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是仙三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锦衣卫?”

    将令牌在手上上下抛着,顾某抬头看向梦玥。

    “小妞挺漂亮啊。”

    说话时,顾某还伸出手想去摸梦玥的小脸。

    沐卿没说话,只是轻轻的将手往前一伸。

    从顾某的肚子进去,再从他的背后伸了出来。

    鲜血沾满了衣服,半边脸也被鲜血染红,沐卿拔出手臂往上一指,看着惊惧的家仆们,沐卿轻轻的说了一声。

    “杀,一个不留。”

    声音不大,但是在身后几个大统领的帮助下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给在顾某身后的家仆们一个个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沐卿,他竟然将少爷杀掉了!

    这可不行,要赶快报告老爷!

    这群家仆只是普通人而已,面对着乌泱泱一群人他们也是会怕的。

    不过还没等他们有动作,一大群身穿蓝袍的锦衣卫就拿着绣春刀将他们的头颅斩下。

    干净利落。

    数个白胡子的老头则是在队伍全部进去之后,才抬脚进入宅院。

    沐卿感受着鼻尖血的腥味,并没有去擦拭,撇了地上的顾某一眼,沐卿大步跨过门槛走进大宅。

    宅子内十分安静,除了偶尔的几声尖叫外听不到任何声音。

    站在客厅外面,沐卿控制着一张椅子来到身后。

    这里正对着大门,路过的人可以很轻易的看到沐卿。

    将椅子背对着大门放好,沐卿坐在了上面。

    挥挥手,让身后的几个老头也去干活,沐卿则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待。

    ……

    “什么?”

    中年男子惊讶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那沐卿屠了整个顾家?”

    闻言,幕僚差一点将手里的茶水抖出去。

    他连忙看向中年男子身旁的探子。

    “此言当真,可是亲眼所见?”

    探子弯着腰,恭敬道:“属下直言句句属实,那蓝十三还将大门敞开好似是故意让我等得知。”

    中年男子眯起眼睛在脑海中飞快思索着,幕僚同样也是。

    “不妙啊,这蓝十三是发了什么疯,竟然敢直接屠掠一个伯爵家族。”

    幕僚新年一转,拱手道:“这会不会是皇上的主意呢?杀鸡儆猴?还是真的想大开杀戒?”

    中年人摇摇头,一捋虎须。

    “不可能,皇兄的性格我了解,他是绝不可能不顾大局大开杀戒的,至于杀鸡儆猴?”

    看向大殿外,男子似乎可以感受到远处传来的血腥气,他眯着眼睛轻轻说了一句。

    “那个猴也不会是我们。”

    幕僚眼珠一转,立即明白了中年男子的意思,随机行礼告退。

    ……

    将所有搜刮下来的东西放到沐卿面前,他们就静静地站到了一边。

    “我取其中六成交差,剩下的你们平分了就行。”

    摆在沐卿面前的财物可是不少,毕竟三代累计下来的呢,少说也得个一百年吧。

    让几个大统领前去将这些财务统计一番,统计完之后,沐卿命令梦玥将其中四成取出分发下去。

    沐卿则带着剩下的那六成独自前往了皇宫。

    ……

    皇宫门前,老头面带古怪的打量了沐卿好久,然后才打开了大门放沐卿进去。

    “面见圣上前把身上的血迹洗洗。”

    挥挥手,沐卿消失在老头的视线里。

    不过自己身上的血迹是有点难闻哦。

    想着,沐卿干脆封闭了自己的嗅觉。

    ……

    雄伟的大殿外,沐卿在宦官的指引下走到殿内。

    好巧不巧,此时殿内还在开晨会。

    看来今天皇帝有点不开心啊。

    看着高台上面色难看的皇帝,沐卿心底默默念叨了两句。

    在侧头看了看身旁低头不语的大臣们,沐卿越发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蓝卿家有何事要禀报啊?”

    高台上轻轻的传来了这么一句话,沐卿回过神,行了个拱手礼。

    “启禀吾皇,属下刚刚剿灭逆贼不计其数,斩获财物无数,此次特来向吾皇上交财物。”

    唐皇身子往前动了动,他早已知道沐卿解决顾家的事情,皇帝的情报不比任何人的差。

    “哦?什么逆贼啊?说与本皇听听。”

    演戏这一方面,皇帝应该是整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

    “不知吾皇可知前几日的京城纵马案?”

    “自然知道?刁民闹事而已,蓝卿家提这事为何?”

    沐卿嘴角勾起笑意,这唐皇还是蛮聪明的嘛。

    以皇帝的情报这么可能不知道当时的情况,而皇帝这么说明显是在给沐卿台阶走。

    大殿边缘,一位略微肥胖的男子脸色忽的一下就变得苍白。

    “不,并非是刁民闹事,根据属下这几天的仔细调查得知,当时纵马的乃是顾某,当时顾某策马扬鞭,飞快的驰骋于闹市之上。”

    沐卿顿了顿,飞快的往旁边瞄了几眼。

    “而根据我大唐律法,若非有特殊情况,闹市之上是不允许骑马的。”

    边缘处的男子脸色越发苍白,冷汗从肥油油的脸上滴下落到玉石做的地面上。

    “而那两个所谓的刁民其实是两个年幼的孩童,吾皇可知那两个孩童现在的情况。”

    唐皇故意装出疑惑的样子,问道:“如何?顾某不是将他们治疗好了吗?”

    装的还挺像哦!

    沐卿在心里笑着,脸上的表情却十分严肃,配合上他那浑身的鲜血让人丝毫不觉得他只是个七岁的孩子。

    “并非,顾某的马将两个幼童的双腿踩断,就在昨天,我去那两个幼童家中探查的时候,他们已经完全瘫痪在床上不能动弹了。”

    “卿家此言当真?”

    唐皇站起身,来到高台边缘。

    “句句属实。”

    “哦,那你说的逆贼又是什么回事呢?据我所知,这长安城里不是一片太平吗?怎么会有逆贼呢?”

    他走下高台,站在了大殿内,他的视线扫过距离比较近的大臣,冷冷的眼神让他们浑身一抖。

    “原来属下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属下经过数天的辛苦探查顾某的过程中,突然发现这顾家似乎有些蹊跷。”

    沐卿又往周围看了看,不过依然没有看到顾某他老爹。

    “什么蹊跷?”

    唐皇站到了沐卿面前,拿出手巾将他脸上的血迹仔细擦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