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八十七章 人间四月芳菲尽
    赵锦没想到,刚过了三天,赵昊‘满朝倾拱’的预言便应验了。

    四月初四,南京的科道言官们忽然以京察拾遗的名义,再度论及高拱的诸多罪状!

    四月初五,北京御史欧阳一敬再度上疏劾奏高拱‘威制朝臣,专擅国柄’,要求将他罢黜为民!

    四月初八,南京御史李复聘等人,联名弹劾高拱奸恶五事!

    每次遭到弹劾,高拱都按规矩上书求退,皇帝自然极力慰留。

    见高拱居然还恋栈不去。四月二十,北京工科给事中李贞元又上一本,言辞尖刻的讽刺高拱‘脸皮厚如城墙,屡遭弹劾、屡次求退,但每次一被留用,次日便得意洋洋复出,已经成了天下的笑话。希望皇帝能答应他下次求退,不要再让他继续出来丢人现眼了……’

    整个四月,这场南北二京御史车轮大战高新郑的大戏,牵动着全天下的神经。赵锦身在南京都察院,几度跃跃欲试,想要上本或与人联署弹劾高拱,却都被赵昊苦劝下来。

    开什么玩笑,这浑水能乱趟吗?高拱固然眼看就要下野,可人家两年后又杀了回来,而且是破天荒的担任首辅兼天官,生杀予夺,大权独揽!若是赵锦因他父子的缘故,上本得罪了小心眼的高新郑,到时候肯定没他的好果子吃!

    所以赵昊无论如何都要让赵锦置身事外,以免影响到老哥哥日后步步高升的仕途。

    幸亏赵昊关于‘满朝倾拱’的预言实在太准,让赵锦十分重视他的意见,这才没有掺和进这场大戏去。

    不过这也让赵锦彻底认定了赵昊,是一心一意、不带任何私心的为他这个老哥哥考虑。

    赵锦暗暗打定主意,不管往日日子如何,都要将赵昊当成自己的亲兄弟……

    ~~

    当然,把赵昊当成亲兄弟,似乎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转眼就到了月底,味极鲜开业首月盘账分钱的日子到了。

    这天打烊之后,方掌柜叫大家忙完之后,到楼上找东家领钱。

    登时欢呼声响彻酒楼,这一个月来味极鲜天天座无虚席,店里每个人起早贪晚的忙个不停,等得就是这一刻!

    方掌柜又特意叫住了准备离去的马湘兰道:“马姑娘,我们东家请你先上去。”

    “好。”马湘兰点点头,便扶着栏杆款款上去二楼。

    ~~

    二楼‘春’字雅间内。

    赵昊手捧着香茗,正对着账本嘿嘿直乐。

    虽然从第一天开始,他就已经约莫出每月的盈利,但这钱真正到了账上,落进口袋,还是让人高兴的合不拢嘴。

    上月三十天,扣去头天免费酬宾,共营业二十九天,酒楼天天爆满,共计收入四千零六十两白银。

    当然,收入高成本也不低。最大头的开销来自食材支出。

    想要追求极致的鲜味,可不是只靠极鲜粉就能做到的,还得使用最新鲜最上等的食材。整个四月份从金陵城各处采购的荤素食材、酒水、茶叶以及柴米油盐各式调味品……统共花销了一千七百四十两,平均每桌折三两之多。

    然后是支付给两名大厨、两名帮厨,四个跑堂以及吴玉夫妇的工钱。大厨一月五两银子,其余人都是二两,这一共是二十六两。

    还有灯油、火烛、线香等杂项,加上一应损耗,以及应付官面,差不多共花销六十两。

    扣掉支出后,本月共结余两千两百三十四两……

    看着结余的数字,赵昊忍不住吹了声口哨,这买卖虽然没白糖利润高,但胜在稳定低风险,可是一只不断下金蛋的鸡啊!

    正得意间,外头响起敲门声。

    赵昊便合上账本。待收起没出息的笑容,恢复了高深莫测的样子,方轻咳一声道:“进来。”

    包厢门打开,伴着一股淡雅的清香,马湘兰走了进来。

    “公子,你找我。”

    “马姑娘请坐。”赵昊微笑着点点头。

    马湘兰便在他对面坐下,安静的等着赵昊吩咐。

    赵昊竟一时间不知从何开口。这一个月来,马湘兰一天没落,每日都来味极鲜弹琴献艺,直到打烊才离去。

    可赵昊和她统共说话没超过十句。

    并非马湘兰性格清冷,相反她是个很开朗的女孩,从不摆秦淮女史的架子。来店里没多久,便与味极鲜众人都熟悉起来,还跟四丫成了好朋友。

    是因为赵昊心虚,老躲着她。

    他心虚不是因为抄了马湘兰的诗诓马湘兰,而是担心爱好诗词的马姐姐,在两人熟悉之后,会向他求教如何作诗填词。

    这他喵的还有个好?马湘兰教他还差不多。

    所以赵昊整日猫在家里,轻易不到酒楼来。就算来酒楼,也是趁马姑娘忙着弹琴,走马观花一番便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这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实在让人不爽,赵昊准备今天做个了结。

    “这一个月来,马姑娘真是帮了我们大忙,无以为报。”

    赵昊从袖中掏出一张诗笺,递到马湘兰面前道:“就把这首小词送给姑娘,做个纪念吧。”

    马湘兰微微一愣,她蕙质兰心,焉能不懂赵昊这话里的意思?

    她双手接过诗笺,小心收在袖中,并未当场拜读。

    “多谢公子赏赐,日后若有差遣,只管吩咐湘兰。”

    然后她敛衽朝赵昊道个万福,便悄然退了下去。

    见马姑娘痛快离去,赵昊大松了口气,钱货两讫,合作结束。

    终于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

    ~~

    那厢间,马湘兰揣着诗笺出了味极鲜,马车早就在门外等候了。

    一上车,梳着双丫髻的小侍女便满面笑容的,捧着沉甸甸的一盘银锭,对她献宝道:

    “姑娘,你看,方掌柜刚才给了二百两银子呢。”

    这一盘银锭十两一枚,足有二十枚,在车顶那盏琉璃灯的照耀下,白花花一片,煞是惹人喜爱。

    这自然是赵昊让方掌柜转交的。就算马湘兰来帮忙不为钱财,但车夫丫鬟,还有一应日常开支,总不能再让她自己贴钱吧?

    方掌柜告诉赵昊,像马湘兰这样没籍教坊司的乐户,每月要向教坊司缴纳二十两脂粉钱。另外还得给教坊司和礼部一应官员,每月八十两的孝敬,才能换取相对的人身自由。

    所以想当个优哉游哉、无拘无束的清倌人,代价就是每月一百两……

    除此之外,车夫、丫鬟、嬷嬷、香粉、首饰、吃穿住用行等等,一个月少说也得五十两的开销。

    因此赵昊给出了二百两。

    不算多,也不算少……当然,这个钱不能直接给她,不然太羞辱人家了。

    ps.第一更奉上,求推荐票求章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