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四十二章 一报还一报
    两根两根,又见两根!

    “又是二十两?”赵守正登时跳起脚来,怒道:“就是两百两也不成!”

    拿不回两千两,他一年都没零花钱,这叫人怎么活呀?

    “我是说两千两银子。”张员外无奈的叹口气,一脸肉疼道:“愚兄够意思吧?”

    “啊!”赵守正闻言大吃一惊,心里却见了鬼一样,这方子是赵昊胡乱凑出,他胡乱抄来的,居然真的就当出了两千两?

    ‘我儿真是沈万三再世啊……’赵守正暗暗惊叹不已。

    见他一脸便秘状,张员外只以为是嫌钱少。便忍着心痛,稍稍让步道:“看在世伯的份上,愚兄再加五百两。”

    “啊……”赵守正惊呆了,没想到这张扒皮居然还主动价起钱来了。

    “最多两千五百两全都给你,不扣首月的利钱了。”见他态度有些松动,张员外两眼一闭,给出最后的让步道。

    按照当铺九出十三归的规矩,名义上借出两千五百两,实则只会付两千两百五十两。扣下一成作为当月的利息,便是所谓的砍头息。

    是以在张员外心中,这里外里,自己饶出去足足七百五十两,比那玉佩的价钱都高了!

    他心中暗骂自己鬼迷心窍,实在是因为那糖方子太诱人呐……

    “呃,好……”赵守正听说有这好事儿,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张员外咂咂嘴,好半晌没缓过劲儿来,他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但为免再节外生枝,他马上命朝奉草拟两张当票。那朝奉欺负赵守正不懂行,自然故技重施,将‘当期半年’,又写成了‘当期六月’。

    那‘月’字依然生着一对可爱的小短腿……

    赵守正接过来一看,又是吃了一惊,心说我儿难道是诸葛再世不成,怎么料到他们会将半年改成六月的?

    这下他愈发坚定了对赵昊的信心,一丝不苟道:“不是说当期半年吗?怎么写成当期六月了?”

    “有区别吗?”朝奉看着张员外。

    “说半年就是半年,怎么能改成六个月呢?”赵守正瞪大两眼道:“今天是二月最后一天,莫非也要算一个月不成?”

    “改改,快改……”一句话说得张员外无言以对。他这时候最担心的,就是赵守正变卦。马上命朝奉改过来。

    朝奉讨了个没趣,乖乖重新开出当票,唯恐书呆子再挑刺,这次连字都写工整了。

    “咦,原来这位朝奉,还是会写字的嘛。”赵守正端详着当票,啧啧称奇。

    羊胡子朝奉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下可以签字了吧?”张员外亲自将毛笔递给赵守正。

    赵守正刚要接毛笔,却猛然想起儿子最后一句嘱咐:

    ‘若是对方仍旧同意,你就放心继续拿乔!’

    他便将手一偏,伸向一旁的茶盏,端起来慢条斯理品几口,才在两人焦灼的目光中缓缓起身道:

    “实在抱歉张世兄,愚弟考虑了一下还是不放心。这方子是我老赵家翻身的希望,万一被你……们偷看去就麻烦了。”

    说完他便开始收拾东西,作势走人。

    心中却难免惴惴狂喊:‘快拦住我,别让我下不来台……’

    “贤弟,你这样就不对了!”张员外虽然没伸手拦住他,却也马上就故作气愤道:“陪你折腾了半天,却又打起退堂鼓,莫非是消遣哥哥不成?!”

    “我不是,不是我……”赵守正被说得颇为羞臊,暗道可不就是在消遣你吗?

    “干我们这行,最重的就是一个‘信’字,若是坏了行规,自按十倍赔偿!”见他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张员外这才一拍桌子道:“加上这句,你总放心了吧?”

    “可我怎么知道,你们看没看,看一眼又不会少一个字。”赵守正却依然不松口。

    张员外被这纠缠不清的书呆子,闹得烦躁不已,真想让人把他轰出去了。

    可谁让他馋人家的方子呢?

