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八十九章 绝不收徒赵公子(盟主加更)
    第二天开张前,赵昊召集酒楼全体员工,正进行月度训话。

    无非就是上月表现不错,下月继续努力,谁敢懈怠别怪方掌柜不客气之类……

    “大堂和雅间的冰块要常换,不要等到客人催。这三催两催下来,难免就会让人说咱们店大欺客……”

    正在夸夸其谈,大过老板瘾时,他忽然看见马湘兰抱着七弦琴,面带微笑的进了酒楼。

    “呃……”赵昊当时就词穷了,看着马湘兰半晌说不出话来。

    难道自己昨天没把话说清楚?好像说过‘做个纪念’之类,委婉表达结束帮忙的话吧?

    马湘兰朝他敛衽嫣然一笑,便抱着琴走到角落,熟练的摆好琴,款款坐下后,弹奏起一曲《高山流水遇知音》来。

    琴声旋律典雅,韵味隽永,将高山之巍巍,流水之洋洋展现的淋漓尽致。

    还蕴含着一股伯牙遇子期般的莫名欢喜……

    赵昊听着马湘兰的琴声,脑海中蓦然蹦出四句诗来。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心说坏了,低估纳兰词的杀伤力了……

    这下怕不是被马湘兰赖上了吧?

    想到这,赵昊哪还有心情摆什么老板架子?草草结个尾,便灰溜溜跑回家去了。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窘状,马湘兰非但没有像往常一样感到低落,弹奏出的琴声反而更欢快了。

    ~~

    谁知家里居然也不安生。

    只见一个二十来岁,头戴唐巾,身穿蓝色襕衫的男子,正在自家院外探头探脑。

    院子里,巧巧手握菜刀,一脸警惕的望着那陌生男子道:“你找谁?”

    “这位姑娘有礼了,学生王武阳,特来拜见恩师。”那文士便整整衣襟,朝着巧巧拱手道。

    “我家老爷去坐监了,你还是晚上再来吧。”巧巧暗暗松了口气,但决计不会放他进来。

    “坐监的那位是师祖,学生找的是师父。”文士摇摇头,认真的解释道。

    可他越解释,巧巧越糊涂,直到看见赵昊的身影拐进巷子,她才带着哭腔道:“你可算回来了,这人在外头转悠半天了,说的话也听不懂。”

    “哦?”赵昊身后立着高武,自然没甚好怕。微笑着问那文士道:“这位秀才有何贵干?”

    那秀才打扮的文士转过身来,定定看着赵昊道:“请问足下高姓大名?”

    赵昊也打量着这秀才,见他不过二十出头,眉清目秀一脸书卷气,让人很难心生敌意。

    便客气答道:“在下赵昊,还未请教仁……”

    “啊,师父!”便见那看上去很正常的文士,脸上浮现出狂喜之色,然后扑通一声,双膝跪在他面前,高呼道:“徒儿王武阳,拜见师尊!”

    高武连忙挡在赵昊身前,唯恐这疯子会伤害到自家公子。

    赵昊拨拉开高武,一脸不解的问那王武阳道:“请问,我认识你吗?”

    “师父自然不认识徒儿,但徒儿早就认识师父了。”便见王武阳一脸坚决道:“自从拜读了师父那六首大作后,我便下定决心,一定要拜你老为师,为师父鞍前马后,甘为门下走狗!”

    听他说‘你老’,赵昊翻翻白眼,转身就想回酒楼,却又想到那里还有个马湘兰。

    这真是前有狼后有虎,愁死桥上的汉子了。

    忽然他想起一事,转身看向王武阳道:“你从哪看到那六首诗词的?”

    他清楚记得,雪浪说过,六首诗都暂未付梓,旁人最多知道两首而已。

    “是这样的。”王武阳跪在地上,口齿清晰的解释道:“学生乃王弇州之侄,前番叔父进京,命我代为收看书信。上月,收到雪浪法师写给叔父的信件,上头附有师父所做的六首诗词。”

    说到这,他又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学生看了之后,几天几夜睡不着,顿觉过往所学百无一用、皆是粪土。痛定思痛后,便立下决心,定要拜师父为师,仿效子路,跟师父从头学起,朝夕侍奉师父,此生才不算虚度……”

    “哦……”赵昊恍然,原来这厮是王世贞的侄子。雪浪向文坛盟主求援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可没想到,援没求来,倒来了个王世贞大侄子……

    不用问了,自己的住址也是雪浪那厮泄露的,怪不得他最近不敢露面,原来是怕自己跟他算账。

    “既然是王盟主的侄子,那就快快请起吧。”赵昊便换上一副温和的面孔。

    握笔杆子的人得罪不起,何况王世贞还是文坛盟主。君不见严嵩父子张居正等人,都被他给黑成什么鬼样子了?

    “这么说,师父收下徒儿了?”王武阳激动的看着赵昊。

    “门都没有。”赵昊断然道:“想都别想!”

    “师父不收,我就长跪不起,死也不起!”王武阳却毫不气馁,发出了长跪宣言。

    “那你就跪吧。”赵昊翻翻白眼,冷声道:“想跟我这儿耍赖皮?做梦去吧!”

    说完便甩手进去院中。

    高武歪头看了王武阳一会儿,判断出这厮手无缚鸡之力,便也由他去了。

    ~~

    那姓王的小子,就真格跪在外头不起来了……

    赵昊本想在屋里,眼不见为净,可这时南京已经入梅,空气又潮又热,呆在屋里浑身不舒服。

    他只好出来院中,让高武将躺椅换个方向,背对着大门在树荫下乘凉。

    到了中午,天就更闷热了,见赵昊一个劲儿喊热,高武弄了把芭蕉扇,从旁给他呼打呼打扇风。

    赵昊这才感觉没那么烦躁了。

    这时,巧巧端了午饭出来,赵昊就在树荫下用起来。

    怕他天太热没食欲,巧巧做的是冷面。配上酱油浸鲜花椒,还有蒜汁和糖蒜,再加上几样前头送过来的凉菜,把个赵昊和高武吃得赞不绝口。

    “再来一碗,多放点蒜汁……”赵昊一边擦擦嘴角的汤汁,一边将碗递给巧巧。

    巧巧便夹一注用凉水镇过的面条,盛进赵昊碗中,再浇上酱汁和蒜汁。一边将面递给他,一边小声提醒道:“那人还在外头跪着呢,我看他都要中暑了……”

    “知道。”赵昊其实时不时就用余光去瞥那王武阳,不然也不会烦躁成这样。

    “不就是拜个师吗?你收下他就是了,又少不了你什么。”巧巧毕竟心软,已经被王武阳跪过来了。

    “瞎说。”赵昊白她一眼,小声道:“我才多大?这就给人当师父?会被喊老的……”

    “咳咳……”高武在一旁咳嗽起来,没想到公子不收徒,居然是这种奇葩理由。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理由了。

    真正的理由是,本公子凭什么收你为徒啊?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爹有那么好当吗?尤其是本公子这种责任心超强,又有钱的师父,收了徒弟不明摆着要大亏特亏吗?

    赵公子做过亏本的买卖吗?

    显然没有。

    所以,他显然不会收这个徒弟。

    否则,今天心软收一个,明天收一个,他赵公子家岂不成了善堂?

    因此,这个口子一定要扎得死死的,丝毫不容商量!

    ps.感谢新盟主‘长添’书友,加更送到,求推荐求收藏啊亲们,另外还有半个月才上架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