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三十三章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赵守正跟着进了屋,还没开口说话,赵昊便将四锭共二十两元宝递到了他手中。

    欣慰的拍了拍赵昊的肩膀,赵守正便默默转身出去,将四锭银子放在兄长面前。

    赵守业先是吃了一惊,旋即推还三锭道:“我只要五两就够了,身上还有些散碎银子,能凑齐的。”

    赵守正摇摇头,将银子塞到大哥中,不胜感慨道:“钱是英雄胆,囊中羞涩如何做得大丈夫?大哥只管收着,不够……”

    他看看屋里的赵昊,没敢说下文。

    赵守业羞愧难当,坐立不安,抹掉了泪便起身告辞。

    赵守正挽留不住,便和儿子将两人送到桥头,挥手依依不舍道:“大哥常来啊。”

    赵守业朝兄弟摆了摆手,心中百味杂陈。

    一旁赵显小声嘟囔道:“哪还有脸再来?”

    “唉,走吧……”赵守业深以为然,颓然而去。

    ~~

    赵昊父子站在桥头。

    看着两人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赵昊叹了口气:“没想到大伯如此颓丧了。”

    “是啊……”赵守正替兄长难过一阵,又心有余悸道:“唉,没想到,这口软饭竟这么难吃?”

    赵昊深以为然:“唉,是啊。”

    两人不禁心有戚戚的想道,当初若是真能软饭双吃,今日会不会有大伯的双倍颓丧呢?

    唏嘘了好一阵,父子俩才转身往家走去。

    路上,赵昊好奇的问起,赵守业的婆娘,怎么和爷爷有那么大仇?

    “唉,那是笔扯不清的烂账,总之你知道她是自作自受就行了。”

    赵守正却不愿提及往事,只简单告诉儿子,当年在大哥的婚事上,钱家耍过手段,让老爷子吃了大亏……

    赵昊也只是随口问问,现在家都分了,两不相见,自然也谈不上两相厌。

    赵守正心情郁郁,回家倒床便睡了。赵昊收拾好碗筷,又把堂屋打扫出来,便也洗刷洗刷上床睡觉去了。

    谁知躺下后翻来覆去,却毫无睡意,正奇怪间,便听到远处钟鼓楼传来更鼓声。

    赵昊凝神细听,才是一更鼓响。

    ‘一更天是戌初一刻,南京要加一刻,便是戌初二刻。”赵昊心中默默换算一下,不禁恍然大悟道:“才七点二十四分,怪不得睡不着!”

    今天他日上三竿才醒,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这会儿当然不困了。

    往常要么忙个通宵没得睡,要么为了省顿晚饭,天不黑就睡觉,赵昊还一直没意识到,这长夜漫漫有多难熬呢。

    ‘看来得找点事情打发下时间了……’

    赵昊懒得点蜡,枕着胳膊躺在床上,睁大眼看着黑黢黢的房顶,心里默默盘算着,解决了温饱之后,下一步该干点什么。

    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他正迷迷糊糊刚有点睡意,忽然听到咔嚓一声轻响。

    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那一声格外刺耳。

    赵昊登时睡意全无,躺在那竖起了耳朵,就听又吱呀一声,堂屋的门被人推开了。

    而东间里头,赵守正正鼾声如雷呢!

    ‘有贼!’

    赵昊登时寒毛直竖,忙伸手去摸搁在枕便的铁棒……这是他前日管高铁匠讨来防身用的。

    然后赵昊赤脚下地,拎着铁棒到了西间门口,透过门帘往堂屋里望去。

    他之前一直睁着眼,双目早适应了黑暗,隐隐约约便看到有个黑影,在那里翻箱倒柜……哦不,父子俩穷得连个箱笼都没有,更别说柜子了。

    看着贼人在到处翻找着什么,赵昊紧张的血液都要凝滞了。

    不确定这贼人是否身怀利刃,他也不敢出声喊叫,唯恐狗急跳墙,引来杀身之祸。

    赵昊现在唯一的倚仗,就是对方不知道自己已被惊醒。想到这,他便紧紧攥住铁棒,大气不喘躲在门帘后,准备等那贼人进来时,给他来个当头一棒!

    可谁成想,那贼人偏不如他愿,竟先往东屋摸去。

    赵昊登时一阵慌乱,这下连突然袭击都办不到了。

    就在他束手无策,准备大声喊叫,惊醒父亲时,便听东屋忽然响起一声断喝:

    “大哥!你抽她呀!”

    那贼人被吓得一个激灵,手悬在门帘上,半晌不敢伸出。

    迟疑片刻,他便转身朝着西屋而来。

    赵昊见状先是松了口气,旋即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他轻轻擦擦手心的汗水,再度紧紧攥住铁棒,高高举过头顶。然后便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瞬的盯着那门帘的缝隙!

    脚步声越来越近,赵昊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终于,门帘被人掀开,一个脑袋悄悄探了进来。

    赵昊把心一横,瞄准了那颗黑黝黝的脑袋,双臂猛地挥下!

    谁知砰地一声,铁棒竟砸在了门檐上。

    那贼人被吓了一大跳,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抓贼啊!”赵昊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边大喊起来,一边再度挥棒朝那贼人砸去。

    东间的赵守正也被惊醒了,听到儿子的喊声,想也不想就跟着大喊起来:“抓贼啊,快抓贼啊!”

    父子俩的叫声,瞬间穿透了屋顶,传遍左邻右舍,登时鸡鸣狗叫好不热闹。

    那贼子被吓破了胆子,连滚带爬往后退,被赵昊一棍子敲在后背上,疼得他一声惨叫……

    “哎呦……”

    所幸赵昊年纪尚小,力气不足,他还能忍着痛爬起来,赶在赵守正拦住去路之前,跌跌撞撞冲出了大门。

    看到贼子跑路,赵昊两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穷寇莫追。”赵守正对自己说了一句,便放弃了追贼,赶忙过来照看儿子。

    “我儿没有伤到吧?”赵守正上上下下,仔细检查着儿子的身体。

    “我没事,就是脱力了。”赵昊想伸手撑膝盖起身,却发现连胳膊都酸得抬不起来了。

    父子俩正说话间,忽听街上传来一声惨叫。

    赵守正顾不上探究,扶着儿子在长凳坐下,又摸索着点了蜡。

    待看清赵昊全身无恙,只是脸色惨白,他这才松了口气。

    赵昊刚要说话,就听外头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魁梧的身影走进院中。

    见来的是高武,赵家父子俩这心才彻底定下来。赵昊看着高武那精赤的上身,虬结的肌肉,顿觉安全感爆棚。

    高武将提在手中的一物,砰地一声扔在地上。

    父子俩定睛一看,竟是那逃脱的贼人。

    高武一路上都在组织措辞,没用赵昊等太久,便指着外头闷声道:“咱正睡觉,听到赵老爷和公子喊抓贼,刚出门就碰见这厮跑出来。咱给他一个窝心脚,这厮就晕了。”

    “高壮士威武!”赵守正竖起大拇指,激赞道:“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ps.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求章评啊亲们。(,,′?ω?)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