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五十七章 酒楼的名字叫……
    “哪里哪里,赵老伯‘水猖显节,不援上也’。才是我辈楷模!”

    为了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将冷灶烧红烧热,赵昊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吹捧赵锦的机会。甚至就连他搞这个粉出来,都是为了让赵锦不知不觉的入彀!

    “你们两个姓赵的就别互相吹捧了。”余甲长听不下去了,笑骂一声道:“公子定有章程,不妨说出来,咱们也帮着参详参详。”

    “正要二位长者把关呢。”赵昊欣然点头,清清嗓子道:“我本打算用此物与方老板合股,开个早餐店。但既然方老板开过大酒楼,那索性咱们就一步到位,直接开个酒楼!”

    “开酒楼,不错不错,以后少不得蹭饭。”赵锦便笑道:“准备在哪选址?离着太远了,老朽可去不了。”

    “就在高家铁匠铺。”赵昊说着,拿出一份和高老汉签好的文书道:“高家父子以铺子入股,占两成股份。方老板不用掏一文钱,只全权负责经营,也占两成,不知方老板意下如何?”

    “公子赏饭吃,小人只有满心感激,自然满意至极。”方老板先干脆表态,后微微皱眉道:“我只是担心开在这蔡家巷生意不行,耽误了公子的买卖,罪过可就大了。”

    “是啊,赵公子,老朽是说笑的,这蔡家巷一带,住的尽是军户匠户破落户,哪有什么有钱人?”赵锦也赶忙劝赵昊打消念头道:“你有这么好的法宝,应该把酒楼直接开在秦淮河的,一定能一炮而红……”

    赵昊心中暗暗翻白眼,你以为我不想啊?一来我没钱,二来,就算开起来我能守得住吗?

    但以赵公子惯爱装腔作势的脾气,这话他是万万不会说出口的。

    只见赵昊云淡风轻的一笑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你们把梧桐树栽下去,本公子负责引来金凤凰。”

    众人见他自信满满,便不再说什么。

    赵昊直接让高武回家准备笔墨,然后他对余甲长笑道:“烦请老丈去请位中人来。”

    “公子瞧不起人了,老朽两个难道做不得这个见证?”余甲长半真半假的笑道。

    “当然做不得。”赵昊微微一笑,拍着余甲长的胳膊道:“因为我打算从自己的股份中,匀出一成均分给二位。”

    “哦,我俩老东西也有份?”余甲长和赵锦对视一眼,都没想到赵昊会来这一出。

    “这本就是给街坊们谋的营生,还得大家群策群力,也赚不了几个钱……”赵昊明知道这是只下蛋的金鸡,却仍睁着眼说瞎话,唯恐两人婉拒。

    其实余甲长婉拒也就罢了,他本就是沾了赵锦的光。可要是赵锦不要他的股份,赵昊费这么大力,兜这么大圈子,不全成笑话了?

    “自从搬来之后,老甲长对我父子多有照拂,实在无以为报。再说往后还少不得,仰仗你老在蔡家巷的威望呢。”

    “哇哈哈……”赵昊一番吹捧下来,把个余甲长吹得找不着北了,便笑得合不拢嘴道:“那老汉就厚着脸皮应下了。”

    “我可无功不受禄。”赵锦却摆摆手,坚决道:“让我白吃几顿就行,拿你的干股,于心不安。”

    赵昊一听就急了,神情却愈发真诚,双手抱拳道:“不瞒老丈说,小子自从家道中落后,便失了学。家父一直想让我再投名师,我就认准了老丈,请你一定要收我为徒,这区区半成干股,权且充作拜师的束修了。”

    说完他深深一揖。

    这时候,应该跪下去才完美。可惜赵昊最近膨胀的厉害,非但腰挺得越来越直,膝盖也越发不打弯了。

    三品大员以下,实在是跪不来啊……

    好在赵锦光顾着吃惊去了,哪还顾得上计较细节,他上下打量着赵昊,好一会儿才奇怪道:“是那天李九天的话?”

    “对,他说你老是御史。两榜进士才能当御史,老丈的学问自然比家父强之百倍。”赵昊为了烧冷灶,也是丧心病狂了,丝毫不顾忌赵守正的面子。

    “既然公子都知道了,就更应该离老夫远一点了。”赵锦定定看着赵昊道:“我是犯官。”

    “我问过高铁匠,他说你老不畏权贵,为民直言,才落得这般下场,惨遭充军十几年却仍不坠气节,小子感佩万分,便同父亲商量好,无论如何一定要拜先生为师!向你老学习做人的道理!”

    赵昊一脸崇拜之情,说得他自己都被感动了。

    赵锦落难十几年,那是人厌鬼弃的。起先还有同僚同门通信周济,可年岁一久、沧海桑田,谁还记得他个贼配军?

    这些年来他是吃尽苦头,饱受冷眼,哪曾被人如此看重过?

    赵锦把头侧向一边,深深吸一口气,一时百感交集。

    “老赵啊,这么好的徒弟,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余甲长生怕赵锦不答应,连累了自己,连忙力劝道:“你个贼配军还摆什么臭架子?赶紧应了吧,公子还在那弯腰杵着呢!”

    其余众人也你一言、我一语的从旁劝说,弄得赵锦好似不收这个学生,就没法在这蔡家巷立足一般。

    “好吧,老夫就收下你这个学生。”赵锦暗叹一声,转头看向赵昊,等他给自己磕头。

    “太好了!”赵昊却没有屈膝的意思,只一脸孺慕道:“明日叫上家父登先生门,行拜师大礼!”

    能拖一天算一天吧……而且明天围观群众少一点,自己面子也好过些。

    “也好,”却见赵锦严肃的点点头道:“天地君亲师,马虎不得,明日请诸位芳邻都光临观礼。”

    “呃……”赵昊闻言目瞪口呆,心说我现在跪还来得及吗?

    ~~

    待到赵昊谈妥了拜师,后面的事情便水到渠成了。

    众人从早餐摊转移到他家中,在中人的见证下,拟出了一份契约。

    约定未来的酒楼由赵昊出资并负责提供秘方,占五成股;高武以店面入股,占两成;方德负责经营酒楼,也占两成;余甲长和赵锦以高参的名义各占了半成股份。

    契约一式六份,各股东并中人俱签字画押后各持一份,便算是立契完成!

    赵昊又让高老汉去叫了桌酒席,准备好好庆贺一番。

    “不着急喝酒,”赵锦虽然初时扭扭捏捏,此刻却迅速进入了股东的状态,叫住了准备出门的高老汉。

    “诸位,咱们这酒楼,叫什么名字?”

    众人便齐刷刷望向了大股东赵昊。

    赵昊眨眨眼道:“不妨就叫‘味极鲜’吧。”

    “味极鲜,好名字!”赵锦眼前一亮,抚掌大赞道:“言简意赅、雅俗共赏,又点出了本店的特点所在。实在灵性的很,妙极妙极!”

    见前御史老爷都大为夸赞,蔡家巷一众草民自然也认定了,这是个极好的名字。

    Ps.海天、味达美打钱~~~~~~~求推荐票,求章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