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五十五章 感人的记忆力(祝大家元旦快乐)
    “这样啊……”唐友德闻言略一回忆,方道:“此事之前传过一阵,但京察开始后便再没了动静。大家都说,朝中有数位重臣反对开边,而且‘片板不下海’是太祖高皇帝定下的祖制,此事定然断无指望。”

    “今年之内必定开关。”赵昊却摇摇头,隆庆元年重开海禁,这是后世高中生都知道的事情。

    当然,这理由没法说出口,赵昊还得重新编排一套。“我大明国库已经入不敷出多年,急需新的财源以补亏空。更重要的是,前几年厉行海禁之后,东南的丝织、棉纺、制瓷、种茶等十几个行业,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数百万以此为业的百姓,皆生活困顿,难以为继。那些东南的高门豪族同样收入锐减、痛心疾首,他们一定会向陛下施加影响,将此事办成的。”

    唐友德闻言默默点头,觉得赵昊说得在理。他可听说当今内阁首辅徐阶,家里在松江有四十万亩地,养着上万名织工。徐家就是受海禁影响最大的一家,想来首辅大人八成也会不遗余力促成此事吧。

    唐友德心念电转,暗暗猜测道,八成是赵老大人与徐阁老有什么联系,知道一二风声吧。

    但他并不知道,徐阁老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禁海派来着……

    ‘但若是如此,这五千两银子也太寒酸了点吧?’唐友德看一眼赵昊,心说,八成是这小子无意中听他爷爷提及过,想要跟着赚笔零花钱。

    其实赵昊只是穷而已。就这两千两银子,还是他利用德恒当对父亲的轻视之心,用一张废纸诓来的。

    自行完成脑补后,唐友德感觉信心增强了不少。再说买定离手,胡猜瞎想也没有意义了。他便收起自己那份契约,对赵昊笑道:

    “既然要做,那就宜早不宜迟。我回去安排一下,三五天就能下乡收丝。”

    “可以。”赵昊点点头,他连哪里有丝都不知道,自然都听唐友德的。

    “到时公子一起下乡?”唐友德又邀请道:“清明时节,南京城外可是景色极佳的。”

    “可以。”赵昊又点点头,想到自己还没出过南京城呢,也该出去透透气了,便欣然同意。

    ~~

    吃罢午饭,赵昊又睡了个午觉。

    过午的阳光透过崭新的高丽纸窗棂,暖暖的照在他身上,让赵昊舒服的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慵懒的躺在床上,赵昊看着头顶的蚊帐,心中暗暗盘算起来。

    父亲现在有人照顾,收丝卖丝也不用自己费心,明天再去张罗下方家的早餐摊,然后自己似乎就无所事事了。

    他这些日子倒是又想出几桩赚钱的买卖,但一是贪多嚼不烂。二是本钱和人手都不足,只能暂时搁在脑子里。

    总要找点事情做吧?不然天天这样吃了睡睡了吃,也太……幸福了吧。

    是搞搞发明?还是写几本书?抑或到处转转,拜访下那些即将起复的大人们?

    赵昊暗暗寻思说,他虽然原理知道不少,可动手能力约为零。所以搞发明,还是等找到合适的人选再说吧。

    至于去烧冷灶,这是需要钱的,他现在就几百两银子可用根本不够看。何况也不知道那些起复名单上的大人们,都在哪个旮旯猫着呢。

    还是专心烧好赵锦这一个灶头吧。

    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趁着脑子里的记忆清晰,将前世的知识写几本书出来为上。花费又少,意义却极大。

    想到这,赵昊再也躺不下去,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吆喝着让高武给他磨好墨,然后摊开稿纸,提笔……僵在那里。

    ‘我他喵的写什么?’

    赵昊愣了半个时辰,也没想好该从哪本书抄起。

    最后还是无奈的,先把记忆中的那些诗词抄下来。虽然不打算靠这个扬名,但有备无患才是正办。

    也不知什么原因,他对前世的记忆非常清晰,几乎看过的每一首诗都能不假思索的写在纸上。

    这让赵昊十分兴奋,心说难道我真是天才?赶紧去赵守正桌上,拿了本《论语章句》,快速浏览了十几页,然后合上书,提笔默写。

    “此为书之首篇,故,故,故……”

    赵昊故了半天也没想起第二句。然后他反复读了好几遍,才勉强记住了四五句。

    这现世的记忆力,真是感人。

    怪不得开蒙多年,连《论语》都没背全呢。

    但当赵昊去想他前世看过的书时,却马上恢复了清晰的记忆。

    看着自己将《天工开物》的上篇‘乃粒’,一口气大差不差写下了近两千字,赵昊陷入了沉思。

    这到底是什么鬼?

    ~~

    等赵昊回过神来,发现屋里已经黑了。

    高武给他掌起灯,赵昊也没兴趣再写字了。他只觉这一下午坐下来,手腕也疼、肩膀也酸,后背还紧得慌,不禁又暗暗同情起赵守正来。

    赵二爷可是天天坐监,一坐一天啊!也不知他那一大把年纪,是怎么扛下来的。

    将写好的纸张摞好,收在柜子里上锁,赵昊感觉还是乏得很,便问在外头给他洗笔的高武道:

    “高大哥,你说我现在跟你练拳,是不是晚了点?”

    “不晚。”高武先回答是不是,然后等洗好了笔,站起身来,才闷声道:“习武可以强身健体,多晚都不算晚。我爹前几天才开始跟我学拳脚。”

    “是么?”赵昊奇怪问道:“我怎么没见着?”

    “那时候公子还没醒呢。”高武便正色道:“有道是闻鸡起舞,习武之人首先要磨砺心性,夏练三伏、冬练三九。”

    说完他看看赵昊道:“公子若是想学,咱可以教你。”

    “不,我就是随口问问。”赵昊坚决摇头道:“本公子吃不得苦,受不得累。”

    不就是写书吗?非得自己动手吗?找个漂亮的小姐姐当书记员,我念她写还不是一样?

    高武失望的点点头,不再吭声。

    这时,赵守正终于放学回来了,自然也少不了跟屁虫范大同。自从他发现赵家又阔起来之后,就把这里当成了食堂,几乎每天都要来蹭饭。

    赵昊现在自然也不在乎他这一口,心说有个人陪着父亲上学放学也是好的。

    想到他忽然一愣,这才记起自己还给父亲找个书童。

    赵昊正想喊一句‘方文,还不现身’,却听赵守正兴冲冲道:“儿啊儿啊,你那首《蝶恋花》今天就传到国子监了,现在同窗们不叫我名字了,都管我叫‘词爹’呢。”

    赵昊翻翻白眼道:“词爹有什么好的?当个词圣多好?”

    “这话说的,当爹的怎么能,抢儿子的风头?那还叫个人吗?”赵守正却大摇其头,笑嘻嘻看着儿子道:“再说,当词圣哪有当词圣的爹好?来,叫声爹听听。”

    “你下个月零花钱没了。”赵昊一阵冷笑,转身进屋。

    “啊,不要啊,小祖宗放我一马……”赵守正被捏到了七寸,跟在他身后求告不迭。

    ps.百味杂陈的2019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到来了,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健健康康,步步高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