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古第一仙宗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悲剧三人组
    离尘有些无语的看了金翅龙雕一眼,心中十分的鄙夷。

    就你这样也能成为宗主的坐骑?连这点小小的味道都承受不了,还能成什么气候!

    虽然心中很是鄙夷,但是离尘表面上却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他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拉屎当中,几乎连丝毫的注意力都不敢分散。

    因为稍不小心,他就很可能会崩到自己的裤腿上。

    在过去了十多分钟以后,不远处,突然急急忙忙的跑来一个人影。

    只见卢管正皱着眉头,一头撞进了茅房口。

    可惜整个茅房,已经被金翅龙雕给塞得满满当当的,卢管无论如何也不步来。

    “我靠,掌门的大雕怎么在这!不行……我要憋死了!”卢管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屁股,然后满脸痛苦之色的说道。

    卢管其实很想将金翅龙雕给扔出茅房,但一想到这毕竟是掌门的坐骑,便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金翅龙雕其实已经晕倒在了茅房之中,只有两只巨大的翅膀露在了茅房口处,正好将房门给封的死死的。

    卢管的脸色极其难看,甚至被憋的有些胀红,但是却无法发作,只能一脸尴尬的站在门口等待。

    也幸亏卢管的忍耐力比较强,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估计早就喷薄而出,一泻千里了。

    “啊啊啊!!!”

    可是即便如此,在卢长老苦等了几分钟,依旧不见里面的动静之时,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大哥,您快点行吗!我内急啊!!!”卢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然大喝一声。

    金翅龙雕此刻正在昏迷当中,根本听不见卢管的话。

    而离尘在听到卢管的话后,自然以为这家伙是在叫自己,于是便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催个屁催?咋的,你要顺着茅坑去投胎啊!”

    卢管一听到离尘那欠揍的语气,便瞬间明白了,此刻是谁蹲在厕所当中。

    “离长老,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打伤您,您就行行好,赶紧出来可以吗?小弟我要憋不住了呀!”卢管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面色十分难看的说了一句。

    “哼,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给我在外边憋着吧。”离尘在听到卢管的话后,他的嘴角带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心中终于是畅快了不少。

    “你!!!”卢管的脸色猛然一变,他恨不得直接冲进厕所里,然后暴打离尘一顿。

    可惜茅房的门,被金翅龙雕给堵得死死的,卢管一时半会儿也拿他没有办法,最终只能无奈做罢。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破空之声,一名光头老者正飞速向着这边跑来。

    “都给老夫闪开!!!”卢长老猛然大喝一声,然后身子化作一道流光,瞬间便来到了茅房面前。

    “爹,你咋也来了?”卢管有些懵逼的看了卢长老一眼,然后十分诧异的说了一句。

    “闭嘴,老子现在没时间跟你闲扯!”卢长老面色通红的说道,他双目之中满是血丝,体内的洪荒之力几乎快要压制不住了。

    卢管喝的汤并不算多,所以受到的药效,其实远不如卢长老和离尘,一时半会儿之间,他还是能憋得住的。

    可是卢长老就完全不同了,他已经能够感觉到某样东西,正悄然冒出头来。

    卢长老下意识的就想冲进茅房当中,可却不经意间,看到了一只大雕的翅膀。

    “金翅龙雕?”卢长老惊呼一声,脸色顿时变化开来,整个人一脸凄苦之色。

    “爹,你还能憋住吗?金翅龙雕已经在里面拉了十分钟了,估计也快完事了。”卢管面色通红的对着卢长老说道,语气中满是纠结。

    “我………”卢长老此刻想哭的心都有了,他很想将金翅龙雕从茅房中扔出去,但是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样的动作来。

    这毕竟是掌门的专属坐骑啊,其他人哪敢得罪!

    “爹,现在咋办啊,我也要憋不住了!”卢管的脸色开始变化开来,他一脸痛苦之色的对着卢长老说道。

    卢长老站在原地踌躇良久,心中极其郁闷。

    大概几十秒钟过后,卢长老终于是受不了了,于是便猛然大喝一声,然后一股脑冲进茅房当中。

    “死鸟,给我出来!”卢长老猛然拽住金色龙雕的翅膀,然后便向上狠狠一提。

    “轰!”金翅龙雕巨大的身子,瞬间撞碎屋顶,然后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金翅龙雕在进入茅坑之时,其实是收缩着翅膀的,这才能勉强进入,如今在晕倒之下,翅膀自然地伸展开来,这才堵住了茅坑的门。

    此刻的卢长老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所以便十分暴力的将金翅龙雕,从茅坑之中给扔飞了出来!

    可怜的金翅龙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它的整个身子便瞬间被扔飞出去数百丈之远,一直到撞碎了一座小山之后,这才缓缓回过神来。

    “昂!”

    金翅龙雕有些吃痛的揉了揉自己的身子,它满脸的幽怨之色。

    另一边,卢长老在将金翅龙雕扔飞出去之后,他便一马当先踏入到了茅坑之中,然后一气呵成的俯身蹲下。

    “老爹威武!”卢管在见到这一幕后,他的眼睛猛然一亮,然后也急忙跟在了卢长老的身后,和他并排顿在一起。

    “噗呲………”

    “哗啦………”

    “噼里啪啦………”

    一连串的响声,在茅房之中不停响彻开来,在这寂静无人的深夜中,更是谱写成了十分动人的篇章。

    “离尘?你这个王八蛋怎么也蹲在这儿!”卢长老猛然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离尘,然后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笑话,这茅房难道是你家开的?本长老爱蹲在哪儿就蹲在哪儿,你丫管得着吗你!”离尘冷哼一声,然后毫不客气地说道。

    “好小子,老夫就先让你嚣张一会儿,等老夫拉完的,绝对将你的猪头都给打开花!”卢长老面色阴沉的说了一句,他现在一看到离尘,就直觉火冒三丈。

    “呵呵,老子怕你?”离尘的心中虽然有些打鼓,但是表面上却不落下风。

    “爹,咋整啊,我TM没带纸啊!!!”

    就在这时,一个惨绝人寰的声音突然传来。

    “卧槽,我TM也没带!!!”

    与此同时,离尘和卢长老同时惊呼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