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一块属性板 > 第八十九章 梦里已知身是客
    在这阵喧嚣里,一个有些熟悉的声调,顿时引起了楚明的注意。

    楚明走了过去,本来围了一大圈的人群,竟然直接让出了一条道来,而那些人自己,却是浑然不觉。

    走在内里,楚明顿时见到一个穿着大红色的僧袍的老人倒在地上,气息微弱,一个穿着白色藏地服饰,眉目清秀,带着几分空灵意味的女孩,正蹲在地上小声的哭泣。

    “宝乐儿,塔拉只是累了,要休息了!”

    女孩身边,一个高大的草原汉子,安慰道。

    只是汉子虽然这么说,但女孩还是止不住的哭,一双手,紧紧的握着老人的手,不愿意放开。

    楚明见此走上前去,蹲了下来,一指点在了老人的眉心,这一刻,老人原本将要停止跳动的心脏,竟然猛烈的跳动了起来,就连面色也变得红润无比。

    “你是谁?”

    “你要干什么?”

    “给我离塔拉远点!”

    直到这时,周围围着的人,才如梦初醒,见到里面突然多了一个人,来不及惊讶,纷纷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这群人本就是一起的,一起去大雪山朝圣,老人是他们之中的长者,被这些人所尊敬爱戴。

    如今老人就要死了,他们自然不会允许有人亵渎老人的遗体!

    伴随着一声声怒喝,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更是直接向着楚明冲出,想要将楚明擒住。

    只是还不待他们靠近楚明三尺之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掀飞了,倒飞了出去。

    这一下,不是楚明爆发了罡气,罡气最多凌空打一寸,之后杀伤力便会爆减,楚明如今使用的,是先天真气。

    真气武道修炼到先天境界,真气已经可以做到聚散由心,乃至是真气护体,几乎没有多大的损耗。

    “异术,这个汉人会异术!”

    有人惊叫。

    而就这几个呼吸的功夫,老人却是直接睁开了眼睛,随后更是自己坐了起来。

    “塔拉,你还活着,太好了!”

    依然紧紧握着老人手的女孩惊喜的叫道,刚才骤然见到楚明手指点在老人眉心的时候,她因为太悲伤,一时之间甚至根本没来及做出反应。

    “宝乐尔,我还活着!”老人说。

    “塔拉,是这个汉家哥哥救了你,他只是把手指点在塔拉你的眉心,塔拉你就醒了,就连托雷他们,都还没靠近这个汉家哥哥,就被掀飞了出去!”

    女孩急促的说道,言语之中,难以压抑住内心的喜悦。

    “刚才我的确是要死了!”

    老人说。

    “死后的世界很奇妙,我还来不及细看,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拉了回来!”

    “年轻人,你,你……”

    老人看向楚明,话说到一半,好像突然想到了点什么。

    “雷部。”

    楚明说。

    “塔拉,好久不见!”

    “楚明,你是楚明,你怎么来我们大草原了?!”老人言语之中带着惊喜的意味。

    “你师傅最近身体还好吧?”

    “不对,是我糊涂了。”老人拍了拍脑袋,“以你师傅的武功,至少还能再活五十年。”

    “我来草原是为了修行!”

    楚明说道。

    “至于我师傅,已经去了!”

    “什么?!”

    老人闻言一愣,有些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究竟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很多事情,一言难尽。”

    楚明站起身来。

    老人见楚明不愿多说,也就不再追问。

    “明哥哥,你是明哥哥!”

    就在这时,宝乐儿仔细看了看楚明的眉眼,终于认了出来,顿时惊喜的叫道。

    “现在你竟然这么高了!”

    “还有你的头发,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要不是塔拉说,我还真认不出来。”

    “还有明哥哥你刚才用的,是你们中土神仙用的法术么,点一下就把塔拉点活了!”

    宝乐儿认出了楚明后,顿时恢复了她那活泼的本性。

    塔拉和楚明的师傅秦宗然是好友,据楚明所知,他们两个,是在秦宗然年轻时游历草原的时候认识的。

    六年前,塔拉还曾带着宝乐儿去拜访了秦宗然,并在雷部里住了三个多月。

    宝乐儿也是在那个时候和楚明认识的,在楚明的记忆里,宝乐儿就像是一只活泼的鸟儿,整天就是叽叽喳喳的,倒是为雷部带来了几分活泼的意味。

    ……

    夜晚,一轮明月高悬,群星璀璨,好似触手可及。

    塔拉的族人们,在草地上,升起了一堆堆火,驱散了黑暗和严寒。

    “你们中土的武功果然神奇无比,竟然可以做到起死回生,这简直已经是你们文化里的神仙法术了!”火堆旁,塔拉老人感慨。

    “还有你的脚,一路赤着脚走来,竟然没有沾染半点尘埃,当年宗然都没有这种手段,你已经超越你师傅了。”

    老人并不知道楚明那轻描淡写的一点,所代表的意义,他并不是很了解中土的武道,只当是以为那是武道的神奇。

    楚明坐在老人旁边,此刻他已经换上了一身草原上的衣服,一头灰白的头发依然披散在背后,夜色之中,很多塔拉的族人,看向楚明的目光里,充满了好奇。

    白日里,楚明所展现出来的手段,简直超越了他们的理解。

    对于未知,人们总是充满了探究与好奇的。

    这一夜老人说了很多,楚明只是静静地听着,老人讲了不少旧事,是秦宗然的故事,也是楚明这个世界已经死去的师傅。

    如果是这个世界原本的楚明,绝对会听得津津有味,但在如今的楚明听来,却像是在看一个故事里的人物,对故事的主角讲着另一个人的故事。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似我非我,楚明来到这个世界,得到了此界楚明的记忆,此界楚明的熟人,也成了他的熟人。

    但他到底已然不是曾经的楚明,那段记忆,是身份,是背景,也是因果,楚明并未逃避记忆里的诸多种种,而是以自己的想法,代入楚明的身份,用自己的意志去开解。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好似开启了一段全新的人生,有着全新的体验,但自己依然是自己,颇有几分梦里已知身是客的意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