叹息一声。

    只是单纯的因为美丽事物逝去而感到叹息,而绝不是因为其他原因!沐卿可以用云霄的性命来发誓!

    “被这种货色逼到呼救,你可真丢脸。”

    沐谷拍了拍地面,地上的阵法渐渐消失,光柱也缓缓消散,只留下一枚紫色的令牌悬浮在空中。

    沐卿将令牌重新塞进怀里,可是沐谷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禁挑了挑眉毛。

    “我也没办法啊,对不对。”

    “对面可是合体期的修为,我一个出窍期怎么可能打的过。”

    “你现在都学了那些术法?”沐谷随意的坐在地上,拍了拍旁边示意沐卿也坐下。

    “嗯,学了飞行术……”巴拉巴拉,沐卿将所有的术法都说了一遍。

    “嗯,还行,就是等级有点低。”沐谷欣慰的笑了笑,看来自己这个侄子还是蛮努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