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八十一章 七品官的体面
    翌日天不亮,赵家小院中便已灯火通明。

    巧巧四更天就过来忙活开了,赵锦早早起身吃过早饭后,便在方文的帮助下梳洗打扮,穿好了官靴官袍,系上了久违的革带。

    待到他手捧着乌纱帽走出东厢房时,赵昊父子也早就等在院中了。

    “哈哈,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赵守正抚掌笑道:“老侄子看着都年轻了十岁。”

    赵昊指着门外一顶四抬大轿,笑道:“兄长请上轿。”

    “有劳贤弟了。”赵锦感激的握了握赵昊的手,他正发愁该怎么去衙门应卯呢?堂堂七品官,步行太不体面了。

    至少也得有头毛驴骑一下吧……事实上,绝大多数御史、以及两京各清水衙门的七品官,根本坐不起轿子,甚至没钱养马,只能骑头毛驴、让个老仆打伞牵驴凑合一下。

    只是这般寒酸的穿街过市,是要被笑话一路的。

    赵锦发愁了半宿,没想到赵昊已经不声不响,全都帮他安排好了。

    而且是四名穿红的轿夫,还有一个打罗伞的伞夫,以及打着‘风宪’灯笼开道的余鹏。

    “时间仓促,只能先租了顶轿子凑合用着。”赵昊笑着招呼余鹏过来道:“我跟老甲长商量着,就让余鹏先给老哥哥充几天长随,将来哥哥寻到称心的,换他回店里便是。”

    这下好了,一位七品官应有的体面,一样不缺了!

    “贤弟真会疼人,愚兄真是后福不浅。”赵锦感动的热泪盈眶,只觉这贤弟是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自家兄弟,说这些就见外了。”赵昊笑着将他送进轿中道:“兄长快快出发,不要误了时辰。”

    “好,晚上见。”赵锦朝他招招手,这才缓缓放下了轿帘。

    “起轿……”余鹏便高唱一声:“御史老爷上街了!”

    轿夫便稳稳抬起轿子,在一对灯笼的引导下,缓缓出了蔡家巷。

    看着赵锦的轿子远去,赵昊长长松了口气。

    他其实有些担心,赵锦是那种能共患难,不可同富贵的势利小人。万一这厮睡一觉起来,不认自己这个小弟弟了,那这冷灶岂不白费了柴禾?

    好在,赵锦非但没生分,反而更加亲热了。

    赵昊揉着被他握得生疼的手背,把心放回了肚子了。

    等他转头时,发现赵守正还伸长了脖子,在目送着赵锦的轿子远去。

    “父亲居然和兄长感情如此深厚?”赵昊不禁奇道。

    “我是羡慕他的轿子。”赵守正直咽口水道:“你爹我坐了十几年,陡然间没得坐,心里空落落的。”

    “这得靠父亲自己啊。”赵昊便语重心长的教育道:“你现在不过是监生,就算我给你买了轿子,你能坐着去上学?”

    “那不能,被苟学正看到,会骂死我的。”赵守正苦笑一声,狡黠道:“当初我都是让人在牌坊外落轿,然后自己走进去。”

    “跟做贼似的,有什么滋味?”赵昊翻翻白眼,闷声道:“等你中了举人,我马上给你买一顶全新的轿子,再把轿夫伞夫配齐!”

    “唉……”赵守正闻言却忽然神情一黯,刚要说点什么,旋即想起今天是儿子的好日子,便硬生生打住话头,揽住赵昊的肩膀笑道:“你就等着破费吧!”

    父子俩说着话回到院中,巧巧便将早饭端了上来。

    今天要准备两拨早饭,巧巧便包了小馄饨,配上用骨头熬得汤底,再加一点点极鲜粉,配上翠绿的葱花,吃得父子俩十分熨帖。

    “巧巧做饭是越来越好,得加钱了。”赵守正一边刺溜刺溜喝着汤,一边没口子夸赞道:“你这才来几天,我都胖了好几斤。”

    “老爷不嫌弃就好。”巧巧捂嘴直笑,得意的看看赵昊,期待他的夸奖。

    赵昊却定定看着前头已经亮灯的酒楼,开始担心起,雪浪那厮到底能不能,将南京城的老饕请来……

    只要人来了,他就有信心震住他们。可要是人没来,他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没人买账啊?

    见他根本没反应,巧巧郁闷的嘟嘟嘴,捧着托盘下去了。

    “咦,好香好香……”这时范大同从外头进来,正好跟巧巧碰了个照面,他顺手就将托盘上的大海碗捧了下来。

    那海碗里,是巧巧预备给父子俩加的馄饨,父子俩吃饱了还剩大半碗呢。

    范大同便捧着大海碗,拿着调羹哧溜哧溜吃起来。

    赵守正看他难得捯饬一新,头上居然还戴了新唐巾,不禁奇怪道:“贤弟,你要去相亲吗?”

    “噗……”范大同险些一口喷出来,忙用手捂住嘴,这才没浪费了嘴里的馄饨。

    好半晌,他费劲的咽下吃食,对赵守正笑道:“这不奉了贵公子的命,来给酒楼当迎宾的吗?”

    “哦。”赵守正恍然,端详范大同半晌,方点点头道:“你油嘴滑舌会来事,干这个正合适。”

    “兄长,这不像是在夸人啊?我好歹是个监生来着。”范大同一边喝汤一边抗议。

    “监生?你去坐了几回监?”赵守正瞪他一眼道:“我看你今年,又想弃考了。”

    范大同也就一开始,陪赵守正去坐过几天监,很快便受不了拘束。反正他和赵昊也混熟了,不用赵守正领着就能上门蹭饭了,便索性不再去国子监露面,饿了就直接过来吃饭,不饿就几天见不着人。

    不过最近赵昊酒楼用人,他还是往这跑得挺勤的。

    三人吃完饭,外头天色大亮,便一起来到前头味极鲜酒楼。

    只见晨光中,一个纤眉细目,瘦弱如柳的少女,抱着具七弦琴在酒楼门外驻足。

    “店里还没开门。”

    看门的吴玉拦着不让她进去、只听她音如莺啼,十分动听道:

    “奴家马湘兰,是你东家请来的琴师。”

    远处,赵守正吃惊的张大嘴巴。“马什么兰?”

    “马湘兰啊。”范大同嘴巴张得比赵守正还大。“她还真来了啊?”

    两人同时望向赵昊,却见赵公子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背着手走到店门口,对吴玉道:“不错,是我请的人。”

    吴玉赶忙让开去路,那马湘兰闻言面现惊讶之色,显然没想到赵昊才是个半大小子……

    但那抹惊讶转瞬即逝,马湘兰很快调整好了情绪,朝赵昊娉娉婷婷的福一福。

    赵昊点点头,带她进去店中,指着那角落的木台,微笑道:“今天辛苦马姑娘了。”

    说完,赵昊便施施然上楼去了,没再多说一句话。

    马湘兰略显错愕的呆了少顷,这才款款走到木台上,将七弦琴摆正,在杌子上坐好。

    试了试音、调了调弦,她便双手漫拢,弹奏起一首轻快的琴曲。

    ps.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求章评啊~~~和尚今年过年不休息,为大家天天码字啦,不知客官们感动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