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二十四章 先声夺人(盟主加更)
    无论怎么说,范大同和赵守正都算是能聊到一起的朋友。

    在目睹了父亲昨晚的心碎后,赵昊自然也不会真将这,赵守正口中‘唯一的朋友’赶走。

    他便回去自己房间,守着那一百斤宝贝红糖,仔细推敲起今夜明天,该如何步步为营了。

    等他想好通盘计划,那厢间,范大同也终于起身告辞。

    “呼……”赵昊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开工了!

    ~~

    父子二人,便仍如前日那般,一个烧火,一个熬糖。

    为了保险起见,赵昊将一百斤糖分成了十次炮制。就算哪次失了手,损失也不会太大。

    但这样一来,父子俩注定又要打个通宵了。

    父子俩一边机械的劳作,一边信口聊着天。

    “父亲这朋友很是……一言难尽啊。”赵昊初时觉着此人没脸没皮,专打秋风。却没想到,他居然能满世界找赵守正还钱。

    “哎,范贤弟其实是个很好的人,”赵守正添着柴火,缓缓摇头道:“从前他家里颇有产业,也没少在我们身上花钱。”

    “那他的钱呢?赌了?还是跟咱们一样?”赵昊不由好奇问道。

    “好人能赌博吗?”赵守正难得的正色对赵昊道:“儿啊,你将来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沾这个赌字!”

    “知道了,知道了。”赵昊无奈的点点头,真让赵守正唠叨起来,今晚都别想安生了。“还是说你的范贤弟吧。”

    “他是个可怜的人。家里原先有些产业,举业上便不是很用心。父母过世后,就更没人督促他了,整日价和一干同窗到处游学。”

    灶火映在赵守正脸上,照的他双眼熠熠生辉,那一刻,他仿佛回到了风华正茂、以梦为马的年月。

    赵昊一看就知道,那些人里肯定有赵二爷无疑。所谓游学,不过是五湖四海的游山玩水罢了。

    “后来呢?”他打断了赵守正的回忆。

    “后来,他那娘子独守空房久了,竟跟自个管家好上。两人背着他勾搭不算,还将他的家产席卷一空。又以他的名义,借贷了两千两银子,便不知所踪了。”

    赵昊闻言咂咂嘴,不得不承认道:“好惨。”

    “是啊,他自此一蹶不振,愈加放浪不羁,整日里变着法子寻欢作乐,有钱转眼就花掉,没钱就到处打抽丰。”

    赵守正叹息一句,有些自怜自怨道:“也跟为父现在一样,也是人人避之不及了。”

    “快收火,要糊锅!”赵昊忽然大叫一声。

    赵守正这些天下来,已经可以熟练的侍奉灶王爷了,闻言马上将柴火抽出大半。

    灶中火势马上小了不少,赵昊手忙脚乱的将熬好的糖膏舀出来,这才没有废掉一锅糖……

    ~~

    父子俩一直忙活到天光大亮,把所有的柴火都烧光了,才将一百斤红糖都制成了白砂糖。

    两人又小心的将白糖装进一口布袋中,赵守正掂了掂分量道:“三十斤有了。”

    “还行吧。”赵昊虽然对转化率不太满意,但一想到三十斤白糖值多少钱,他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这下连赵守正也意识到,这是多大一笔财富了。跃跃欲试道:“我们这就去卖掉?”

    “走。”赵昊同样一刻也等不了了。

    “这次咱们得请个保镖。”赵昊对上次赵守正被宰记忆犹新,想要请个门神,震慑一下宵小奸商。

    赵守正自然无不可,父子俩便背起布袋子,去前头铁匠铺找高武。

    高武早就在家里等着了,见赵昊来了,便上前接过布袋。

    “等等!”赵昊上下打量着高武,觉着有些不对劲。

    高武被看的发毛,直挠头。

    “怎么感觉你今天不太一样呢?”赵昊摸着下巴,奇怪的看着高武,只见他穿戴整齐,少有的体面。

    便听高铁匠呵呵笑道:“怎么说也是跟着公子出门,总不能给公子丢了脸,就让他换上了过年的衣裳。”

    “我说呢!”赵昊恍然,忙摆摆手道:“快换下来,穿平时那身。”

    高武点点头,二话不说就进去里间。

    不一会儿,高武穿着平日的粗布单衣单裤出来。他是练家子,别说已经是二月末了,哪怕寒冬腊月也是这样的打扮。

    “你平时不是喜欢挽着裤腿,敞着怀吗?”看着高武特意放下的裤腿,扣好的衣襟,赵昊笑眯眯道:“恢复原样就好。”

    高武便依言挽起了裤腿,露出坚实如铁的小腿肌肉。又敞开前怀,棱角分明的腹肌和胸肌上,七八道深浅不一的刀疤分外狰狞。

    再加上他脸上那刀疤,说他是匪首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不然那日,也不会差点把赵昊给吓尿了。

    “嗯,要的就是这个范儿!”赵昊这才满意的一拍手道:“出发吧!”

    ~~

    三人便辞别了高铁匠,沿着蔡家巷南下,一路上了鼓楼外大街,来到那家‘唐记南货店’。

    赵昊昨晚仔细想过,买糖要分许多家,这样可以保守秘密。但卖糖时情况却反过来,买家越少,才越能保守秘密。

    思来想去,他便决定在这家,一次全部出手。

    在店外沉吟片刻,赵昊看看赵守正道:“请父亲在门外望风如何?”

    “啊,我儿不必说的如此委婉,为父知道,自己不是讨价还价的那块料。”赵守正确实是在痛苦中茁壮的成长,颇有自知之明道:“我就不进去跟着添乱了。”

    赵昊竖起大拇指,称赞一下父亲。然后让他在两张白纸上签字画押,这才和高武前后脚进了这家唐记南货店。

    ~~

    南货店中,胖东家正在跟伙计们盘货。

    忽然,众人只觉店中光线为之一暗。

    茫然望向店门口,便见一条八尺高的疤面巨汉,挽着裤腿敞着怀,露出一身刀疤纵横的腱子肉,气势汹汹走进来。

    店里气氛登时紧张起来,几个伙计暗暗握住了倚在柜台后的哨棒。

    “敢问客官……有何贵干?”掌柜的硬着头皮问道。

    却见那巨汉一言不发,只拿一对铜铃般的眼睛盯着众人。

    店中众人登时毛骨悚然,竟有夺路而逃的冲动。

    胖东家口干舌燥的扶着柜台道:“这位好汉,有话好说,莫要伤人性命……”

    ps.感谢新盟主‘王传胪’同学,他还帮和尚找了很多资料,多谢多谢,加更感谢。求推荐票啊!

    ps2.刚才悚然发现又多了一位盟主,可以一章谢两位吗?(可怜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