    这糖方子他是势在必得的,但赵守正怎么说也是前任侍郎的儿子。明抢的话显然会给南户部的大人们,留下很不好的印象,也难免会有官员兔死狐悲,会替赵老大人的儿子出气。

    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做生意嘛,耐心很重要。只要跟这书呆子搞好关系,早晚能把糖方子弄到手。犯不着非要急在一时。

    想到这,张员外便按住火气,对赵守正强笑道:“老弟只管放心,德恒当的年岁比你我还长十几年,能没有法子防范吗?”

    说着他摆摆手,让那朝奉从柜台后取来几样物事,其中有一个小木匣子、一大张厚厚的宣纸,还有锁钥、浆糊、封条、印章之类。

    张员外对赵守正道:“待会儿将配方放进盒中上锁,钥匙归你保存。然后在整张宣纸上刷满浆糊,将木盒层层包裹住。最后再贴上封条,盖上骑缝章,你也可以随处签名,想怎么做记号都行,这下总成了吧?”

    “这……”赵守正听得佩服至极,竖起大拇指道:“果然是行家来着,我不担心了!”

    张员外和朝奉如蒙大赦,马上让赵守正给他们验过两行配方。确认无误后,双方便共同将那配方放进匣中,上锁,刷浆,团团包裹。最后贴好封条,写上两人的名字和时间。

    完事后,朝奉第三次出了当票,这次赵守正终于签字画押了。

    “呼……”三人竟同时长出了口气。

    张员外二人不禁奇怪。“你叹什么气?”

    “为区区阿堵物如此劳神,真是令人不快。”赵守正发自肺腑道。

    ‘去你的吧,死书呆!’两人齐齐暗啐他一口。

    ~~

    ‘德恒当’可不是唐记一个南货铺子可比的,店里常备巨额现银,还能直接开出会票,只是范围比伍记还差一些,只能在南直通兑而已。

    不用赵昊吩咐,赵守正自己就心虚,哪能把诓来的银子还放在姓张的这里?便要求转存到‘万源号’去,理由也很霸道——

    “愚弟我中举之后,是要去京师赶考的,还是全国通兑的会票更好使。”

    张员外都不知该怎么接茬了。

    好在万源号南京总店就设在户部街上,张员外手里也有现成的万源号会票,便陪他走了一趟。

    不到一个时辰,赵守正揣着一张两千两、一张五百两的巨额会票,和张员外一起走出了万源号。

    这让一直守在不远处的赵昊看了,不禁暗暗感叹,全国最大银号就是牛,办同样的业务,却比伍记省一半的时间……

    这话若是让叶寡妇听到,肯定要跳脚骂人的!那张员外可是德恒当东家,亲自上门办的业务啊,万源号当然要奉若上宾,特事特办了。

    唐友德一个小小的南货店老板,人家伍记能放在眼里?自然按章办事,有条不紊了。

    和张员外道别之后,赵守正便慌里慌张,到处寻找自己的儿子。

    高武赶忙现出身形,护着赵守正出了户部街,上去马车。

    赵昊已经先一步,在马车上等着父亲了。

    他的视线越过赵守正的肩头,紧盯着那张员外进了当铺,才松手放下了车帘。

    姓张的,别着急,今天只是个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

    车厢里。

    赵守正献宝似的将会票郑重交给儿子,这才忍不住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那张员外和朝奉鬼精鬼精,为什么从头到尾都不担心,万一这方子是假的怎么办?”

    “这就是父亲的能耐了。”赵昊万万没想到,父亲居然超额完成了任务,喜滋滋的亲了亲那两张会票,这才狡黠道:“换了孩儿去,人家是肯定要起疑的,绝对一两银子也当不出来的。”

    “只有父亲这样正派忠厚的君子,才能赢得他们的信赖啊……”

    赵守正虽然仍不太明白,但听儿子如此夸奖,还是开怀大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得意居里醉欢颜!”

    “高武,快一点,不然耽误我爹下午坐监了。”

    “你这败兴的孩子……”

    ps.今日第一更奉上,求推荐票,大家多评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