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四十三章 凭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还?
    第二天,赵守正难得不用去坐监,却依然起了个大早。

    他要去参加大报恩寺的文会。

    一边试穿着昨日顺道买来的崭新襕衫,他一边唉声叹息道:“难得休息一天,却还不能睡个懒觉?为父都有黑眼圈了。”

    “那你也成不了保护动物。”赵昊翻了翻白眼,他还不是一样陪着早起,给丢三落四的赵二爷收拾出门的东西?

    学生不容易,学生‘家长’就容易了?

    不过他还是支持赵守正去的。毕竟参加文会大有好处,互相切磋请教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可以刷声望。越是高规格的文会,越容易把声望刷得飞起。按照以往的经验看,名声大的考生几乎不会被宗师在科考时刷下来,除非是……恶名。

    毕竟宗师乃一省提学,本省出了人才,他也与有荣焉。倒是将有名望才子挡在贡院之外,会让宗师沾上狭隘妒才的恶名,所以名声在科考这关十分重要。

    就算将来秋闱是糊名誊录的,若你的文风文笔已经为人熟识,依然能占到大便宜。当然,对赵二爷这种钝秀才来说,这一条就不指望了。

    他将说好的一百两银子,拍在赵守正面前。

    “喏,拿去花。”

    “大气!真是‘一掷千金浑身胆’……”赵守正赞叹一声,却想起这诗的下半句,不由神情一窒,便摇头道:“儿啊,昨天那两千五百两,还要连本带利还人家的,可不能乱花差。为父只拿二十两就够了。”

    赵昊不禁热泪盈眶,倍感欣慰的暗暗道,这赵二爷真是越发懂事了。

    但赵守正越是这样,他就越豪气,把一百两银子重新推回赵守正面前道:“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父亲只管花就是,他能要到我一文钱,我昊字倒过来写!”他已经基本上是个明朝人了,自然不敢随意拿祖先的姓氏开玩笑。

    “那你就要改名赵昋了,太难听了,跟‘罩龟’一个音……”赵守正却皱眉道。

    “啊,还真有这个字儿?”赵昊不禁瞪大眼,顿觉自己不学无术了。

    赵守正便蘸着茶水,在桌上写下了‘上天下日’的‘昋’字,又一脸认真解释道:“此字音‘桂’,姓也。后汉有城阳炅横,汉末被诛。有四子,一守坟墓,姓炅。一子避难居徐州,姓昋。一子居幽州,姓桂。一子居华阳,姓炔……”

    赵昊痛苦的捂住耳朵,顿觉天下书呆子皆可杀……

    “兄长,兄长可起来了?”

    幸好这时,范大同的声音在院外响起,救了他一命。赵昊赶忙将八十两银子塞到父亲的被子底下,然后逃之夭夭。

    “唉,这孩子,好容易给他讲点知识,却不耐烦……”赵守正无奈的摇摇头,只好也跟着来到院中。

    ~~

    院子里。

    “吃过早饭了吗?”赵守正一边踏着崭新的粉底靴子,一边笑问范大同道。

    “我猜是吃了。”赵昊从充作库房的东厢房中,找出前日刚买的锡伞来。

    “贤侄可猜错了。”范大同笑嘻嘻道:“不过你别慌,今日我不蹭你家的饭。”

    “哦?这是太阳打哪边出来了?”赵昊不禁惊叹,下意识将伞撑开,银闪闪的锡纸面,能晃瞎狗眼。

    “嘿嘿,贤侄不知道了吧?大报恩寺的斋饭,可是金陵一绝。”范大同直咽口水道:“我提前三天就等这一顿呢。”

    “你是去文会啊,还是蹭饭?”赵昊说着将伞收起,递给赵守正道:“父亲看看,合用吗?”

    赵守正却为难的摇头道:“这种伞,自己可打不得。”

    “我知道。”赵昊却笑道:“会尽快给父亲物色书童的,今天就先找人客串一下吧。”

    话音未落,只见高武弓着腰从西厢房出来,背上背着书箱,头上还特意扎了俩揪揪,宛若金刚芭比。

    “噗嗤……”看着高武的尊容,赵昊先忍不住笑了。

    范大同更是没形象的捧腹大笑起来,闹得高武脸红脖子粗。

    “高武,你还是别去了,吓到法师就不好了。”赵守正略有嫌弃道。

    高武颇为受伤的低下头,见赵昊摆摆手,便转身进屋去了。

    “算了,今天还是我来给兄长持伞吧。”范大同接过了赵昊手中的锡伞,夹在左腋下,摆摆右手道:“晚上不用给我们留饭了。”

    “……”赵昊竟无言以对。

    ~~

    大报恩寺在城南聚宝门外,从蔡家巷过去要将近三十里。幸好南京城水路发达,在桥下小码头,雇一艘乌篷船,吹着江风聊着天,不知不觉也就到了。

    乌篷船刚转过凤凰台,那座巍峨屹立在雨花台旁的,古往今来世界第一塔,便映入了两人眼帘。

    虽然已是无数次见过这座塔,可赵守正和范大同还是被那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熠熠光辉,如神国宝塔般的景象深深震撼。

    那座九层八面、足有二十六七丈高的通天琉璃宝塔,乃是成祖皇帝为纪念其生母贡妃,征发十万匠人军士,费时近二十年,耗资两百五十万两白银才铸就的。

    “浮图之胜,高百余丈,直插霄汉,五色琉璃,合成顶冠,以黄金宝珠,照耀云日……”赵守正沉醉不已,摇头晃脑的吟诵道:

    “夜篝灯百二十有八,如火龙腾焰火数十里,风铎相闻数里。群山、大江、都城、宫阙,悉在凭眺中……”

    却听咕咕几声,范大同腹中作响,不由变颜变色的催促那船夫道:“快快划船,爷有急事。”

    船夫只当他人有三急,赶忙使劲摇着撸,将他们送上了码头。

    一踏上岸,赵守正便指着远处的树丛道:“去吧,我等你。”

    “兄长错了,我是饿得肚子响,不是想出恭。”范大同觍颜一笑,抬头看看日上中天,便小声道:“这会儿知客僧人不在大门,我们溜进去,坐下就吃,吃完就走,不用捐款的。”

    “一个溜字甚是传神。还可以这样蒙混过关?”赵守正赞一声,他如今知道生计艰难了,自然能省则省。那可是二十两银子呢!

    “那么多人掏钱,咱俩吃个白食,滥竽充数,谁能看得出来?”范大同说着话,带头来到大报恩寺门口。

    果然见寺门大开,除了几个小沙弥在玩耍,并无专门的知客僧人拦路。

    范大同得意的眨眨眼,小声道:“进去后若有人拦路,我来应付。”

    “哦。”赵守正应一声,做贼心虚的低下头,这种事他还是第一回干。

    ps.第二更送到,裸奔好冷,大家投推荐票取暖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