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是仙三代 > 第一百三十章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众大臣心中默默品味着这句话,他们意识到了这句话背后的东西。

    简单翻译一下就是:

    锦衣卫就是牛逼,干你们随随便便,我这个皇帝说的!

    “这是要在我们头上架把剑啊。”

    众大臣心中闪过无数念头,飞快的思索着自己以后的路数。

    坐到椅子上,唐皇又揉了揉眉心。

    这个沐卿啊,也是够了,这才几天就干掉了两个家族,虽然说自己听开心的。

    但是这之后带来的影响又多大吗!自己昨天为了处理这些烂摊子可是整整一夜没睡,头发都掉了好多。

    “散朝散朝,没什么好谈的了。”

    挥挥手,唐皇直接走出来大殿,和这帮狗东西勾心斗角真是累啊。

    回到御书房中,唐皇从书架上拿出一张纸递给身旁的小太监。

    “把这张纸交给蓝十三去,快,速去速回。”

    小太监接了纸张,仔细折好之后塞到了袍子里。

    “属下明白。”

    声音散去,小太监的身影也消失不见,看着角落处渐渐消失的黑影,唐皇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

    冰凉的茶水让唐皇有些烦躁的心情瞬间平静了下来,他手指轻扣桌面,眼睛微眯。

    “杀得倒也不错,呵。”

    ……

    “早饭来了?”

    “快吃,待会凉了。”

    塞了个包子进沐卿嘴里,梦玥小小的翻了个白眼。

    “呜呜,这包子真好吃。”

    “蓝指挥。”

    墙角处传来一道中性的声音,转头看去,一位穿着黑袍的神秘人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眯起眼睛,沐卿小心打量着神秘人,在自己的感知力似乎完全没有这个人,但用眼睛又能看到。

    梦玥似乎没有看到一样,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包子。

    幻术?

    “你是谁?”

    “吾皇让我来送东西。”

    说着,神秘人从袖袍里掏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白纸,向沐卿展示一番后,他并未上前,而是直接将纸放在了地上。

    “蓝指挥,东西我就放在这里了。”

    “嗯。”

    灵识在纸旁边探查一番并未发现什么陷阱,黑袍人也不说话。

    两人对视一会后,黑袍人扯了扯嘴角,轻轻抱拳。

    “沐指挥,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黑袍人身边涌起一阵阵黑雾,等黑雾消散,黑袍人的身影也消失了。

    再等了一会,沐卿才走过去将纸张捡起。

    打开一看,上面全都是用红色墨水写下的名字。

    在最下面,写了细细的一行小字。

    十个月内,朕希望再也看不到名单上的这些人。

    “清洗名单?”

    沐卿收起纸张,回到梦玥身旁坐好。

    伸出手在梦玥眼前挥了挥,却招来了梦玥的一记白眼。

    “咋?”

    “没啥没啥。”

    ……

    吃完早饭,沐卿站在门口又往工地看了几眼,现在中央火焰的建筑似乎已经逐见雏形。

    “挺漂亮哈,”

    看着那火焰中高高的建筑,沐卿突然有种住进去的冲动。

    亭台楼阁,精雕细琢,精美无比。

    “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沐卿下达的命令只是让他建好一点,住的舒服就行,但没说让他建个七层高塔出来啊。

    或者这高塔另有作用?

    想了想,沐卿回头看向晒太阳的梦玥。

    “歪!那唐山向你要了多少资金?”

    从戒指里拿出一本小本本,梦玥撇了一眼。

    “三百块上品灵石,他说了只收镌刻阵法的费用,其他的基础东西他自己来出。”

    “哦,这样啊。”

    沐卿点点头,看来这唐山还不错嘛。

    远处,几位白胡子长老有说有笑的朝着沐卿的屋子走来。

    走到沐卿身前,他们纷纷弯下腰拱手。

    “参见总指挥。”

    “嗯嗯,早上好啊。”

    沐卿点点头,对于这些长老等我态度十分满意。

    “是这样的。”

    刘老上前一步。

    “这不是一直没有总指挥你的命令吗?所以我等就特地过来看看总指挥有没有什么要吩咐的。”

    “事情?”

    摸摸下巴,沐卿还真想不到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杀人吧,不急于一时,至少要让自己散发出去的消息好好发酵一番。

    其他的?好像没什么事情啊。

    “这样吧,你们去找那些学员吧。”

    “教他们修行?”

    丈老头从后面探出脑袋,一脸懵逼,自己这些好歹也是副院长级别人物啊。

    教他们修行?认真的嘛?

    “对,而且锦衣卫在三天之内,都不会有什么太大动作,所以这三天你们就安心教他们修行就行了。”

    扯了扯嘴角,刘老弯腰拱手道:

    “属下遵命。”

    “嗯。”

    点点头,沐卿转身进了小院。

    ……

    “哎哎,你看那里。”

    路上,一位身穿布衣的小贩指着刘老几人。

    “怎么了?”

    旁边摊位的卖刀小贩一脸迷茫,不就是几个老头吗?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知道吗?”

    小贩一脸震惊,竟然还有人不知道他们!我的天呢?

    “直接说,别废话。”

    卖刀小哥脾气可能比较暴躁哈,直接拿了把西瓜刀站了起来。

    布衣小哥看到刀后,立马换了一副嘴脸

    他一脸媚笑,手掌往下压。

    “刘哥消消气,我直接说了。”

    拿刀小哥把刀往桌上重重一放,眼睛狠狠刮了布衣小哥一眼。

    “那几个人啊,据传是锦衣卫的刽子手,那个领头的似乎叫什么蒙奇·D·老刘。手上沾满鲜血,杀的人比你……比我吃的盐还多。”

    “至于那后面的小弟我就记不太清了。”

    “我知道!”

    另一个卖猪肉的屠夫凑到了两人旁边,明明是个屠夫,却比读书人长得还读书人。

    长得白白净净,一脸儒雅,若是忽略掉身上沾血的白袍,恐怕没人会觉得这是个屠夫。

    “那老哥你接着讲讲呗。”

    “那身后的似乎叫王下二十一罗汉,个个都是洞虚期的修为。对了,你们知道那个王指的是谁吗?”

    “皇上吗?”

    布衣小哥挠挠头,在这长安城里应该也就只有一个人能称为王了吧。

    “非也非也。”

    屠夫一脸神秘的从衣服里掏出一张油纸,在上面有一个少年的画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