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是仙三代 > 第九十一章
    酒足饭饱,两人满足的躺在草地上。

    羊骨头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只小鸡吃掉了,几只小松鼠也如愿以偿的尝到了羊肉的滋味。

    但是他们好像并不太喜欢这种味道,刚刚塞进嘴巴里,就使劲扒拉了出来。

    “嗝儿~”凌琳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第一次发现羊肉竟然这么好吃,啧,没想到你烤羊的手法还不错嘛。”

    小鸡在一旁拍了拍翅膀,满足道。

    “对,不过要是再来一只就好了。”

    沐卿转头看了小鸡一眼,默默的将小鸡举起朝篝火丢去。

    “啊~”

    这只鸡刚刚趁他们不注意吃掉了整整大半只烤全羊!整整大半只!连骨头都被这个鸡给吞了!

    “把那些柴火找个地方处理一下,处理不好,你今天就别进门。”

    “喔。”小鸡被砸到篝火堆了,浑身上下瞬间变得黑乎乎的。

    沐卿回头继续看着星空,凌琳就躺在他不远处,伸手就能碰到,仔细闻,沐卿还能闻到凌琳身上的香味。

    “我在这住几天行吗?”

    “啊……”凌琳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好一会才回答道:“行,当然行啊。”

    “有多余房间吗?”

    沐卿想着既然要在这里待个几天,与其待着树林里,为什么不在房子里舒舒服服的住着呢?有吃有喝,多好。

    “你晚上修炼吗?”

    “修啊。”

    “哦,那你晚上修炼的时候小声点,别影响到我睡觉。”

    “喔。”

    几天几夜的御剑飞行,已经将沐卿的精神消耗殆尽,要不是沐卿强撑着,估计他现在就能躺着地上睡着。

    “能带我去房间吗?”

    “哦,行啊。”

    凌琳也看出来沐卿的精神状态似乎并不太好,关心的看了看。

    两人朝着木屋走去,院外只留下一只黑乎乎的小鸡可怜的搬着柴火。

    还有几只松鼠笑眯眯的看着小鸡在搬柴火。

    “吱吱吱~”又是几只松鼠从树林里跑了出来,和原地几只松鼠交谈几句后,原地松鼠自信的指向小木屋。

    “吱吱~”

    “吱~”

    再次交谈一番,一只松鼠朝着树林里挥挥手,一大群松鼠费力的拖着树叶编成的大袋子从树林中走出。

    “吱吱!”领头拖袋子的松鼠十分愤怒的朝闲聊的几只大吼。

    几只小松鼠摸摸耳朵,快速朝着袋子跑去,“自觉的”加入了拖袋子的队伍。

    “切~”小鸡鄙视的朝着他们看了一眼,又麻利的搬起自己的柴火,谁让自己嘴贪呢?活该。

    “吱吱。”领头的金色松鼠脱离队伍,在院子旁边绕了一圈,最终在大门处沉思。

    “吱吱。”金色松鼠在大门叫了几声,并且敲了敲门。

    不过并没有人来开门,门内连点声音都没有。

    “吱吱。”金色松鼠叹了口气,挥挥手让小的们把袋子放到门口,又看了看搬柴火的小黑鸡,带着自己的小弟们转身钻进丛林。

    院内,洗漱过的沐卿穿着一个大裤衩规规矩矩的躺在了一张充满馨香的床上,大裤衩是凌琳提供的,原来的那一身白袍也被凌琳拿去洗了。

    床不是很大,也就单人床的规格而已。

    可是躺在上面却是舒服无比,那种温润,那种包裹感,那种柔软,那种温暖……

    “啊~舒服。”

    沐卿一脸满足的蜷缩在被子里,不久便进入梦乡。

    “真帅。”凌琳不知何时出现在床边,捂着脸看着沐卿帅气的容颜。

    “要是能一直留在这就好了,会做饭,修为高,长得还帅……”

    “罢了,估计他还看不上我。”

    凌琳摸着自己粉雕玉琢的小脸自言自语,脸上充满了忧伤。

    不过要是沐卿听到了这句话,定要狠狠反驳一番。

    “算了,还是修炼去吧。”

    从戒指里拿出几枚灵石,凌琳就坐在地上修炼起来。

    地面上的阵法自主启动,将凌琳从地面上托起,阵纹闪烁着淡淡的微光,在黑暗中无比绚烂。

    ……

    院外,还在努力清扫地面的小鸡看着屋内消失的亮光眨了眨小眼睛,又狠狠给了自己一翅膀。

    “让你贪吃!”

    ……

    树林外,一位身穿白色的剑眉男子微微皱眉,朝着身边的老者问道。

    “那小子还没出来。”

    老者弓腰,恭敬答道:“是的,宗主。”

    被称为宗主的男子朝四周望了望见四周无人,迈动脚步正想进入森林时,突然想到了什么,悠悠叹了口气,从戒指里拿出一枚玉佩。

    麻溜的在戒指上弹出的界面上打上几个字,宗主默默点击发送。

    老者羡慕的看着玉佩,这玉佩听闻是宗主花了高价从璇天大陆买来的。

    据说这玉佩可以使千里之外的两人交流无碍,甚至还可以看到对方的容颜,更关键的是只要消耗一丝丝的灵气。

    “小姐她冰雪聪明,定然不会有事的。”老者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小姐的命牌依然璀璨,宗主不必过于焦虑。”

    “我是担心她的安危吗?”宗主一只手背负在身后,一只手紧紧握着玉佩。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这种情况下那个老子不担心自己女儿!

    老者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后微微一笑道:“宗主是不知道沐少侠的情况吗?”

    “咋?知道情况又怎么样!婚姻大事岂是儿戏!这两人独处一室……哎啊!”宗主有些语无伦次了。

    老者神秘一笑,缓缓道:“其实,那沐少侠今年不过七岁而已。”

    “七岁?”宗主表情一僵,随后握玉佩的双手渐渐放松下来,随手将玉佩丢到戒指里,宗主拍了拍老者的肩膀。

    “今天天色不错啊。”

    “是极是极。”

    “嗯,那你硬把我拽到这里来的事情就算了啊。”

    “多谢宗……”老者弯腰的动作一僵,抬起头看了一眼宗主。

    却只见宗主早已经大步离去,背影在月光的衬托下极为潇洒。

    “唉~”老者叹息一声,小跑两步跟上了宗主的脚步。

    ……

    灵羽宗外,六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一起。

    “这沐卿为何还不出来?”

    “……”

    现场一片沉默,唯有淡淡的风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