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二十八章 毁尸灭迹
    赵昊看着铁匠铺紧闭的大门,无奈叹了口气,心里却愈发看重高武。

    但今天不适合再见面了,他怏怏回到家。

    进了院子,赵昊又从怀里摸出两锭,将二十两银子丢给赵守正道:“一千次太多,权且先侮辱父亲两次。”

    “好说好说。”赵守正开心坏了,捧着四锭银子端详了半天。“老朋友,以前怎么不觉着你如此可爱?“

    但欣赏完了,赵守正还是依依不舍的将钱还给儿子道:

    “这阵子我也明白了,日子是要过的。钱在为父身上,转眼就没了。还是你管着吧,需要时再找你拿。”

    赵昊不禁热泪盈眶,心中腾起一份老父母的欣慰感。

    人果然是要在苦难中才能成长,贱。

    “这就是给父亲零花的。”他又将银子塞回了父亲手中,笑道:“所谓钱是英雄胆,囊中羞涩如何做得大丈夫?”

    赵守正这才不再推辞,喜滋滋道:“那我就收下了。”

    ~~

    父子俩说完话便分头行动,赵守正在堂屋布菜。赵昊则回到自己住的西间。

    他先使劲推开自己睡的破床,掀开原先支着床脚的青砖,青砖下是他提前挖好的小洞,里头还放着个空木盒。

    这都是赵昊提前挖空心思准备好的。

    他只留了十两银子在身上,作为日常花销。

    便将剩下的二十两银子,并那张存票放进小木盒中,再覆以青砖,最后将床腿压在砖上,赵昊这才松了口气。

    待他回到天井,赵守正早就给他打好了洗脸水。

    “洗洗快用饭吧。”赵守正笑眯眯催促着儿子。

    虽然他每天都笑呵呵的,但直到今天,才如释重负,笑得如从前一般没心没肺。

    赵昊也很高兴,刚要取笑父亲两句,却忽听院外有人大喊道:

    “先别开饭,等我一起!”

    听到那声音,赵昊手里的胰子噗呲滑落在地。

    隔着矮矮的围墙,能看到个顶着对招风耳的硕大脑袋,正兴冲冲的往门口跑。不是那专打抽丰的范大同又是谁?

    赵守正也变颜变色,捂着自己的荷包道:“这厮莫非能闻到银子的味?吾手里刚有钱就上门?”

    “不至于,咱们才刚回家,他如何得知?”赵昊摇摇头,弯腰捡起了胰子,小声叮嘱父亲道:“应该是有别的事。你将钱收好,不让他看到就是。”

    赵守正忙弯腰隔靴搔痒,顺势将荷包塞到靴子里。

    刚起身,就见范大同踢开虚掩的院门,满头大汗拎着大包小包跑进来。

    “快接我一下。”范大同咋咋呼呼的朝两人吆喝道:“瞧瞧,我带什么来了?”

    父子俩吃惊的目光中,范大同将一包包切好的猪羊肉、还有两条胖头鱼,以及若干熟食一样样显摆开了。

    “烧鸡、咸水鸭、猪头肉,还有这个……”

    说着,范大同从怀里,掏出个贴着方红纸的大酒葫芦,红纸上写着‘大曲’二字。

    “好东西……”赵守正双目放光,伸手待要接过时,却想起儿子早晨的话,不由怏怏道:“暂时要戒酒了。”

    “世叔今日竟如此豪爽?”赵昊一边将生肉和鱼送进厨房,不禁好奇道。

    “庆贺乔迁嘛,昨天给银子不要,今天就买成酒肉同吃。”范大同笑呵呵道:“贤侄,我看米缸快空了,还在街上米行买了一石米、一桶油,待会儿伙计就给送来。”

    南京米贵,一石米要一两银子,油的价格就更高了,加上这些酒肉吃食,他昨天那点银子怕是要花出去一半了。

    “你省着点花,不要这么大手大脚乱花钱。”赵守正自己境界上去了,很自然的教训起范大同来:“圣人云,俭以养德。”

    “呵,兄长怎么变了性子?以往不都是说,千金散尽还复来吗?”范大同在身上胡乱擦擦手,便将那只肥美的烧鸡撕成数块,将两根鸡腿递给父子俩,自己抱着半只鸡啃起来,道:

    “给兄长花钱怎么能算乱花?我本想请你们去得月楼庆祝乔迁的,但想到五两银子怕是不够……”

    “咳咳……”听得赵昊险些没噎死。自己父子俩搬过来这些天,吃饭上拢共没花一两银子!其中还包括赵守正嘚瑟出去的那半两。

    这饭大桶也太不拿钱当钱了吧!

