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六十九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二十棍子扎扎实实打下去,汤老二皮开肉绽,直接晕厥过去。

    可还没完。

    只见族人们将他塞进竹笼里,抬出了院去。

    “不会出人命吧?”赵昊见状不由咋舌。

    “公子少见了,像这种,打完了都要浸猪笼的。”唐友德却司空见惯道:“罪过大的,直接塞进石头去淹死。罪过轻的,头还可以露出水面。”

    顿一顿,他哂笑道:“做做样子而已,咱们一走就会放人的。”

    “哦。”赵昊点点头,放下心来。暗道,我真是个善良的少年。

    汤社首又将族人臭骂一通,统统撵走,这才陪着小心对骑驴少年道:“公子爷可消了气。”

    “气是消了。但有些事儿,咱们还得说道说道。”赵昊面无表情道:“方才这位娘子说,你们把人家的地给换了,有没有这回事儿?”

    “有,是我耳根太软,没坚持住。”汤社首假假给了自己一耳光道:“回头就给他们换过来。”

    “多谢公子仗义相助,但不用麻烦了。”汤四丫却忽然道:“我们准备搬走,不回这汤家圩了!”

    “那正好。”赵昊抚掌笑道:“汤社首可将田产宅院作价收购,给你夫妻充作安家费。”

    “要按原先田产的价!”唐友德忙提个醒。

    “没问题……”汤社首倒不发愁收购四丫的田产,待他低低的价格吃进去,将来随便转手一卖,就能小赚一笔。

    “只是小人的家当全都变成了生丝,一时拿不出银子,还得请四丫夫妇等个几日……”

    “不用等,从卖丝的银子里扣掉就成。”赵昊多精的人啊,能让他钻这个空子?

    赵昊问了问四丫有多少田,然后便掐指算道:“南直隶一亩上好水田是二十两一亩,桑田十两一亩。四丫家一共一亩半水田,两亩半桑田,合计五十五两。”

    又看看这破院子道:“这宅子不值几个钱,就不要计较了,统共给六十两就成了。”

    “公子公道极了。”唐友德竖起大拇指。

    “公子,你说的是苏州的地价吧?”汤社首却哭丧着脸道:“我们这小地方水田十两一亩任你选,如今桑田更不值钱!”

    这屋子五两倒是值了,可羊毛出在羊身上,加在一起就亏得他肝儿疼了。

    在他看来,给四丫三十两就撑破天了。

    “我还没算完呢,急什么?”赵昊却咳嗽一声,不满的瞥一眼汤社首,接着道:“还有我这位吴兄弟的汤药费,算你二十两。还有十几个兄弟,不能白跑一趟吧?少说也得二十两。”

    说着他又看看唐友德道:“老唐,你想要多少跑腿钱?”

    “我就算了吧。”唐友德看汤社首跳河的心都有了,便摆摆手,没瞎凑热闹。

    “那我的调解费也免了吧。”赵昊大方的一摆手,对那汤社首笑道:“正好凑个一百两,一点都不多吧?”

    “确实不多,公子厚道。”唐有德点点头,心说这时机、分寸拿捏的刚刚好,不愁姓汤的不就范。

    要是汤社首不答应,他弟弟的一顿打不白挨了吗?

    但汤社首还是想努力一下,可他刚要讲价,赵昊却一抬手道:“对了,本公子习惯一口价,你废话一句,加一百两,两千斤丝扣完为止。”

    汤社首便猛然闭上嘴,默默盘算起来。丝价五钱银子一斤,他两千斤丝可以卖一千两银子。扣掉这一百两,他还有九百两,相当于一斤丝卖了四钱五。

    这个价还是有得赚,而且还得了四丫的房产田地,算来算去,也就是少赚个几十两。

    要是再犹犹豫豫,丝都卖不出去!

    这样一想,岂能因小失大?

    他便在赵昊流露出不耐烦之前,咬牙跺脚道:“算我交公子这个朋友了!”

    赵昊闻言,瞥一眼唐友德。

    唐友德尴尬的挠挠腮帮子,暗暗发誓以后再不说这句话。

    ~~

    谈妥条件之后,赵昊故意想让那汤老二多泡一会儿,便在驴背上喊饿。

    “快杀只鸡,打几条鱼,请公子和唐老板吃饭。”汤社首也放下心头大石,哪还管弟弟的死活?马上吩咐下去,给一行人安排酒饭。

    见汤家圩卖丝成功,另外几个社首这下急坏了,哪还顾得上吃饭,把唐友德拉到一旁嘀嘀咕咕,半晌才心满意足的各自去了。

    赵昊说了不管卖丝的事,自然一句都不会问。

    他更不耐烦去跟一帮老头子蝇营狗苟……赵公子显然忘了,他是如何不要脸的讨好老哥哥了。

    便让高武将饭菜端到圩墙上。他坐在那里一边小口喝着热腾腾的鸡汤,一边看着只有脑袋露出水面的汤老二。

    汤老二让河水一泡,早就清醒过来,双手抓着竹笼,愤愤看着那故意馋自己的少年。

    赵昊将一根鸡腿吃光,把骨头丢向竹笼,正好打在汤老二的脑袋上。

    “听说这鸡,还是杀得你家的。没想到你人差劲,鸡养得还不错。”

    汤老二闻言大怒,开口就想骂人,高武便把系在墙上的绳索一松。

    汤老二登时没顶,高武过了一会儿,才重新提起竹笼。

    “咳咳……”汤老二口鼻冒水,哪里还敢废话一句,只盼这杀千刀的赶紧走人。

    “这鸡味道不错,待会儿抓几只带回去,给我爹补补脑子。”赵昊在上头故意逗他。

    却见汤老二乖乖缩在笼中,一声都不吭。

    赵昊便失去了继续捉弄的兴趣,喝完鸡汤就下去圩墙。

    正碰见余鹏他们,帮着吴玉夫妇收拾好家当,肩扛手提出了院子。

    “没个马车吗,”赵昊便对一个汤家族人不满道:“驴车也行啊。”

    “公子,圩子里的大车都运丝去了……”那族人怯生生答一句,小步往墙根退去。在汤家人看来,这孩子简直比下乡收租的官差还可怕。

    赵昊这才放过他,转头看向走过来的吴玉两口子。

    夫妻俩跪在他面前,泣不成声的谢恩。

    “这次要不是公子,还不知闹出什么事端呢。”

    “感谢公子替我们做主,帮我们出气,还要了这么多银子回来……”

    “言重了。”赵昊忙扶起二人,真诚笑道:“二位是抗倭的功臣,就算不是高大哥的朋友,这个忙我也会帮的。”

    说话间,余鹏牵来了小毛驴,另一手还倒拎着四只大肥鸡。

    “你还真去了?”赵昊一边上驴,一边笑道。

    “公子吩咐的,哪敢不照办?”余鹏笑嘻嘻的举起四只鸡,朝远处汤老二挥了挥手。

    心疼的汤老二又呛了水,却一句废话不敢说。

    只见他双手抓着竹笼,伸直了脖子眺望着那骑驴少年,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夕阳下,才流下了释放的眼泪。

    “我的鸡啊……”

    ps.人在机场,准备回家啦,求推荐票求章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