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十九章 夕阳西下
    漏斗的口很小,又被糖膏糊住,黄泥水无法顺势淌下,便积蓄在漏斗中,很快漫过了糖膏。

    看上去,满满一漏斗全都成了黄泥汤。

    赵守正咂咂嘴,刚想发表感慨,却见赵昊目不转瞬的盯着那漏斗,似乎着紧至极。他便硬生生咽下话头,安静陪在一旁不打扰。

    父子俩目不转瞬的看着那漏斗,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滴答滴答的水声。

    两人小心的抬起漏斗一看,只见有黑色的液体顺着漏斗口,一滴滴缓慢落入桶中。

    赵昊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示意赵守正将漏斗稳稳放回桶上。

    这时,水滴的越来越快,眼看糖膏就要露出水面了。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赵昊微微一笑,不管结果如何,该装还是要装一下的。

    不然就是成功了,也没什么滋味……

    话音未落,水位又下去一点,两人就看到那红褐色的糖膏,居然变成了洁白的颜色,在黄泥汤中煞是显眼。

    “咦?”赵守正吃惊的看着赵昊,不知他变得什么戏法。

    这时候,水滴已经变成了一道水线,加速从漏斗中渗漏下去。

    漏斗中,红褐色的糖膏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一斗洁白晶莹、如沙如雪的白色事物。

    赵守正被震撼住了,看看漏斗,又看看赵昊,好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

    “尝尝。”赵昊抱着胳膊,云淡风轻的微微扬起了下巴。

    “看上去跟雪花似的。”赵守正这才伸出手指,蘸一点送入口中,旋即惊呼起来:“甜的,居然是糖霜!”

    “不然呢,糖还能变成盐吗?”赵昊得意洋洋的瞥一眼赵守正,十分享受父亲此刻咋咋呼呼的样子。

    说着,赵昊也抓了一把在手里,看一看,尝一尝,怎么形容呢?嗯,就是白砂糖。

    这是《天工开物》中记载的‘黄泥水淋脱色法’,只消一盆黄泥水,就能让红糖变白糖,再是简单廉价不过!

    “《天工开物》果然是神器啊……”赵昊心里美滋滋的想道:‘这书七十年后才初刊,里头不知有多少法子,是眼下人还不知道的呢。这可都是赚钱的法门啊……再说我脑子里,可不止一本《天工开物》啊!’

    ~~

    父子俩高兴了好一阵,才小心翼翼用木勺,将漏斗中的白糖转移到纸袋中。

    一斤半的红糖,出了半斤多洁白如雪的白砂糖。

    漏斗底部,倒是还剩下一斤稍带黄褐色的白糖。味道其实大差不大,但卖相差了许多,赵昊理都不理。

    两人又如法炮制出第二锅,最终得白糖一斤多一点。

    这时,远处传来四更鼓响,紧接着鸡也叫了。

    父子俩这才发觉,竟然忙了个通宵。赶忙简单的洗漱下,各自回屋去睡了。

    然而赵昊明明又累又困,却辗转反侧兴奋的睡不着。

    他将那包白糖放在床头上,不一会儿就伸手摸一摸,生怕遭了耗子。想到耗子,赵昊又爬起来,用麻绳将那包糖吊在梁上。

    ‘这下总不会丢了。’赵昊这才放心的躺回去的,美滋滋的盘算着,准备明日想办法拿去卖掉,然后全买成红糖,制成白糖!

    ‘然后卖掉白糖,再买红糖制白糖,再卖白糖制红糖……’

    赵昊反复默念了没多会儿,终于沉沉睡着了。

    梦里头,他成了制糖大王,大明首富,后来还发明了胰岛素……把赵昊美得合不拢嘴。

    直到他被无数黄金的光芒,闪得两眼生疼,才从美梦中醒了过来。

    “是在做梦啊……”

    赵昊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眯眼看看从屋顶直射进来的阳光,原来已经中午了。

    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赵昊下意识便往房梁下一看,不由瞪大了眼。

    只见自己悬在梁下的麻绳还在,麻绳上的那包糖,却不见了踪影!

    ‘耗子成精了?’赵昊心中惊呼,口中大叫道:“爹,你看见我的糖了吗?!”

    却没人回答他。

    赵昊顾不上穿鞋,赤着脚跑到东屋,只见被褥散乱如狗窝一般,却不见赵守正的影子。

    他家里家外到处寻找,连水井里头都没放过,却依然没找到人。

    一斤糖倒无所谓,没了重制就是了,怎么连赵守正都不见了?

    就在赵昊考虑要不要报官时,高武扛着梯子,拎着家伙式过来了。

    高武先将梯子架在屋檐下,才开口问道:

    “公子在寻赵老爷吗?”

    “不错,你见到他人了吗?”

    “一大早就见他沿着大街往南去了。”高武爬上了屋顶,将残破的瓦片揭下。

    “哦。”赵昊猛然想起,昨天赵守正提过,说今天要去国子监恢复学籍,好有资格去应乡试。

    他这才又记起,赵守正离家前,好像问过他什么,他迷迷糊糊顺口就答应了。

    八成那包糖,也是被老爹拿走了。

    赵昊这才放下心来,给高武打起下手,帮着一起修理屋顶。

    两人忙活到傍晚,赵昊饿得前心贴后心,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多没吃饭了。

    他跟高武说一声,便换了件干净点的衣裳,上街去买晚饭。

    走到大街上,他发现那桥头上的早点摊子,居然傍晚也会营业。

    想到这家的包子虽然味道一般,但胜在给的足,赵昊便走过去。

    晚上出摊的只有那母女俩,守着用被子盖住的几大笼包子。既没有那两口大锅,也没有摆食桌。

    包着布头巾的母亲,正在给客人装包子。

    那叫巧巧的少女有些无聊的立在一旁,看见赵昊过来,不由眼前一亮。

    “喂,怎么空手过来了。”

    赵昊一愣,才想起自己还欠人家个汤盆呢。

    “不好意思,摔碎了。”赵昊歉意的笑笑,伸手去袖中摸荷包道:“多少钱,我赔你就是。”

    “算了算了。”巧巧大方的摆摆手道:“那么旧了,不值几文钱。”

    赵昊的动作却僵住了。他这才又想起,自己昨天已经花光了身上最后一枚铜钱。

    他不着痕迹的抽出手,朝少女拱拱手道:“多谢,告辞。”

    说完转身就走。

    ‘竟然连饭都吃不起了。’赵昊心里难免升起一丝‘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凄凉之感。

    往前走出十几步,忽听身后传来少女的喊声。

    “等一下!”

    赵昊回头,奇怪的看着少女。只见她气喘吁吁的追上来,不由分说便将个纸包塞到他怀里。

    “收摊了,卖不完也浪费,帮忙吃了吧。”

    少女说完,也不看赵昊,转头就往桥头跑去。夕阳下,她的影子被拉得老长。

    ps.我赵昊,暂时穷得吃不上饭了,紧急求推荐票买饭吃。等我发财了,给你们一人发一斤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