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召唤神话之万古一帝 > 第295章 不安分
    “回太妃,奴婢将如今的大汉局势讲给他们听之后,他们确实老实了一些,不过……奴婢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云嬷嬷嘀咕着,似乎也不大确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说!”孝懿太妃目色一冷。

    “奴婢总觉得有外人造访过倚凤谷,太妃你是知道,奴婢天生嗅觉超凡,这次回去传话,闻了一丝陌生的味道气息,那个气息很强!”

    “奴婢问了谷里的孩童,他们都说没人来过,问那几个老不死的,他们矢口否认,所以奴婢觉得不对劲儿!”

    孝懿太妃听到这儿,突兀间,眉头紧锁。

    而后缓缓起身,一言不发,走出殿外,就那么仰望这漫天的风雪。

    青忧起身跟了出去,却笑的天真烂漫,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

    她明显对谈话中的那些复杂的内容不敢兴趣。

    以前就没什么兴趣。

    而今入了宫了,受了那位她心中最崇拜迷恋的男人的宠幸,就更不感兴趣了。

    云嬷嬷却脸色凝重、深知太妃此举绝不寻常,赶紧跟了过去,凝声问道:

    “太妃,是有什么不对吗?”

    “嗯,很不对!

    “他们……背叛了祖训!”

    良久之后,孝懿太妃身上的气息冰冷到了极致,咬着牙关蹦出了这两句话。

    这个时候的青忧终于变了脸色,小女人模样不在,整个人的气质冰冷可怕,道:

    “背叛祖训就是背叛大汉,就是背叛了陛下!”

    “太妃,娘娘,不……不可能吧?那几个老东西,他们怎么敢?”云嬷嬷顿时脸色惨白,连声腔都变了。

    仿佛在她听来,这背叛二字等同天塌!

    “没有什么不可能,也没有他们不敢的!”

    “八百年了,祖训早已不古,不出意外的话,你闻到的那个陌生的气息,应是苍黄山脉里头的存在。”

    “看来,谷里流传的那几个传说都是真的了!”

    孝懿太妃讲到这儿,顿了片刻,合上了眼眸。

    须臾。

    睁眼。

    一语惊人!

    “先族主所言不假,这世间最不安分的,就是男人的野心!”

    “莫别不安分,已经死了,那几个老不死的,也别想多活!”

    孝懿太妃沉声道。

    言罢。

    她转过身,看着青忧,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目光决绝无比,道:

    “青忧,随哀家去面见陛下吧,已经没有掩瞒的必要了,或许……陛下早就知道了,在等我们的坦白!”

    “嗯。”

    青忧点头。

    其实她早就先跟赵元开坦诚相待。

    那是一位强大尊威到让蒙耶青忧身心倾付的男人,任何的藏着掖着,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难受的折磨。

    孝懿太妃和青忧冒着风雪,出了长乐宫,前去未央宫宣室殿。

    身后一众宫女,而云嬷嬷则是留在了长乐宫。

    及至宣室殿。

    随行赵元开前去晴水宫的殿内太监早已被赵元开差了回来,见着太妃和淑妃,赶紧叩拜:

    “奴才叩见太妃,淑妃娘娘!”

    “免礼吧。”

    “陛下可在殿内?哀家这淑妃娘娘有要事求见陛下。”

    孝懿太妃拂手,沉声道。

    那殿内太监起身之后,弓着身子,道:

    “回太妃的话,凉州大捷天降瑞雪,陛下龙颜大悦,下了旨意说今日不理朝政,眼下正在晴水宫中陪着晴妃娘娘赏雪呢。”

    “另外,陛下还下了旨意,晚膳就定在晴水宫,想必今晚是要留宿晴水宫了。”

    孝懿太妃听完之后,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青忧拉住了。

    “太妃,陛下今日难得高兴,也下了旨意不理朝政了,就让晴妃好好的侍奉陛下吧,咱们……还是不要坏了陛下的兴致。”

    青忧轻声说道。

    言语间毫无醋意,是真心的替赵元开着想。

    孝懿太妃深深的看了青忧一眼,笑着摇了摇头,叹道:

    “你呀……”

    “罢了,哀家就依你所言,明日再烦扰陛下吧。”

    ……

    ……

    与此同时。

    数千里之外的大汉远东。

    刘启民儒生出身,不通武道,也受不了马匹的颠簸。

    所以雄霸二出长安这一路走来,速度很慢,于昨日半夜才抵达了赵云重兵驻守的冀州东域济宁郡。

    短暂接头,将赵元开的旨意传达之后,雄霸不做任何的停歇,直扑青州武安郡!

    至于刘启民,雄霸将其留在了济宁郡。

    一来是从冀州到青州,一路穷山恶水,刘启民根本遭不住,也太拖累雄霸的速度了。

    二来,那日雄霸在太守府之内大开杀戒,郑家堡的堡主郑飞田和郡尉斗都横死府内!

