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六章 夜难眠
    ps.好吧好吧,把赵昊还给你们,但以后不许再玩那个梗了~~~

    赵立本连吃了三碗粥,终于满足的捧着肚皮坐在门槛上,也不再朝大儿子发火了。

    赵守正这才提起胆子,试探着小声问道:“爹,他们说你恶了高拱,难道也是诈我们来着?”

    “那倒没有,老夫确实把姓高的得罪惨了。”赵立本嘿然一笑,语气中透着落寞道:“谁能想到,就他那个臭狗屎一样的脾气,也能爬到内阁次辅的位子上!”

    赵昊闻言,吓得一哆嗦……高拱可是隆庆朝近乎无敌的人物啊!现今才是隆庆元年二月份,这下老头子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但这回,根本不关姓高的事。这不过是他们拿我当替罪羊的借口罢了!”却听赵立本狠狠啐一口道:“不然,怎么你们一咬牙不交钱,他们就乖乖凑银子,把我放出来了?”

    “啊,他们把那五万凑上了?”赵守业闻言惊呆了。

    “那当然了!他们不出血就一起倒霉!”赵立本郁卒的叹口气道:“以往历次京察大都走走过场罢了,是以这次南京这边,本来想循例的。不料京师那边却风云突变、力度空前,一个正月就已经罢黜了一百多名七品以上官员……”

    赵昊是明史专业出身,自然能听懂赵立本这番话。

    所谓京察,便是朝廷六年一度对京官进行的考核。京察中被罢黜的官员永不叙用,是以对每一位京官,都如鬼门关一般。不过也正因如此,主持京察的大佬们一般都不会下狠手。南京这边就更是如此了,毕竟大家都在坐冷板凳,何苦互相为难?

    按照惯例,大明南北两京两套班子,南京官员的京察由南京吏部、都察院审查,只最后将结果报到京师,接受拾遗即可。这次起先也是如此,可谁承想北京那边竟掀起了腥风血雨,南京这边哪里还敢再敷衍?

    “就南户部那本烂账,哪能经得起仔细查?这些年头一回认真查起来,三两下就发现了十万两的亏空。这可不是个小数目,真要是捅到北京去,不光南户部要倒霉,南都察院也要跟着吃挂落的!”赵立本自嘲的笑笑,最后说道:

    “窟窿肯定是要补上的,而且还得有人背黑锅,才能让大多数人平安过关。这时不知哪个王八蛋,把老夫和高拱当年的恩怨捅了出来。那帮人便认定了我横竖要倒大霉,就想了这么个阴损的招数,把老夫困在南院,来诈你们两个蠢货!”

    赵守正忙自辩道:“爹,我可什么都不晓得……”

    “你闭嘴!”赵立本瞪他一眼,却也没了发火的力气,叹息道:“人家本就是打算,能诈多少是多少的。唉,也怪我们父子情深……”

    赵昊闻言,瞥一眼大伯,心说,他主要是以为你能官复原职……

    果然见大伯心疼的快要晕过去,口中还喃喃道:“那可是两万两啊,再上哪去挣啊……”

    赵守正一听却来了劲,使劲拍着大哥的肩膀道:“你就偷着乐吧。要不是我儿明理力劝,我俩现在还背着五万两的巨债呢……”

    “你高兴个屁!”赵守业被拍得生疼,一把挡开了兄弟的手。

    “哦?乖孙,你大字都不识几个,居然有这等见识?”赵立本闻言,吃惊的看向赵昊。没想到这个不成器的孙子,居然能看透其中的道理。

    “哦,人总得长大嘛……”赵昊心说来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打着腹稿,准备全套的说辞,好在引人生疑的时候糊弄过去。

    结果父亲和大伯这对活宝兄弟,根本没注意到任何异常。但赵立本不愧人老成精,显然不是可以轻易蒙混过关的。

    赵昊把心提到嗓子眼,准备应付赵立本的盘问。

    “唉,这也算我老赵家,不幸中的一点小小幸运了。”谁知赵立本却毫不在意这点,反而欣慰的拢须道:“往后咱们家,怕是就要靠你小子了。”

    见如此轻易就过关,赵昊庆幸之余,未免有种一拳打空的失落感。

    一直闷不做声的赵显,闻言忽然开口道:“爷爷,你是说……你没官复原职?”

    “官复原职个屁!这次出了这么大的篓子,老子能混个削职为民,不连累子孙,就已经烧高香了。”见大孙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赵立本又是一阵气不打一处来。好一会儿才平复下心情,问身旁的儿孙道:

    “老夫三天之内必须离京,你们考虑下,是走还是留?”

    守业守正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当大哥的便先开口道:“父亲,朝廷没罢我的官,怕是不能跟你回乡了。”

    “荫了个破官还当回事儿了,不走就不走!”赵立本撇撇嘴,想到自己却成了平头百姓,不禁一阵酸溜溜。

    赵守正却有些拿不定主意,看看儿子,见赵昊没开口,便小声道:“横竖不差一晚,等回头我和赵昊合计合计。”

    “嗯。”赵立本点点头,倒没有打击他。

    ~~

    老赵家五口人说完话时,外头更鼓已经敲了两通。

    “还是早点睡吧,不然当心半夜饿醒。”赵守业颇有经验的提醒道。

    “老夫就睡这儿了?”赵立本站起身,一指灶火未熄的伙房道:“这里暖和。”

    “呃,好吧……”赵守业嘴角一抽,这本是他父子睡觉的地方。

    “我去给父亲弄床被子。”赵守正便从不远处的小屋里,将自己的被窝抱给了老爹,帮他安顿好了,这才回屋睡觉。

    ~~

    夜里,赵昊父子合衣裹着一床被子,躺在仆人留下的破木板床上。

    两人辗转反侧,压得床板咯吱咯吱,愈发难以成眠。

    赵守正一直捱到三更天,听着隔壁鼾声如雷,这才坐起身来,对大睁着两眼的赵昊小声道:

    “儿啊,没吃饱是吧。”

    “嗯。”赵昊苦笑着点点头,本来晚饭就不多,还让老爷子干了三碗,他当然没吃饱了。

    “嘿嘿,瞧瞧这是什么?”

    便见赵守正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个油纸包,轻轻的展开油纸,一根黄澄澄的烤鸭腿,就出现在赵昊面前。

    “哪来的?”赵昊大吃一惊。

    “嘘!快吃吧……”赵守正赶紧做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我过午时偷着出去买的。快吃吧,别让你大伯闻到味,他鼻子尖着哩……”

    “一起吃。”赵昊使劲咽了口唾沫,这几天天天喝青菜粥,他两眼都发绿了。

    “你正长身体呢,我吃了浪费。”赵守正也咽口唾沫,却毫不犹豫的将鸭腿塞到了儿子手里。

    ps.像我这样溺爱着你们的作者不多吧?还不赶紧投推荐票发评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