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五十一章 赵公子的秘方
    日上三竿时,赵昊伸着懒腰走出了堂屋。

    高家父子正在院中,看着木匠在量门窗的尺寸。更换门窗、刷墙换瓦这种杂事,如今已经完全不需要赵昊操心了。

    见公子这么早就起来,高老汉赶忙一边给他准备洗漱用具,一边笑道:“老爷还说,公子昨晚作诗熬了一夜,今天中午才能起床呢。”

    “嗯……”赵昊含糊的应一声,其实他昨晚睡的比平时还早,睡到这会儿已经是实在睡不着了。

    诗又不是他做的,只是从脑子里默写出来而已,统共能用多少时间?

    所谓熬了一夜,都是赵守正的脑补而已。

    赵昊虽然没有靠诗词给自己扬名的打算,却也不会跟高老汉去掰扯这件事。

    等他用万香居的胰子洗完脸,蘸着上好的牙粉刷完牙,高老汉便将早饭端了上来。

    “咦?”赵昊看看桌上的鸭血粉丝、小笼蒸包,感觉有些眼熟。

    “这是巧巧姑娘早晨送来的,说以后早点她家包了。”高老汉喜滋滋的说着,感觉又给公子省钱了,却见赵昊用筷子挑着碗里的粉丝,有些食欲不振。

    “怎么,公子,不合胃口吗?”高老汉察言观色道:“那往后咱们换一家……”

    “昨天让你磨的粉,带来了吗?”赵昊放下筷子,看着高老汉。

    “公子吩咐的话,小老儿能怠慢吗?”高老汉马上从怀里,摸出个拳头大小的粗瓷瓶子,献宝似的奉上。

    赵昊接过来,拔掉瓶塞,一股诱人的香气便扑鼻而来。

    他歪歪瓶口,倒出些粉末在手上,只见那干贝粉比他的白砂糖还要细上不少。

    “怎么能磨的这么细?”

    “先切成小块,然后用小石磨慢慢研磨,反正老汉也觉少,就磨了大半宿呢。”高老汉矜持的笑道。

    “老伯做事,太讲究了!”赵昊伸大拇指赞一句。

    “老汉原先可是造鸟铳的,一根枪管要敲十万下呢,这点功夫算得了什么?”

    “呵呵……”赵昊心说,你要不是造枪的,我干嘛这么稀罕你啊?

    说话间,他将手中的粉末,悉数倒进了汤碗中,用调羹搅拌一下,舀一勺尝一口,登时发出了悠长的回味声。

    “嗯,是内味儿……”

    “公子,难道加了这个,味道就不一样了?”看赵昊一脸陶醉的连喝了几口,高老汉好奇问道。

    “你尝尝就是。”赵昊将调羹递给他。

    高老汉擦擦手接过来,舀一勺送入口中,只觉往日里喝惯了的鸭血粉丝汤,居然焕发出完全不同的味道,鲜美的让人想流泪。

    “这,这,这也太好喝了吧?”高老汉激动的哆嗦起来,想要再喝几口,却不好意思动手。

    “都喝了吧。”赵昊摆摆手,拿了个笼包吃起来。心说干贝素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比鸡精还鲜的东西。四百年后最健康的天然味精……

    高老汉也觉得,自己喝过的汤,怎能再让公子碰?便端过去一口接一口的喝起来,一边眉飞色舞,赞不绝口道:“这世上怎会有如此鲜美绝伦之物?老汉这辈子都忘不掉这味道了……”

    “吁,你小声点……”赵昊瞥一眼在外头忙活的木匠,小声道:“秘方秘方,让人知道了就不是秘方了。”

    “那小老儿……”高老汉不禁心中一沉。

    “老伯父子与我是一家人,当然无妨了。”赵昊惯会收买人心,笑着对高老汉说一声。

    “公子放心,老汉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了,就是高武也不会告诉的!”高老汉只觉一阵热流上涌,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

    整个下午,赵昊都泡在铁匠铺的厨房里,和高老汉研究最终的配方。

    为了能达到最佳的效果,他还贡献出了家里最后一斤糖……那是赵守正前次去德恒当时所用,因为赵二爷对张员外极度不爽,竟将那一斤多糖又带回了家,这两天又吃掉了几两。

    赵昊按照前世的记忆,让高老汉给干贝里加少许姜汁、白砂糖和酒腌过蒸熟,再打成粉,这样能更好的激发它的鲜味,去掉它的腥味。

    然后又尝试加入香菇粉、虾皮粉和紫菜粉……继续提鲜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为了让人无法推测出这鲜粉真正的成分。

    两人在各种材料间不断摸索比较,一直到天黑时,终于得到一个比单纯用干贝粉还要鲜一倍的配方。

    赵昊素来不难为自己,感觉差不多了,便洗掉沾在手上的作料,嘱咐高老汉道:“明早给你二十两银子,买最好的料,全都给我如法炮制!”

    顿一顿,他又笑道:“当然,老伯也可以继续摸索,看看还能不能提高鲜味……”

    “明白,少爷!”高老汉神情一振,仿佛那种为抗倭造枪的使命感,重新又回到了身上。

    “对了,你这铺子是租的还是买的?”赵昊问道。

    “原先是租的,后来靠敲枪管和高武砍倭寇的钱,花了三百两买下的。”高老汉忙如是答道。

    “……”赵昊一阵暗暗咋舌,心说怪不得当初老伯说,若是我家缺钱可以周济。原以为只是客套话,没想到人家是真有这个底气……

    想想也对,就他那种后头的破院子,都能卖到五十两,这种临街二层,还带着后宅的铺子,哪怕是在蔡家巷,也要五百两左右。

    高老汉是先租了几年,又赶上房东急需用钱,才能如此便宜拿下的。

    三百来两赵昊咬牙也能掏出来,可他哪能占自己人的便宜?

    至于那从当铺贷出的两千五百两,他还有别的用项,根本不能动。

    “公子若是有用,只管拿去用就是了。”见他不说话,高老汉便主动道:“反正这铁匠铺也开不成了,老汉正盘算着盘出去好还是租出去好呢。”

    “考虑过用这铺子直接入股吗?”赵昊问道。

    “说了公子要用直接拿去,”高老汉着急道:“跟老汉见外可不行……”

    “成吧,这事儿我来做主,总之不会让你父子吃亏的。”赵昊最讨厌拖泥带水,将面巾丢给高老汉道:“不做晚饭了,去酒楼叫一桌上好的席面,给我爹庆功。”

    “哦……是。”高老汉应一声,心里却有些迷糊,不知庆的是哪门子功?

    ~~

    等到酒菜送来,碗筷摆好,赵守正和范大同也回来了。

    “哇,好香好香……”范大同还没进门,就在外头咋呼起来。

    赵昊笑眯眯迎到天井里,信心满满的拱手笑道:“恭喜父亲一鸣惊人。”

    “唉,一言难尽啊……”赵守正摆摆手,也朝赵昊拱拱手道:“抱歉抱歉,又给我儿惹麻烦了。”

    “会是什么麻烦呢?”赵昊都已经习惯了,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赵守正侧身让开,便见一物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赵昊不禁一愣,心说父亲这照明工具有些意思,不知从哪来寻来的?

    ps.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啊,求评论~~~

    ps2.感谢新盟主‘黑的鱼’打赏,晚上还有一更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