    听刘启民说,郑飞田的女儿乃是孟乔山脉之中的宗门魁首玄陈门的少门主夫人,这层关系不浅,此时玄陈门肯定有所动作。

    而雄霸这一次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先捞一条大鱼出来看看!

    不管怎么说,带着刘启民都是累赘,搁在济宁郡最好!

    星夜。

    月黑风高。

    雄霸一身寒衣,奔袭速度之快,直接拉出了一道残影。

    而此时。

    武安郡青河县边缘地点的一个小村落之中,村东头有一间泥土房,熄着灯,闭着户,门口栓了一条半人高的土狗。

    一尊身材毅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泥土房的门口,行走间悄无声息,及近之后一道真气荡出,竟直接将那条土狗包个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土狗却睡得死沉。

    “谁?!”

    里面响起了一个极为警觉的声音。

    “我!”寒衣猛人低声道。

    “是师父!”

    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透着惊喜和激动。

    紧跟着,木门被打开,探出了一个小脑袋,低声道:

    “师父快进来!”

    待寒衣猛人进了屋子之后,这少年探着脑袋看着地上睡着死沉的土狗,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陈老二的家,雄霸来过一次。

    那个灵动的少年正是雄霸收下的第一个徒儿,陈风。

    木门被关上,整整上了五道门栓。

    陈老二裹着棉衣,没敢开灯,连说话都是压着嗓子的:

    “孩他娘儿,给高人倒一杯热水。妮儿,这是哥哥的师父,长安来的高人,不要怕。”

    雄霸坐在凳子上,没开灯的屋子漆黑一片,但他的气感探出,确是一清二楚。

    靠墙的床榻被窝里头,有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娃,脸有些脏,但那双大眼眸子却在黑暗中泛着亮光。

    跟陈风一样,是个有灵气儿的孩子。

    不过……

    雄霸还是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味。

    “风儿,这几日不见,你都迈入先天境八品了?不错不错。”雄霸笑道。

    “师父,徒儿不仅修为进步了,风神腿也小有所成了呢!”陈风回道,稚嫩的声音里头有些小得意,孩子气未脱。

    陈老二烧了点热水上来,却声音低沉,道:

    “高人,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武安郡出大事了!”

    “大事?怎么说?”

    雄霸眉头一蹙,果不其然。

    “师父,你出了武安郡的郡守府之后,那郡守郑飞田全府上下几十号人全死了!”陈风说道。

    “嗯,我杀的。”雄霸淡淡道。

    “高人,这事闹的很大,玄陈门的少门主亲自下山了,发动了佩带玄陈门铁令的武安郡内一百弟子,查了三天,杀了千人!”陈老二道。

    “呵……我杀人,他们查不出。”雄霸淡声道。

    但陈老二画风一转,让雄霸瞬间身子一震。

    “高人有所不知,玄陈门的少门主下山三天之后,武安郡突然变天了,那苍黄山脉突然下来五千宗门弟子,将青州境内所有佩带宗门铁令的人全部召回了苍黄山脉之中!”

    “整个青州境内,据说已经召回了十万人上山了,这……这怕是举兵谋反啊!”

    “从那之后,玄陈门的人就再也没出现了,郑飞田的死他们也不查了!”

    陈老二颤声道。

    雄霸手中的那碗热水就横在嘴边,半天没有入口。

    “师父,现在武安郡的人都在传苍黄山脉的宗门谋逆大汉了,这……这是在屯兵吗?”

    陈风靠在雄霸的膝下,颤声问道。

    雄霸摇了摇头,道:

    “谋逆大有可能,但绝不是屯兵!自古以来,哪有在山脉之中屯兵的先例,这苍黄山脉应该是听闻什么风声了!”

    目前来看,大汉国朝对于青幽两州已经彻底的失控了,地方都尉早就投靠宗门怀抱之中。

    他们若是举兵,完全可以在地势平坦的郡县之内。

    雄霸将碗放下,于黑暗之中摸着陈风的脑袋,低声问道:

    “徒儿,你胆子大不大?”

    “师父,风儿的胆子最大了!”

    “那就好,你给为师领路,咱们今夜就上孟乔山!”

    话音落,雄霸豁然起来。

    陈老汉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道了一句:

    “小……小心啊。”

    孟乔山就在青河县的正北。

    雄霸一身寒衣,陈风将家中那把柴刀背在了后背之上,趁着夜色,一路北上。

    苍黄山脉号称三千大山,三百宗门,区域之大,连绵千里。

    孟乔山域只占其十分之一!

    但这一路上山近三十里,雄霸的眉头越蹙越深,身边的陈风更是连呼吸无法平和下来,颤声道:

    “师……师父,不对劲儿,我们走了这么久,怎么一个活人都没看到?那些外围的小宗门怎么都空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