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七十一章 越中四谏的威力
    江东门是南京外郭的十八座城门之一,东往水西门,西通上新河,有河道直入长江。自太祖定鼎金陵以来,便一直是南京城外西南部商业和交通中心,也是粮食、木材等大宗商品的主要集散地。

    魏国公府盘踞金陵两百年,几乎占尽了南京城除皇家园林外的风水宝地。这处被建成码头仓库的滩涂,名唤白鹭洲。不错,正是李太白那首‘凤凰台上凤凰游’中的,‘二水中分白鹭洲’,名列金陵四十八景之一。

    白鹭洲有白鹭村,住的都是徐家的奴仆,原本在这风景如画之地种稻植桑,就已经够暴殄天物了。后来发现了这个可以帮忙避税的商机,上任魏国公居然直接下令,用三合土将滩涂填平夯实,建了码头栈桥,然后修了一长溜丑陋的仓库,足足有上百间之多。

    每日从白鹭码头经过的官船不知几凡,但那些吃着朝廷俸禄的大人们,却只会感叹古来美景不复存在,实在对不起李太白。却对码头上热火朝天的避税勾当视而不见,从没人觉得对不起大明,对不起皇帝陛下……

    倒不是魏国公有多可怕,而是他们自己家的生意,也在享受这白鹭洲码头,带来的好处。

    ~~

    赵昊现在孩子家家、草民一个,还操不着那份忧国忧民的心。

    他在码头上等着唐友德卸货、入仓,待拿到存票时,已是晚霞遍天了。

    存票上有他和唐友德的签押,届时必须两人同时到场,才能提货。

    赵昊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上面,他被租仓库的价格吓了一跳。

    “三十两一个月?抢钱呢!”

    “这边就这个价,好在包赔一应损失,权当买个保障了。”唐友德也很心疼,但该花的钱是不能省的,这是他多年经商的血泪教训。

    赵昊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便不再絮言。

    收起存票,众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南京城。

    连来带去三整天,赵昊和唐胖子都有些乏了,便不再客套,各回各家。

    赵昊领着自己人回到蔡家巷,此时天已黑透,但正在装修的酒楼还掌着灯。

    听着里头叮叮当当的声音,赵昊推门一看,只见是高铁匠和方德在那里安装柜台。

    看到赵昊进来,两人忙放下活计上前问安。

    赵昊却顾不上寒暄,只点点头,便从高武手中接过二十两银子,搁在余鹏手中道:“和兄弟们分了吧。”

    “这太多了……”余鹏觉得银子有些烫手,那些候在门外的汉子们也七嘴八舌的推让起来,不敢要这么多钱。

    他们这些整劳力,一个月累死累活也就赚二两银子,平均下来一天赚不到一钱银子。赵昊只用了他们三天,而且还什么活都没让他们干,就一下掏出二十两……他们一共十三人,就算余鹏抽他们五两去,一人也能分到一两多。

    那可是整整半个月的工钱啊!

    “只管收着,这是汤社首给的出场费。”赵昊却大方的一摆手道:“往后这酒店开张,大伙多帮衬点就是了。”

    众汉子这才感激不尽的道谢出去。

    待到余鹏等人离去,方掌柜又想凑上来禀报,赵昊却依然摆手道:

    “今天累了,什么事等我睡一觉再说。”

    话虽如此,他还是没忘了关照吴玉两口子一句道:“这二位是我请来的帮手,方掌柜帮着安顿一晚,明天让高武帮他们找地方住……”

    “都留步吧。”说完,他又一摆手,抬脚回了家。

    ~~

    家中院门虚掩,只有正房亮着灯。

    赵昊推门进去,便听到朗朗的读书声,从东间赵守正房中传出。

    听到这声音,疲惫的赵公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在外累死累活打拼的‘家长’来说,此乃抚慰心灵的灵丹妙药。

    他轻手轻脚推开门,探头看一眼东间,便见赵守正端坐在书桌前,赵锦立在他的身后,静静的盯着他。

    赵昊便悄然退出,发现方文已经给他打好了洗脸水。

    他已经习惯了这小子神出鬼没,自然也不会再大惊小怪。

    一边洗脸,一边小声问方文道:“这几日一直如此吗?”

    “嗯。”方文点点头。

    “我爹居然真的转性了?”赵昊不禁大奇,他可知道赵守正多年不第、锐气尽丧,干什么事都很难坚持下来。

    好比说戒酒吧?都答应他多少回了?还是三天两头的就会醉一次。

    也不知赵锦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居然能手到病除。

    “起先老爷也是坐不住的……”却听方文幽幽道:“但赵老丈劝了劝,老爷也就从了。”

    “这么简单?”赵昊不禁暗暗沮丧,自己苦口婆心,居然不如赵锦轻飘飘几句,实在是伤自尊啊。

    两人正说话间,忽听里屋赵守正道:“老侄子,嗓子冒烟了,容我喝口水缓缓。”

    “叔父不可半途而废。”便听赵锦字正腔圆、声如洪钟的劝道:“道德文章全凭一气贯之,读旁人的范文亦是如此,断则无用。”

    “反正已经断了,你就让叔叔我歇会吧。”赵守正耍赖道。

    “可以,”赵锦应一声,却话锋一转道:“但要多读十遍。”

    “到底谁是叔父,谁是侄子?”赵守正闻言,气得拍案道:“还有没有尊卑,有没有天理了?”

    “皇帝有错,做臣子的亦当直言劝谏,况乎叔父哉?”却听赵锦语气丝毫不见波动道:“只要叔父能学业有成,高中桂榜,侄儿我愿担尽骂名,任凭叔父打骂,亦不改初心!”

    “呃……”赵守正没咒念了,一来人家为他好,二来老侄子又大他十几岁。再者,找个进士给自己辅导功课,那是当年老爷子都办不到的,他怎能辜负了儿子的一片苦心?

    想到这,他颓然吐出长长一口浊气道:“你别说了,我不喝水了,成吧?”

    说完,他便拿起书本,有气无力的继续读起来。

    “从头重读!”

    “坐姿要正!”

    “气出丹田,抑扬顿挫……”

    里头不断响起赵锦纠正的声音,这次赵守正却一句废话都不敢说了。

    ~~

    赵昊竖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为何老侄子能治得了混叔父了。

    他喵的,人家赵锦可是连严嵩都不怕的‘越中四谏’之一,拿出当年敢犯天颜的架势来督学。别说赵守正了,就是老爷子在此,只怕也顶不住哇!

    同情的摇了摇头,赵昊便放心的回屋睡觉去了。

    赵守正的小灶得开到半夜十一点,小孩子家家的可等不了那么晚……

    ps.回家了,累瘫了,年前不出门了,闭关码字,上架爆发!大爆特爆!求推荐票求章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