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七十七章 琴师有了
    晚上,赵守正回家便翻箱倒柜开了。

    “父亲在找什么?饭也不吃。”赵昊站在门口,奇怪问道。

    “没找什么……”赵守正刚想搪塞过去,旋即想到儿子早已知情,这才讪讪道:“我上次当玉佩的当票,马上当期就到了,准备去赎回来。”

    “当票我收起来了。”赵昊轻咳一声,让他别白忙活了。

    “哦,我儿就是利便。”赵守正大喜,伸手道:“快快拿来。”

    赵昊点点头,转身去自己书架上,从一本论语中,抽出一张当票。

    正是赵守正那张。

    “我得快点赎回来,晚了恐怕要多出二两利息。”赵守正如今也会精打细算,自我感觉成长了不少。

    “父亲赎不回来了。”赵昊摇摇头,将那日听到的对话,原原本本讲给赵守正。又向他指出当票上的猫腻。

    “真是岂有此理!开当铺的都可杀!”

    赵守正气得额头青筋直跳,就要将那当票撕掉。

    赵昊赶忙夺过当票,笑着提醒道:“父亲不是也诓了他两千五百两吗?”

    “哦,对啊……”赵守正登时火气消了大半道:“亏我当时还觉得良心难安,现在只恨不得多诓些银子!”

    “这才哪到哪?”赵昊将那当票小心折好,自信笑道:“大头还在后头呢!父亲安心用功,不用再管这事儿,早晚那姓张的会跪在你面前,求你收下玉佩的。”

    说着,他一掌拍在桌上,咬牙切齿道:“姓张的黑了我赵家何止万两?我非得让他都吐出来不可!”

    “我儿这样说,为父便拭目以待了。”

    赵守正又反复嘱咐他,千万不要忘了玉佩的事儿。

    似乎在老爹心中,那玉佩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

    接下来数日,赵守正每日在赵锦的督促下闻鸡起舞、早晚用功,风雨无阻、按时坐监……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当然,跟儿子抱怨几句也是难免的。

    每当这时候,赵昊都会耐心听着,权当给考生排解压力了。

    至于赵锦,虽说反复提醒自个要沉住气,但旨意一天不到,他便还是无法避免的整日烦躁莫名。这下可苦了赵守正和酒楼忙碌的众人。赵昊不得不整日安抚众人,让他们多多担待患得患失的赵老丈……

    高武也帮着吴玉夫妇找到了住处,居然就是赵锦空出来的那个小院。这种腾笼换鸟的感觉,实在让大家哭笑不得。

    不过吴玉和四丫夫妇十分勤快,没几天就把个小院收拾的面目一新,让赵锦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己住的狗窝了。

    有了这能干的夫妻俩在店里帮忙,加上高武、余鹏,还有一干蔡家巷精壮汉子也有空就来搭把手,酒楼的筹备进度又快了一截。到月底时,已是万事俱备,只待吉日了。

    “你到底定好日子了没?”巧巧坐在井边,一边将黄澄澄的枇杷剪掉枝儿,一边对一旁的赵昊随口道。

    小半个月下来,她已经没了当初的拘谨,两人相处起来也融洽多了。

    三月底的南京,中午时已经有些夏天的味道了。潮气又大,人一动就出汗。原本就不大爱动弹的赵公子,便愈发宅在家里,每日最多趁着早晚,去前头酒楼冒个头,就回来躲在树荫下睡睡午觉看看书,日子不要太逍遥。

    “我哪会看黄历啊……”赵昊懒散的靠在躺椅上,胡乱翻着一本厚厚的黄历道:“要不你来定?”

    “要是让我爹他们听到你这话,还不得活活气死。”巧巧将枇杷一粒粒洗净剥皮,装在白瓷盘中,端到赵昊椅边的杌子上。“这么多人都等着呢,你快定下来吧,别磨磨蹭蹭了。”

    赵昊捻起一颗熟透了的枇杷送入口中,顿觉甜美无比,满口生津。

    这让他找到了那么一丢丢,当初在赵府上的幸福感觉。

    只是没人喂,还是不够享受。不过估计他敢提这要求,巧巧就敢把他打个满头包。

    正和巧巧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一声怪叫从院墙外传来。

    “贤侄,我回来了!”

    那人高高的个子招风耳,不是范大同又是哪位?

    “贤侄可真是会享受啊。”范大同满脸是汗走进来,不停用纸扇扇着风,抱怨道:“这鬼天气,开春到现在没下几滴雨,热死个人了。”

    他一屁股坐在赵昊身旁,先端起茶杯猛灌几口,然后一粒粒捏着枇杷送到口中。转眼间,便将那些熟透的果子尽数消灭……

    自然招来了巧巧一阵白眼。不过范大同脸皮厚,根本不在乎。

    “世叔把信送到了?”赵昊倒没嫌弃范大同,他已经习惯了这厮的没皮没脸。何况他发现范大同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用来跑腿办事儿,可比嘴巴拙计的高武顺手多了。

    “那是当然。”范大同得意洋洋的吹嘘道:“秦淮河的名妓,哪有我不认识的?大家熟得很……”

    “听说要五十两上船钱……”赵昊幽幽说道。

    “我就吹牛这点爱好,贤侄却总挤兑我……”范大同登时哑口无言。秦淮河的名妓,可不是他这个层面,能接触到的。哪怕当年小有家资时,那也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说正事儿。”赵昊翻翻白眼道:“不要加料。”

    “唉,好吧,不加料就是……”范大同最近的饭辙全在赵昊身上,自然是让怎么着就怎么着了。“昨天我沿着秦淮河好一个打听,才找到贤侄说的马湘兰,把你的信给了她。”

    “她怎么答复的?”赵昊问道。

    “她看了信后,居然一口就答应了,说这两天交代一下,后日一早准到。”范大同一脸不可思议道:“那可是秦淮河排前十的清倌人啊!她们这种人,按说最矜持不过。没有三顾茅庐、八抬大轿、十样好礼,是万万请不动的。”

    其实赵昊也没什么信心,一定能请马湘兰出山。只是抱着姑且试试,不成就算了的念头,才写信相邀而已。

    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同意了。

    说白了,清倌人就好比朝中的翰林庶吉士。

    庶吉士在当翰林时,是要自持身份、甘于清贫的,这叫‘养望’,是在为将来入阁拜相打好基础。在这个阶段,一旦做一些掉价的事情,是会大大影响将来前程的,绝对得不偿失。

    清倌人也是这个道理,如果在这个阶段只看钱,净做一些掉价的举动,难免会被同行和恩客看轻。很快就会失去吸引力,没法再维持卖艺不卖身的清高……

    但那马湘兰居然一口答应,来这破落户云集的蔡家巷中,充当一家刚开张小酒楼的区区琴师,这何止是自降身价?简直是自毁前途了……

    ps.第一更送到,祝大家周末愉快,求推荐票求章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