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五章 爷爷回来了
    ~~

    虽然宅子已经易主,但买家开恩,允许赵家人多住几日。

    说来也是凄惨,赵家的老太太早已过世。赵守业倒是老婆健在,可家里一出事,就带着小女儿回了娘家。

    结果偌大的院中,只剩下两对父子。

    前头几进全都上了锁,四人只能在给下人住的后罩房里暂时安身。

    主人尚且如此,下人丫鬟侍妾之类自然早就悉数遣退。没了下人伺候,凡事也只能自己动手了。

    这会儿天色擦黑,后罩房的伙房中火光闪烁,那是赵家人在准备他们的晚饭。

    只见赵显蹲在灶台前,面无表情的往灶膛里添着柴禾。

    赵守业系着围裙立在灶旁,还算熟练的将米和菜叶子下入大锅中。

    赵守正父子则揣着袖子坐在门槛上,翘首以待。

    他们已经改为一日两餐,顿顿吃粥。这会儿上午时喝得那碗稀饭,早就变成尿撒得无影无踪了。父子俩饥肠辘辘的在等着开饭。

    此时的情形,与初来时可谓天壤之别。不过赵昊已经平静下来,毕竟那富贵如泡影般转瞬即逝,他甚至还没搞清状况,就被打落了凡尘。未曾真正拥有,也就谈不上多大的失落了。

    让他刮目相看的是,自家大伯和父亲这二位兄弟,心理素质居然十分过硬。才过去两三天,他们就该吃吃该喝喝,完全没有崩溃的迹象,也不知遗传谁的基因如此强大。

    “哥,多下点米。”赵守正看到自家大哥才下了两把米,就扎住了粮口袋,不由出声要求。

    “吃白食还嫌少!现在用的可都是本官的禄米。”赵守业却不为所动,白了他一眼道:“就知道袖手旁观吃现成的,还这么多废话。”

    “那你歇着,我来就是。”赵守正闻言撸起袖子就要起身。

    众人却露出了惊恐的神情,赵守业一脸嫌弃道:“一边去,你做出来的东西,猪都不吃。”

    “那你前天还吃了两大碗!”赵守正瞪大眼道。

    “滚!”赵守业恨恨的往锅里又倒了一把米,这才让赵守正乖乖闭嘴。

    赵昊蹲在那里,两眼无神的看着家里的大人,心说这是俩什么货啊?

    老子算是掉进大坑了。

    ~~

    熬好了粥,赵家四人便一人端着一碗,并排蹲在廊下,借着灶台的火光,滋溜滋溜的喝了起来。

    等肚子里填了点热粥,大伯又有力气唉声叹气了。

    “唉,这都第四天了,怎么还没消息?我看老爷子是凶多吉少了。”

    “大哥放心,不会的。”赵守正一边嚼着咸菜,一边含混道:“这萝卜挺脆,明天再腌点。”

    赵守业不搭理这吃货,越过他瞪了赵昊一眼道:“我怎么昏头了,听了你这小崽子的胡话?!”

    “你要是真借了那五万两,爷爷才肯定回不来。”赵昊撇撇嘴,虽说大伯是个荫官,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怎么一点为官的常识都没有?

    “听听,这是人话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大伯不由气得猛吃了一口粥。

    “汝闻,人言否?你侄子是狗,大哥你是什么?”这下轮到赵守正不乐意了。

    “你就护着他吧!等老爷子被你俩害死,做鬼也非得回来找你们算账!”为了多活两年,大伯决定不跟这父子俩一般见识。他一边站起来想去再盛一碗,一边盘算道:“不如明天咱们披麻戴孝,抬口棺材到都察院闹一场,看看他们会不会放人吧。”

    “你想害死老夫吗?!”便听一个愤怒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爹啊,我是为了救你……”赵守业随口回了一句。话到一半他突然僵在那里,后脊梁一阵阵寒毛直竖,带着颤音道:“鬼……”

    话音未落,便被人一脚踢在腚上。“是你老子我,鬼你个大头鬼!”

    “爹,爷爷回来了。”赵显从旁小声提醒道。

    赵守业捂着屁股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怒气冲冲的小老头站在门口,还保持着抬脚踹人的姿势。

    不是他的父亲,堂堂三品大员赵立本,又是哪个?

    再偷瞥一眼他地上的影子,赵守业这才放下心来,惊喜叫道:“爹,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你盼着我死在外头吗?!”赵立本看着儿孙端着碗蹲在廊下的衰样,愈发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着他们骂道:

    “离了老夫这才几天?你们就落到这般田地了?”

    话音未落,便听咕噜噜响作一团。

    众儿孙循声望向赵立本的肚子。

    “老夫饿了这些天,肚子不能叫吗?”赵立本老脸不红,吹胡子瞪眼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盛饭去!”

    ~~

    须臾,爷孙五人端着粥碗,蹲在廊下,呲溜溜的继续吃粥。

    “看,我让你多熬点没错吧?”赵守正瞥一眼大哥,很为自己的先见之明得意。

    “滚。”赵守业郁闷的不理他,不解的问赵立本道:“爹,他们怎么放你出来了?”

    “他们关我是让你们出钱,你们出了钱,他们还留我过年啊?”赵立本看看黑灯瞎火的大片宅院,不禁心疼的直哆嗦,问道:“怎么弄成这样了?他们逼你们出了多少钱?”

    “他们要十万两,我变卖全部家产,只凑出一半。”赵守业老老实实答道:“还剩下五万两,本想借贷来补上,可被赵昊那小子搅黄了。”

    说话间,他发现赵立本脸色铁青,忙关切道:“爹,你在里头受了不少苦吧?”

    却见赵立本暴跳如雷,一下接一下使劲拍着赵守业的头顶,怒骂道:

    “你个蠢猪!要气死老子?!老子上头有部堂,还有左侍郎,给他补上个三万两就顶天了!你还又补了两万两?老子辛辛苦苦一辈子,全让你个败家子给败光了!”

    要不是蹲在地上不方便,他非得拳脚一起招呼大儿子。

    “我不是想让你早点出来吗?”赵守业只得抱头躲闪,满腹委屈的叫道:“你不知道当时情况有多危急?好似不马上交钱,就要把你开刀问斩似的……”

    “蠢货,他们诈你呢看不出来?这种事从来都是大家一起补,哪有我一家出的道理?!你还不如个孩子!”

    “汝不如吾子。”赵守正得意的看着自家大哥。

    “你得意个屁,书呆子!”赵立本没好气的瞥一眼赵守正,不过脸色也渐渐缓和下来,骂完了大儿子,转头拍了拍赵昊的肩膀,温声道:

    “乖孙,给爷爷再盛一碗。”

    “呃,好。”

    赵昊愣愣的接住空碗,他总算明白了,原来赵家人奇葩的根源,在这儿呢。

    ps.可见我是多在意大家的感受啊……求推荐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