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三章 崽卖爷田不心疼
    赵守正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侄子,赵家的长房长孙赵显,一脸无精打采的走了过来。

    “二叔,我父亲请你过去,有事商量。”赵显受到的打击,明显比赵守正更重,连说话都变得有气无力了。

    “素来都是你爹当家的,用不着跟吾商量。”赵守正摇摇头道:“凡事由他做主便是。”

    “父亲自有道理,二叔去了就知道。”

    “唉,好吧。”赵守正担心的看一眼赵昊,小声道:“儿啊,你找个避风的地方待会儿,为父去去就回。”

    这会儿,后宅各个房间都被买家上了锁,赵昊一时无处可去。何况他也不放心这位不通俗务的赵二爷。

    怎么说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他便跟了上去,想给赵守正长个心眼。

    ~~

    赵府是个五进深的大院子,从前往后依次是门厅,前厅、正厅、内宅和下人居住的后院。

    此时,那些接收财产的家伙,已经扫荡完了内宅和正厅,正在赵府前厅之中,清点各种摆设文玩。

    府上的大爷赵守业,也在前厅之中,正强打精神陪着两名官员,一个富商打扮的人说话。

    那两个官员都穿着青色的官袍,一个胸前补着五品的白鹇,另一个却补着獬豸,品级虽然低于前者,却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风宪官。

    不过此刻,赵守业的目光,却落在那个穿着狐裘出锋锦袍,头戴同样内衬狐裘大帽的富商身上。

    “张世兄,这利息也太高了点吧?”赵守业虽然穿着居家的便袍,但也是堂堂六品朝廷命官,此刻居然对一个商人低声下气。“你看府里的物件我也没跟你讲价,借款这头,是不是可以通融一点?”

    “抱歉赵大人,不能为你一家坏了行规。”只见那富商腆着肚子,靠坐在官帽椅上,一边摸索着红木的扶手,一边漫不经心道:“再说你家里的东西虽然不少,但真正值点儿钱有几件?我们‘德恒当’看在郭部堂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给你作价两万两的。怎么到你这里,就成赚你家便宜了?”

    说着他双手一撑座椅扶手,作势起身道:

    “现在南京城还有谁会放款给你家?赵大人若还嫌东嫌西,另请高明便是。”

    “那得拖到什么时候?”那个五品的官员,闻言一脸不耐道:“我们部堂还等着回话呢!”

    “季郎中莫急,下官只是说说,张世兄不愿意就算了。”赵守业忙对自己父亲昔日的下属陪着小心。这些天他独撑局面,已是心力交瘁,再不见丝毫侍郎公子的骄矜之气了。

    “痛快点,赶紧完事儿。”那个一直黑着脸的御史也发话道:“本院五日一比,明天必须上报,到时候谁也兜不住!”

    御史说完,那户部的郎官向张员外递了个眼神。

    张员外中指按在桌上,将一张早放在那里的借据,推到赵守业面前。

    “那赵大人就赶紧签字吧,这么大笔银子,咱们‘德恒当’也得有时间准备才行。”

    “好好,我签字,签字。”

    赵守业关心则乱,一心只想着赶紧把老爷子捞出来,让生活回到正轨。现在又让三人这轮番拿捏下来,终于彻底乱了方寸。

    看着他红着眼圈、攥着笔,微微颤抖的在借据上签字画押,三人皆暗松了口气。

    墨迹未干,张员外便要收起借据,却被赵守业拦住了。

    “稍等,这么大的事,总要让舍弟也一并签押才是。”

    “好吧……”三人交换个眼神,知道他这是防着将来兄弟不肯认账,让他自己背这笔巨债。

    ‘这时候却又不糊涂了。’三人笑而不语。

    。

    没等多会儿,赵守正父子便跟着赵显进了前厅。

    “弟弟快来,把字签了。”待兄弟向两位官员见礼后,赵守业便招呼他过来签字画押。

    “好的,大哥。”赵守正便接过笔,直接就要在兄长的落款旁签押。

    赵昊本来顾忌着自己的身份,不想太招人注目。但这下实在忍不住了,悄悄扯一把赵守正的衣袖,小声提醒道:

    “先看看是什么再说啊!”

    “哦。”赵守正一拍额头,这才悬着笔,定睛去看那文书。不禁倒吸口冷气道:“借款五万两,九出十三归!这么高的利息,这怎么还的起啊?”

    赵昊闻言,暗暗狂叫道:‘是利息的问题吗?根本就是不能借这五万两好吗?!’

    却听大伯叹口气道:“管不了那么多了,救父亲要紧。你快签押吧,签了字父亲就平安无事了,还能官复原职。”

    “真的?”赵守正登时喜上眉梢,求证般看向两位官员。

    两名官员点点头,没说话。

    “太好了,父亲没事就好!”赵守正高兴的像个孩子,便要下笔。

    却看到赵昊仍摇头不已。

    赵守正对儿子十分着紧,见状便再次停住了动作,小声问道:“怎么了,儿子?”

    在两位官员看来,他这番拖拖拉拉,显然是不欲在借据上联署,想要借故逃脱过去。

    唯恐事情有变,那季郎中便抢在赵昊前头开腔道:

    “赵老弟,你向来不理俗务,可能还不知道,令尊的麻烦有多严重!”

    “有多严重?”赵守正的目光,果然被他吸引回来。

    “咱们实话实说吧,令尊恶了高相爷!”只听季郎中一字一顿道。

    “高相爷,哪个高相爷?难道是高拱高新郑?”赵守正惊恐问道。

    “还能有哪位高相爷?”季郎中朝着北面一拱手,肃容道:“可不就是那当今帝师,太子太保、内阁次辅高新郑!”

    “这次京察就是他在一手操持!”一旁的御史也帮腔道。

    “俱休矣……”赵守正两腿一软,一屁股朝地上坐去。

    幸亏赵昊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赵守正才没摔个屁股堆儿。

    “令尊恶了高新郑,没错都要脱层皮。何况这次还查出了这么大篓子!”见他果然被吓住了,季郎中便趁热打铁道:“幸亏我们部堂,念在同僚之谊代为斡旋,这才为令尊争得了一线生机。”

    顿顿,季郎中冷冷一扫赵家众人,阴森森道:“可要是填不上窟窿,那就神仙难救了。到那时,非但令尊,你全家都要遭殃的!”

    “弟弟,你就签字吧,别磨蹭了。”赵守业也催促起来。“再耽误,姓高的就要对父亲下死手了!”

    赵守正本就是个百无一用的书生,此情此景之下,哪还有什么主意?

    他终于落笔纸上,准备签下自己的大名。

    赵昊却突然一推他的右肘,那毛笔便在借据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墨迹。

    ps.裸奔不易,哭求推荐票支持啊!大家踊跃发表章评、段评啊,多谢多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