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七十八章 挂牌喽,汪汪汪
    小院树荫下,赵昊和范大同一边吃茶一边说话。

    “大报恩寺那边呢?”赵昊破天荒的给范大同斟杯茶,弄得老范受宠若惊,忙双手接过。

    “去了,雪浪法师还请我吃茶来着,没想到那和尚的精舍里还真奢侈,就是挂了副唐伯虎的美人图,容易让人走神。”

    范大同啧啧有声的回忆着,在雪浪那里的所见所闻,恨不能取彼而代之。

    “他怎么回话的?”赵昊着紧的看着范大同,雪浪这边的答复,可比马湘兰那边重要多了。

    “法师看了你的信,说‘俗气,太俗气了’。”范大同学着雪浪的腔调,摇头晃脑的样子,让赵昊恨不得掐死他。

    “那他就是不肯帮忙了?”赵昊心下一凉,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会黄了?难道和尚对我不是真爱?

    “不,他说会全力以赴,邀请南京城最有名的老饕,给你的味极鲜捧场。”范大同笑道:“因为他要帮你尽早摆脱贫穷的困扰,好让你专心诗词创作。”

    “呃,好吧……”赵昊哭笑不得的点点头,这和尚,就是帮个忙,都让人这么不痛快。

    “他让你提前告诉他,味极鲜何时开业,他好有时间邀请食客。”范大同又补充道:“只提前一天告知就行,他说只要他打个招呼,旁人都会赏脸的。”

    赵昊便将手中黄历往范大同怀里一扔,拍板道:“那就明天挂牌,后天开张!”

    “这么快?”范大同和巧巧齐齐吃惊道。

    “既然万事俱备,还等过年不成?”赵昊双眉一挑,万里无云。

    ~~

    翌日吃罢早饭,方德便过来邀请赵昊,去为酒楼挂匾。

    虽然明日才正式开业,但挂牌也算是大事一件,东家自然不能缺席。

    赵昊欣然答应,便在巧巧的帮助下,踏上轻薄的陈桥缎面鞋,穿上簇新的浅蓝色湖绸夏袍,束以靛蓝锦带,腰悬白玉佩,最后戴上新结的黑丝网巾。

    网巾是男子成年的标志,赵昊提前戴上,纯属为了在下面人面前装成熟罢了。

    待到装扮停当,他对着略有些模糊的铜镜端详半晌,也没看清自己俊俏的模样,不禁怀念起侍郎府上那面纤毫毕现的银面铜镜……

    “行了,别臭美了,”巧巧掩嘴笑道:“赶紧过去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好吧。”赵昊接过巧巧递上的洒金扇,张开摇了摇,却感觉有些装过头了,便丢还给她,空手出门去了。

    ~~

    等他到了前头,酒楼里里外外早就站满了人。

    除了方掌柜两口、高家父子、余甲长父子、老哥哥赵锦,吴玉夫妇,还有雇来的两位大厨、四个帮厨、四个跑堂,都在酒楼门口恭候东家的到来。

    街坊四邻们也过来看热闹,见到赵昊便没口子道贺,看上去就像今天开业一般。

    “老板来了,快放鞭!”余鹏忙高声吆喝道。

    便有精壮的汉子点燃了满地红,噼里啪啦、烟雾缭绕、红屑满地、十分喜庆。

    酒楼的楹联早就挂好,只是覆着红绸,不知内容。待将匾额挂起,酒楼便算是万事俱备、只待开业了。

    赵昊捂着耳朵,看着高武和吴玉踩着梯子,将覆盖着大红绸缎的匾额,稳稳挂在了酒楼的门楣上。

    鼓掌叫好声中,赵昊邀请街坊们进店参观。

    只见这家铁匠铺改建的酒楼,已经完全看不到打过铁的痕迹,原来积着厚厚煤灰的三合土地面,铺上了刚刷过桐油的红松木地板。墙面也粉刷一新,挂着各式各样的字画。

    大堂中,只摆了六张红酸枝的八仙桌,桌与桌之间的距离十分宽敞,各配了八把舒适的圈椅后,还可容纳两人并排行走。

    最终,方掌柜还是听从了赵锦的建议,将柜台往后撤了三尺。这样减了三张桌子后,让大堂看上去十分宽敞。而且还能在柜台对角处,设一个尺许高的木台,作为琴师的演奏场所。

    鸡翅木的宽大柜台后,悬空装着一个博古架似的酒架子,上头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式美酒,让人一进来就被勾起酒虫。

    蔡家巷的街坊们,何曾进过这等高雅讲究的酒楼,一时都有些束手束脚,唯恐碰坏了、弄脏了哪里。

    “大家随意点就好。”赵昊满脸春风的招呼着众人上楼道:“还指望大家多提意见呢。”

    说得就像他会听似的……

    上楼的楼梯被擦得纤尘不染,楼上是被分隔开来的四个雅间,分别名曰‘春、夏、秋、冬’。

    赵昊还没来得开口炫耀,便听酒楼门口传来一阵嘈杂詈骂声。

    紧接着,就听几个破锣嗓子在楼下吼道:“还不快让开,官差办事!”

    “敢拦着差爷,想造反吗?!”

    街坊们全都望向赵昊,赵昊却若无其事的笑道:“一点小事,掌柜的会处理好的,我们继续。”

    说着,便带人上楼,去显摆他四个雅间的不同之处……

    ~~

    酒店楼下,气氛已十分紧张。

    上元县的官差李九天,带着八九个白役,想要闯进店中。

    高武带着几个汉子拦在门口,不许他们进去捣乱。

    “高武,别给脸不要脸,你现在是草民一个,敢阻拦县里办差?”

    那李九天用鼻孔看着高武,不屑哼道:“再不让开,锁你去蹲班房!”

    高武冷笑一声,拎起了鸡翅木的门闩。

    “有本事你打啊。”李九天指着自己脑袋上的方形平顶帽。“打一下,非但你这破店开不成,还得吃一辈子牢饭!”

    高武一阵咬牙切齿,终究没有挥下这一棒。

    “不敢打是吧?”李九天得意洋洋的把脸一沉道:“不敢打就让开!”

    “李九天,你存心捣乱是吧?”余甲长脸色不善的上前,对那李九天道:“门摊银已经交了,也跟六房报备过了,你还想怎样?”

    “跟六房报备就完了吗?”李九天掏掏耳朵,吹下小指的耳屎,冷笑道:“孝敬我们三班官差的银子,怎么一文都没见?”

    “就是,咱爷们一文钱俸禄都没有,就指着这点孝敬过活。”那些手持水火棍的白役,也鼓噪帮腔起来道:“让咱们喝西北风,你们也得一起饿肚子!”

    “好好好。”今天大喜的日子,方掌柜不想多纠缠,忙摸出五两银子,奉到李九天面前。“差爷往后多照应……”

    李九天接过银子掂量一番,忽然把脸一沉,骂道:“打发要饭的呢!”

    其实五两银子已经很多了,一般这种店铺开张,最多孝敬个二三两,也就过去了。

    但今天李九天可不只是来要钱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