    “贤侄休要莫名惊诧。”范大同却一脸不以为意道:“你也是官宦人家出身,这点钱算得了什么?秦淮河画舫的上船钱都要五十两,得月楼也算是南京名楼,五两银子吃不到什么好东西的……”

    “确实。”赵守正点点头,显然之前经常出入那种场合。只是不知去的是五两的地方,还是五十两的那种地方……

    “好吧……”赵昊翻翻白眼,这种狗大户的生活,我怎么就没捞着过一整天呢?

    他进屋端出当做晚饭的几样卤菜,与范大同带来的吃食拼成一桌,三人就在天井里大吃大喝起来。

    待范大同吃饱喝足,才剔着牙问道:“兄长往后如何营生?”

    “这个不用担心,我儿……”赵守正刚想显摆一下,却被赵昊偷偷踩了一脚。

    他马上摇头改口:“我儿……让我考举人,书中自有千钟粟,到时候就不愁了。”

    范大同闻言暗暗苦笑,不知兄长哪来的自信。但他这种人惯于溜须拍马,怎会说一句扫兴的话?

    便举起酒杯笑道:“那小弟先预祝兄长桂榜飘香、连登黄甲!”

    “那这一杯,我还非喝不可了。”

    赵守正心情大好,看范大同格外顺眼,两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兴头上来还唱起了青楼小调,简直骚的没边了。

    这一喝就收不住了,赵守正的酒量又差,三杯大曲下肚便忘乎所以,揽着范大同的膀子,大着舌头道:“所谓患难见真情,今天你能再上门,还买这么多东西,你这个朋友……就算没白交。所谓,有福同享,来,当个哥哥的不能让你吃亏……”

    说着他竟伸手从靴子里拿出五两银子,拍在范大同的面前道:“拿去花差!”

    范大同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赵守正居然还能拿出钱来。

    他瞥一眼赵昊,忙摆摆手道:“这不合适吧。兄长现在今非昔比了,我不能……”

    说着话时,他一直看着赵昊的反应,却见赵昊神态如常,显然并不在意。

    “不能拿这么多,给我二两……”范大同便改口道:“二两就够了。”

    赵昊不禁摇头苦笑。

    “给你就拿着!哪那么多废话,给我省着点花就成!”赵守正却豪气干云,不容分说就将五两银子塞进了范大同怀里。

    “嘿嘿,兄长赐,不敢辞。这次我保证多花几日。”范大同喜滋滋的将银子贴身收好。

    唯恐赵昊忽然发难,把银子要回去。他又猛灌了两杯,便迫不及待的起身告辞了。

    送走了心满意足的范大同,赵守正酒劲也过去了,有些心虚的看着儿子道:“你不怪我又给他钱吧?”

    却见赵昊摇摇头,笑道:“说好了是父亲的零花钱,自然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顿一顿,他又幽幽道:“父亲不是保证过,大比前要戒酒吗?”

    “今天不是高兴吗?下不为例,下不为例。”赵守正忙讪笑着比划下拳脚道:“况且为父也没喝醉,你看,身姿多矫健!”

    “没喝醉是吧?来,帮个忙。”

    赵昊便不客气的招呼一声,让他帮着将伙房的那几十斤糖渣抬到后院去。

    然后两人用铁锨挖了个大坑,将糖渣一股脑都倒进去。

    “可惜,若是卖掉,能换一个月的酒肉呢……”赵守正不禁肉疼,确实愈发长进了。

    “让人发现了,就麻烦了。”赵昊却摇摇头,解释道:“几十斤白糖卖出去,本来就扎眼,若是让有心人知道,咱们先买了那么多红糖,又出去那么多糖渣,怕是会联想到,咱们是不是有提炼法子的。”

    守正这才明白,赵昊为何要踩自己那一脚,不由赞道:“我儿果然谨慎,为父就是随口说说,自然都听你的。”

    赵昊本来想直接掩埋的,又怕糖太多招来大群的蚂蚁,又去街上买了一大桶生石灰,兑水浇在上头,彻底毁尸灭迹后,才盖上了厚厚的一层土。

    ps.新的一天,求推荐票求章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