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是仙三代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怎么有点慌啊。”

    梦玥靠在沐卿身边,眼神乱飘。

    “没事,咱们可是正规的男爵,怕个球球儿。”

    “我说如果他们发现我们是假冒的怎么办。”

    “凉...凉拌。”

    就这样,两人找了个小角落躲了起来。

    “我就不该听那个糟老头子的话!糟老头子坏滴很。”

    ……

    “刘子欣!刘子欣在么?”

    太监独特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在的在的。”

    “随杂家来吧。”

    “诶,好。”

    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男子,他挺直腰杆,脸上带着激动的笑容跟着太监走了出去。

    他刚走,人群就小声议论起来。

    “刘兄你猜刘子欣会被分到哪里?中原还是西北?”

    “依我所见呢,这刘子欣多半会被分到中原那一片。”

    “为何?中原那里不是被那些人分的差不多了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罢了罢了,人多耳杂,还是不说了吧。”

    那男子朝四周望了望,确定没人注意后,隐秘的从戒指里掏出来几枚灵石迅速塞进对面刘兄的怀里。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刘兄嘿嘿一笑,将灵石收好。

    “其实吧,这也是我从济南王府里的妹子说的,你可千万别传出去啊。”

    男子啪啪胸脯。

    “没问题,兄弟我绝对守口如瓶。”

    沐卿躲在角落嘿嘿一笑。

    我也会守口如瓶的。

    “你也知道吧,那刘子欣是皇上的死忠。”

    男子点点头,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啊。

    刘兄挑了挑眉毛,附在男子的耳边。

    沐卿也赶紧加大灵识,凑到一旁。

    “皇上最近在大肆清洗皇室成员。”

    男子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兄。

    再之后,两人就没聊什么劲爆点的话题了,沐卿也只好收回灵识。

    “皇上清洗皇室成员?怎么有点不敢相信呢?”

    摸着下巴,沐卿和旁边的梦玥小声交谈。

    “可能他们的家庭关系处理的不太到位?嗯?”

    “应该可以这么说吧。”

    随后宦官又来了数次,偏殿里的人也逐渐减少,渐渐地,殿里就只剩下沐卿和梦玥两人。

    “蓝七,蓝十三。”宦官看了二人一眼,一甩拂尘。

    “跟我来吧,就剩你们了。”

    梦玥牵起沐卿的手,跟随宦官走出偏殿。

    已经是中午了,骄傲的暖阳高悬在空中,照的沐卿身上暖洋洋的。

    “你们啊,也是赶上好时候了,不知道蓝阳那老家伙最近还好吗?”

    走在路上,前面的老宦官突然来了一句。

    沐卿和梦玥面面相觑,这是撞到熟人了?

    静摸着,二人并未随意接话。

    倒是前面的老宦官继续说着。

    “想当年大公主还在的时候,我和他就认识了,那时候我们一起拼杀,一起喝酒,一起嫖……”

    “不好意思,说错了。”

    沐卿怎么觉得这宦官是故意的呢?

    “待会进去之后啊,无论圣上说什么你们只要接着就好了,别顶嘴,封地的话,我也会帮你们一下的,尽量分的时候给你们分大一点。”

    “那就多谢老伯了。”

    梦玥柔柔的行了个礼。

    “没事没事,记得回去的时候帮我向蓝阳问个好就行了。”

    老宦官再一甩拂尘,扭头直接进了大殿。

    “启禀皇上,蓝七,蓝十三已在店外等候。”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传来。

    “让他们进来吧。”

    声音中充满了疲惫,仿佛昨晚折腾了整整一夜一样。

    “看来他需要些六味地黄丸。”

    心中微微调侃两句,沐卿低着头走进大殿。

    不过刚进殿内,沐卿就皱起眉毛。

    按理说自己现在应该是行跪拜大礼的,可是自己却不想跪。

    沐家有家训,只能跪拜三种人。

    跪父母!跪长辈!跪死人!

    二人来到大殿中央停下脚步,众人就静静地看着他们。

    高台上那位长相为三十多岁的威严男子手指轻轻拍打着椅子的扶手,没有任何表情。

    梦玥掀起下摆准备跪下,忽然发现旁边的沐卿什么动作都没有。

    “怎么了?”

    梦玥小声传音询问。

    “没事,待会看我表演。”

    “哦。”

    梦玥整理好衣服静静地站在原地,既然沐卿说有表演,那自己就等着看好了。

    气氛逐渐凝结,数百双尖锐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二人。

    高台上的唐皇眼神冰冷,不带有丝毫感情,拍打椅子的手指也停了下来。

    大殿旁的老宦官逐渐焦灼,想要提醒但是又有点不敢。

    最终只能默默地叹了口气,低下头朝殿外走去。

    “台下二人为何不跪?”

    最终还是台上的唐皇打破了平静,他皱着眉,声音很淡。

    数百双人站了这么久,乐的看个热闹,他们一个个聚精会神,想着沐卿怎么回答。

    “可知我为何不跪?”

    嗯?沐卿这句话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也出乎了男人的预料。

    他的手指又开始轻轻拍打。

    “为何呢?”

    声音很轻,似是反问。

    “因为这个!”

    沐卿从怀里直接掏出来唐笑笑的那枚戒指,高举头顶。

    唐皇不在意的低下头,一个小小的男爵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呢?

    可是下一秒他就愣在了原地。

    脸上的表情直接凝固。

    戒指!守护者的戒指!和守护者共处了这么多年,唐皇很确定那就是守护者的戒指。

    “快!快给二位小友赐座!”

    他挥着手,激动的命令仆从。

    众大臣一惊,十几年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唐皇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他看到了什么?

    众大臣探着脖子,急切的想要看清沐卿手里的东西。

    “那是什么?”

    后面的人小声朝着前面的人打听,即使他是自己的死对头。

    “就一枚戒指,没什么特别的。”

    “嗯?一枚戒指?老王你这可不行啊?一枚戒指会让唐皇这么惊讶?”

    撇撇嘴,他一甩衣袖。

    “都斗了怎么多年,我干嘛要骗你呢?”

    “嗯?那……那戒指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我咋知道。”

    ……

    沐卿利落的坐到硬邦邦的椅子上,本来还想翘个二郎腿的,可是看了看周围这么多人,还是算了吧。

    “小友可以告知本皇这戒指是哪来的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