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母亲说的异常坚决,这让夏炎没有想到。他一时无语,重重的倒在枕头上。

    耿明珠:“儿子,你告诉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妈很不理解!”

    夏炎木讷的望着天花板慢慢的说:“都怪马俊飞,是他一口一个爸的叫着,让我心烦死了!”

    耿明珠:“他喊你父亲叫爸?”

    “是的,一口接一口的叫。你知道他之前对我做过什么,他现在被绑架之后没有找自己的母亲要钱,居然给我爸爸电话花钱赎他,你说他这是在做什么?你会怎么想?我看了当时的场面就觉得这不真实。我感觉这应该就是马俊飞和其他人联合起来欺骗我们。当时我实在是太想戳穿他们了,所以就点了马俊飞身上的炸药,因为我觉得他身上的炸药不会是真的!可没想到,它居然真的爆炸了!”

    “儿子,妈理解你,可你也不能真的点了炸药啊,你怎么不想想这万一是真的呢?你们父子都在场呢,你怎么就不冷静点?”

    “妈,事情已经出了,已经不能挽回了。但是这件事除了我们父子俩就只有江流知道,只要我们三个守口如瓶,统一口径的话完全可以瞒过去的。”

    “可是你也知道你爸的脾气,他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你能让他心怀愧疚的过完下半辈子吗?还有江流,他也是脚踏实地的老实人,你能让他一直瞒下去吗?”

    夏炎听得出母亲是有备而来,这一切应该都是父亲说过的话。看来父亲虽然替自己瞒过一次,但还是希望他能够对警方说出实情。

    “那好吧妈,你给我点时间,我和我爸,江流他们谈谈,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自首。”

    耿明珠流下了眼泪,她也只能流眼泪。出了这样的事一个女人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

    母亲走后夏炎开始了一场思想斗争。他试着去自首,也想象着自己这个过失杀人的罪行能判几年。虽然是过失杀人,但那是三条人命,一旦判下来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出来都是个未知数!这样的结局夏炎真的不想要。

    他也想过自己可以找律师,但他没有把握。这样产生了严重后果的事情无论走哪个程序都需要首先承认是自己点燃了炸药包。到时候法官会相信他的行为只是因为怀疑马俊飞吗?而且就算自己辩解成功了,但是被判几年是肯定的。那自己风华正茂的岁月就这样在监狱里度过,这是何等的让人不甘心?!

    回想这些年,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明明一手好牌如今却打的稀烂。不仅事业没有任何进展,接连失去了两次女朋友。如今刚刚对雨柔有所心动人家又已经对自己死了心。如果自己认命的话不仅要面对牢狱之灾,还会失去很多。

    到底该怎么办呢?一种是勇敢的站出来,对警方说出实情,大胆面对一切。另一种就是绝口不提此事,把真相隐藏下去。但是这样的话自己真的无法面对父母和江流。更无法坦然的面对马俊飞的母亲。

    夏炎最后想到了逃避,如果逃避的话不但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也可以逃避良心的谴责。而且还保留着飞黄腾达的希望。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夏炎已经完全恢复了,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内伤,表面外伤痊愈之后他就可以出院了。而江流和夏华强则还需要修养一段期间。

    由于担心警方再次来找自己谈话,夏炎已经开始谋划逃走的计划。现在留在医院陪床的人并不多,夏华强和夏炎身边都只有一个人陪着,而雨柔则一直陪着江流。

    这天晚间,医院住院部一如往常。夏炎跟陪护自己的护工说自己去一趟卫生间就走了出来。

    他摸了摸兜里,确认母亲给自己的银行卡还在。有了钱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夏炎来到了江流病房前敲了敲门,江流和雨柔都醒了过来。

    “谁呀?”雨柔问到。

    “你出来一趟,我有事找你,我是夏炎。”

    雨柔披上了外衣走过来开了门。她看见穿着一身病号服的夏炎站在门口。

    “怎么了?”雨柔还不知道是什么事。

    “你跟我出去一趟好吗?我在这医院里待的实在是憋的不行。好想出去透透风。你陪我去吧!”

    “这怎么可以?我还要照顾江流呢,再说都这么晚了透什么风啊?白天不行吗?”

    “哎呀,白天医生不让出去呀,只能晚间偷着出去啊,你快点吧算我求你了好不?”

    “不行不行,万一江流有什么事的话身边不能离开人啊。”

    “都没什么大事了,马上都快出院了,再说我都给我护工说过了,有啥事喊一声他就过来了。”

    两个人在门口的谈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夜间还是很清楚的被传了出去。躺在房间里的江流听见了他们俩说的话。

    “雨柔,你就跟他出去吧,你也好久没出去了,出去透透风,陪夏总说说话。我这没事,不用担心。”

    江流是个善良的人,他并没有想到夏炎单独找雨柔是别的目的,他只是以为夏炎趁着晚间想和雨柔单独在一起增进一下感情。夜里出去的男女除了爱情还会有什么呢?

    听到江流的话夏炎更是理直气壮了。

    “你看看,江流都同意了你还犹豫什么?难道你还怕我对你怎么样不成?”

    “那倒没有,可这……”雨柔总感觉有些不妥。

    江流从里面说:“你去吧,我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给你打电话。这你放心了吧?”

    雨柔没办法,她返回去穿上了衣服和鞋跟着夏炎下了楼。

    “你就这么出去呀?”

    “那能怎么办?医院不让我出去,我这不是偷着出去吗?”

    “那你穿的也有点少啊,别再感冒了。”

    “没事的,有人送衣服。”

    “……???”

    “不但有人送衣服,还有人送车过来!”

    夏炎带着一头雾水的雨柔走出了医院,到了门口发现有一辆车停在那里。车里的人见了夏炎和雨柔后闪了两下车灯。

    “炎哥,在这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